对于我们为什么生病这本书的读后感,随机变异,自然选择不是进化的本质, 海云青飞

古代中医病因学将致病因素分为三种:即外因(如六淫、疠气等),内因(如七情)和不内外因(包括饮食不节、劳逸损伤、外伤、寄生虫等)。这样的病因学说是模糊的,并没有揭示出疾病的本质。在实际操作中,古代中医的病因学说很多是错误的,比如中风,根本与“风”没有一点关系

接下来 海云青飞 要详细阅读《我们为什么生病——达尔文医学的新科学》,从进化论的角度看疾病的本质

这本书还是要有一点进化生物学和基因理论的基础,因此,对毫无基础的占最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应该作知识准备

http://www.oursci.org/archive/lib/disease/index.htm

第一章 疾病的奥秘

疾病的两类原因:近因和进化史原因

以心肌梗塞为例,吃多了脂肪食物又兼有易患动脉粥样硬化的基因是心绞痛或梗塞的主要病因。这些是生物学家所说的“近因”

我们在这里更加关心的是“进化史的原因”,追溯到远古时代,我们为什么被设计成现在这个样子。研究心绞痛和心肌梗塞,进化学家要了解为什么自然选择没有剔除掉促使人们喜好脂肪食物的基因和胆固醇沉积的基因

提出对疾病的进化史解释的六个范畴, 好像不那么有条件,有待进一步研究:

1.防御(防卫)  2.感染 3.新环境 4.基因 5.设计上的折衷方案 6.进化过程中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

海云青飞 认为,本章最后提到“我们与优生学和社会达尔文主义无关”,实际上“自然选择”的另一方面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虽然人们在刻意回避,但事实仍然存在。自然选择决不是生物进化的本质。生物进化的本质要有四维时空来解说

第二章 通过自然选择产生的进化

带有能够增加生命期中繁殖力的基因将被自然选择挑选、保留,即令它会使寿命缩短。相反,降低生命期中繁殖率的基因,肯定地将被自然选择所淘汰,即令它能使个体的生存期延长

自然选择只有利于“基因”,而不是种群(group)

《自私的基因》的作者,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强调,个体可以看成是基因制造出来复制基因的工具,被基因利用之后可以抛弃

海云青飞 点评:这种观点是不全面的,容易误导人,《自私的基因》的基本观点是错误的,这是本不应该出现的书籍

亲属选择(Kin selection)

孩子的基因有一半与母亲相同,另一半与父亲相同。孙子的基因有四分之一与祖父母相同。同胞兄妹之间,平均各有一半相同的基因,侄表兄妹之间有八分之一一致。这意味着,从你的基因的立场来看,你的兄妹和儿女的生存、生育的重要性,等于你自己的生存、生育的二分之一

第三章 传染病的体征和症状

发热是对抗感染的防御机制之一

发热并不是体温调节失控,而是一种高度进化的体温调节中枢的重新设定

现在,铁的管制这个防卫机制的性质已经十分肯定。铁是一种细菌必需而又十分难得的营养,它们的宿主在进化过程中经过自然选择,产生出多种多样把铁管制起来的机制,使细菌无法得到它

宿主怎样针对病原的感染来保护自己?首先,他可以避免与病原体接触。其次,可以建立一道屏障,使病原体不能接近、侵入,迅速采取行动去防止、修复防御屏障的漏洞。一旦病原已经突破了外层防线,便立即识别这些携带着的外来大分子(通常是一种异蛋白的抗原),然后制造或利用已有的化学武器(通常是一种抗体人驱逐或者破坏病原,向病原宣战。如果赶不走病原,便在它们身上戮一个洞,使它们中毒,使它们得不到食物;用一切可以杀死它们的办法攻击它们。万一没有成功,还可以把它们包围起来,围困起来,使它们不能繁殖,不能播散。如果它们造成了破坏,可以修复再修复,不能修复的设法补偿、替代。有些破坏对宿主和病原双方都没有好处,犹如陈旧的弹坑,只是战斗的遗迹

免疫防御,实质上是一个目标明确的化学武器系统。这在脊椎动物,尤其是哺乳动物中是一种奇迹。巨噬细胞经常为机体警戒搜索一切异种蛋白,不论这种异种蛋白是来自一个细菌、病毒,皮肤上的一点脏东西(寄生虫),或者是癌细胞。作为一群警惕性很高的哨兵,巨噬细胞一旦发现这样一个入侵者,便立即把它送给一个辅助T细胞,再送给并刺激能制造抗体蛋白的B细胞去制造抗体。抗体与细菌表面的抗原结合挫伤这个细菌,同时又使这个细菌带上特殊的标志,以便专门的更大的免疫细胞去攻击它们。如果抗原继续存在,感染并未终止,就刺激更多的B细胞产生更多的抗体,以便更有效地消灭它们 自身的、功能正常的细胞则不受巨噬细胞的干预。除此之外,一切异种蛋白——包括致病的生物体,从别的个体移植的组织器官,肿瘤组织——都要受到免疫系统的攻击

第五章 创伤:

所造成的创伤启动一系列修复活动。血小板分泌凝血因子立即把出血制止,不论这创伤是在体内(挫伤)还是体表。其它细胞分泌一系列复杂引起炎症的细胞物质,使局部温度升高,使人侵的细菌比较难以生长;使拇指疼痛,不再活动,从而不再受可能妨碍愈合过程的外力的影响。同时,免疫系统迅速调动特异性感染斗士到达创伤部位,或者攻击感染的细菌,或者把它们带到比较容易消灭它们的淋巴结去。纤维素再把组织连接起来,在愈合过程中慢慢收缩把伤口两侧拉拢。最后神经血管重新长入受伤的组织。捶击又能再次进行,不过更加小心一些

逐渐增加晒太阳的时间,害处会较少。因为除了少数皮肤最白的人以外,大多数人的皮肤都能逐渐产生一层足够防护阳光辐射的黑色素。皮肤能够慢慢地晒黑,说明这是一种在需要时可以启动的防御机制,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太阳光不是通过温度伤害皮肤细胞的,而是紫外线引起的重要物质的光化学反应所产生的不正常的化合物和死细胞招来免疫系统的攻击。在一定限度以内,这是有益的

第六章 新的、老的、无所不在的毒素

园艺书上列出的那些有毒植物,只是最厉害的几种有毒植物而已。大多数植物都有毒,吃得多些便会有害、中毒。科学家直到最近才弄清楚,这些有毒物质并非副产品,而是植物对抗昆虫和草食动物的一种重要防御手段;而且它们在自然生态环境平衡中起着关键作用。美国东岸的草地上有一种羊茅,长得很快、很高,又能抵抗害虫。你如果设想每星期让马来啃它一次就可以省得用除草机,对吗? 但是马很快就会病倒。长得高的羊茅草的根部有一种霉菌能制造很强烈的毒素。羊茅草保护自己的办法就是把毒素运到叶片的顶端,阻止草食动物来吃它

果实,是鲜艳的、芬芳的、含丰富的营养和糖分,专们为吸引动物采食而设计的包装,果实被动物吃掉能帮助植物散布里面的种子。果实中所含的种子或者被设计成能够被完整抛弃的形式,如桃核;或者是能够安全地通过消化道而被抛到远处的形式,如木莓果种子,动物的粪便便充当肥料。如果在种子还没有准备好之前,也就是尚未成熟之前就被吃掉,整个投资就浪费了;所以许多植物制造毒素防止未成熟的果实被吃掉。因此没有成熟的果实酸涩难吃,因此有绿苹果引起的胃痛

如果你在一个不熟悉的野外饥饿了,要找那软甜的果实,找那有最坚硬的外壳的硬果,或者是几乎无法取到的块茎;避免那些未加保护的新鲜材料,例如叶片,它们多半有毒,因为它们必须保护自己免被你的或者其它饥饿的嘴巴吃掉

草酸是又一种植物防御毒素。在大黄叶中的浓度特别高,它与金属结合成难溶性盐,特别是钙。草酸钙是一种基本不溶于水的盐类,绝大多数尿路结石是由草酸钙组成,医生多年来建议这些病人保持低钙饮食。然而,1992年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分析了45619例男病人,说明摄取低钙饮食的人是尿路结石的高危人群。难道这是可能的吗? 食物中的钙在肠道中与草酸结合变成不溶的盐便不能被吸收,如果食物中含钙太少,一部分游离的草酸便被吸收。按照伊顿和尼尔逊的说法,当前食物中的平均含钙量只有石器时代的一半,我们最近对尿路结石易感性的升高,便是这种现代环境带来的不正常的后果,食物中的钙太少。使得我们特别易受草酸的伤害

我们没有设计好的酶去处理氯苯化合物,或者有机汞化合物。我们的肝脏是准备好等待应付许多植物毒素的,但是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些新的毒素。加之,我们又没有天生的避开这些新的毒素的本能。进化武装了我们,使我们能够闻到或者嗅出常见的天然毒素,促使我们避开它们。在心理学的术语中,天然毒素有诱发厌恶刺激反应的倾向。却没有什么机制保护我们能够避开人造毒素,DDT就无嗅无味。放射性同位素氢(氚)和碳合成的糖与稳定的同位素氢、碳合成的糖同样甜,我们没有天然的手段来发觉它们

第七章 基因和疾病:缺陷、脱轨以及妥协

如果父亲曾经在40~50岁之前因心脏病淬发而死去,那么儿子和女儿猝发心脏病而早逝的危险要比别人高出5倍。同卵孪生子有相同的基因,两人都猝发心脏病的机会比异卵孪生子更加接近

第八章 衰老是青年期精力旺盛的代价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人类的平均寿命在现代社会中稳定地延长了,但是最高寿命却没有。几百年前,就有人能活到115岁,今天这个记录仍然没有突破。所有的医学奇迹,各种公共卫生设施的进步,都没有能够把这个极限提高。如果老年是一种病,那么,它似乎是不能治愈的

海云青飞 点评:现代科学再发展,人类的最高寿命却没有延长,这正好说明了现代人类是在退化,现代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只是一个幻象

哈佛的生物学家奥斯特(Sleven Austad)评价了上百项关于限制饲料延长寿命的研究,发现只有少数研究提到一个决定性的关键问题:食物不足的大鼠可以活得久些,但是没有后代。事实上,它们不交配!它们停顿在生殖发育的前期,等待充分的食物供应。这对解释食物限制导致的长寿仍然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对一个进化论学者而言,延长了寿命而失去了繁殖的成功,并没有什么裨益,几乎与早死同样地不好

第九章 进化过程中的历史遗留问题

石器时代是在几千年前结束的,但是进化没有充分的时间使我们适应一个人口稠密的世界,现代化的社会经济条件,很少的体力活动、以及现代环境中许多别的新的方面。我们本不是属于只有办公室,教室,快餐店的世界的

海云青飞 点评:并不是进化没有充分的时间适应一个人口稠密的世界,而是现代的世界本就是促使人类退化的世界

大概在十万年前,我们的祖先从非洲扩散到欧亚大陆,包括寒冷地区。因为衣物、居住条件、食物采集和储存方面的进步,能够在这些地方生存下来

我们的祖先很少患龋齿,但是有许多别的牙病,常因意外事故损伤或丢失牙齿。不夸张地说,在我们称为中年时牙齿早已磨损;粗糙的植物可以把磨牙磨耗到牙龈,在许多化石颅骨甚至现在的某些部落中都可以见到这种情形

我们的祖先曾经吃素较多。发现有些植物如果有意栽培,然后再去收获的话,可以得到比较多的食物。耕地、除草、施肥、选择产量高的品种,随即在若干年之后成为标准的农耕生活。不断地增加了比较可靠的食物来源

现代社会里一大批可以预防的疾病是源于高脂肪食物的不良作用。中风和心脏病突然发作,是某些社会群体中最常见的最主要的早逝病因,是因为动脉粥样硬化病变阻塞了动脉,高脂肪食物还使癌的发病率显著升高。不少糖尿病是过多消费脂肪而发生肥胖的结果。美国人的食谱中有40%的热能来自脂肪,而一般狩猎-采集社会不足20%。我们的祖先有时吃很多肉,但是野兽肉中的脂肪含量只有15%左右。许多人只要做一件事就能使他们的健康得到改善,就是减少吃的油脂

前农业文化社会罕见牙齿龋洞。如果牙科医生知道石器时代的健康状况,他们应当在很久以前就明白20世纪的龋齿流行是某种新的环境因素造成的。我们现在知道是因为牙齿过多接触糖的结果。这些糖能滋养细菌,而这些细菌所产生的酸却反过来侵蚀牙釉。现在的美国乔治亚州海边一千年前的骨骼上只有少数龋洞,在引进以玉米为主的农业之后才慢慢地多起来,大概是一道引进了饴糖,在欧洲的航海者引进了别的糖之后又更加多见起来

龋洞,严格地讲,不是一个营养问题,但是是一种饮食问题而且也是一种文明病。好在现在已经越来越少。在1940年以前出生的美国儿童和青年人中的这种牙病曾是一种祸患,在预防牙科进步之后,用氟治疗,这种病已经得到控制。在发明氟治疗之前,认识到糖是元凶是非常重要的

海云青飞 点评:用氟治疗龋齿是治标不治本

第十一章 变态反应

人类差异的例证之一是对药物代谢的不同。有些人的药物半衰期 (使体内药物浓度下降到一半的时间)的差别可以高达10倍之多。具体说来,假定你和你的朋友都打一针奎宁,你需要1小时把一半奎宁解毒,而你的朋友只要10分钟。1小时之后,你的血药浓度还有一半,而他已经不到千分之一了

第十二章 癌症

癌是所有各种非适应性不受控的组织生长的总称。癌可以起源于任何一种保存了生长和分裂能力的细胞类型,各种细胞类型起源的癌都有各式各样的启动原因和抑制及调节机制的失控

第十三章 性和生殖

在人类的女性,不仅排卵期没有宣告,还似乎是被有意地取消了。其程序也不同,人类的排卵大约每28天一次,比较规律,而大多数灵长类雌性每年只排卵1次或2次,并且同类的雌性都在同一时期排卵,她们有一定的发情、交配和生育季节

许多穿紧身内裤的男人因为睾丸的温度升高而发生不孕现象是一条线索。解剖学发现从睾丸把血液送回体内的静脉把动脉血管包裹起来形成一种有效的回流热交换机制以保持睾丸的凉爽。为什么精子不能在正常的体温形成是一个未解之谜。男人必需保持他的睾丸凉爽并全天候有功能,因为随时都可能有生殖功能的女人在等待性交

海云青飞 点评:为什么人类的女性没有排卵期?我已经在《悟道进化生物学》里作了最好的分析

第十四章 精神病是不是疾病?

他们发现在与单身非亲生父母生活时,致死性虐待儿童的风险要比与两个亲生父母生活大10倍

达利和威尔逊部分地是受到加利福尼亚人类学家沙拉·赫地 (Sarah Hrdy)等在动物的杀婴研究的启发。1977年赫地报告雄性languar猴在它刚从其它雄猴中夺取的群落中,总是要把雌猴原有的婴儿全都杀死,但是没有人相信她的报告。她在报告中说猴妈妈曾试图保护她们的婴儿,但是经常不能成功。失败之后,中断哺乳,很快就有发情期到来,这些失败了的猴妈妈立即与杀了她们的婴儿的雄猴交配

随后的野外现场研究证实了赫地的发现,并引申到许多其它物种,而且得到了证实。雄狮在开始与新的雌性交配时杀死原有的幼狮

首先,睡眠作为一种本能,广泛见于动物界,在脊椎动物中可能是普遍的本能之一。但是某些动物似乎是不睡觉的,例如海豚,事实上它们有一半大脑醒着的时候另一半大脑是睡着的,也许是因为它们必须反复游到水面来呼吸。第二,所有的脊椎动物似乎都共有一种相同的睡眠调节机制,有着一个一定位于大脑古老部的控制有梦睡眠中枢。第三,哺乳动物的睡眠模式、快眼动周期和快脑电波,在鸟类也是有的,鸟类的进化是在恐龙期以前与我们分开进化的。第四,哪怕在亲缘关系密切的哺乳动物之间具体的睡眠模式的差异也很大,提示我们共同的比较近的祖先的任何一种睡眠方式都能够迅速演变使它与该物种专门的生态环境相匹配。最后,如果缺乏睡眠,所有动物的功能都变差,适应能力下降

海云青飞 点评:生物为什么需要睡眠,这是个人类不解之谜,不过我已经解开了

事实上,脑扫描已经揭示,在无梦的睡眠中蛋白合成最多,合成某些种神经递质的机制不能维持白天时的消耗量,因此一定要在夜间补充。此外,各种组织中的细胞分裂都是在睡眠时最快

尽管每一个人的睡眠行为差异很大。但是在梦中,我们都倾向于“看到”我们自己的许多活动,但是很少“听到” 有声音,“闻到”气味或者“感觉到”机械刺激的经历。我们可以在梦中做事,却并没有活动,因为我们在可以做这种梦的睡眠中的运动神经是瘫痪的

第十五章 医学的展望

为什么我们的身体没有设计更加可靠一些?为什么会有疾病?

  • 首先,有一些基因使我们受到疾病的危害
  • 其次,我们之所以患某些疾病,是因为现在所处的环境不是我们在进化过程所处的环境
  • 第三,因为设计上的妥协方案,也会产生一些疾病,例如与直立体位相关联的腰背痛
  • 第四,我们不是自然选择保存下来的唯一具有产生适应性的物种,自然选择在病原试图吃我们,而我们也想要吃病原的艰巨战中起作用。在这些生物界的矛盾之中,正如同在竞技场上,你不可能永远是赢家
  • 最后,疾病还可能是不幸的历史遗留问题的后果

我们与链球菌的竞赛,是无法取胜的,因为链球菌的进化比我们快得多。链球菌每小时便有了新的一代,而我们要 20年

海云青飞 点评:把疾病的原因归结为基因是不对的,基因的原因是近因,却不是根本的原因

译后记——达尔文医学:后现代医学的反思

美国埃默里(Emory)大学的伊顿(B.Eaton)认为,西方妇女生活方式的改变意味着所患乳腺癌、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的危险性是远古时代采猎人生活方式妇女的100倍。现代妇女月经初潮早,生育晚,生育少,绝经晚以及母乳喂养时间短,而采猎人初潮退,生育第一胎时间却要早,同时生育多,常年哺乳,绝经较前;这些差异的后果是采猎妇女平均一生排卵158次,而现代妇女平均排卵达451次。研究表明,排卵次数越多,妇科癌症的发病率就越高

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J.M.斯克尔特奈特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对3363名健康妇女和197名卵巢癌患者的排卵情况进行了研究,并检测了每位妇女的P53基因(分子生物学研究表明,P53基因的变异是导致卵巢癌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女性平均初潮年龄12.5岁,绝经年龄50岁计算,正常不育妇女一生排卵总数应为487次。在被调查的妇女中,多数人一生的排卵总数为235次至375次,而少数排卵次数高的人则达376次至533次。研究人员通过调查发现,卵巢癌患者中排卵次数多的人携带P53变异基因的可能性比排卵次数少的患者高7倍,而比截至调查时止尚未患卵巢癌的健康妇女中排卵次数多的人携带P53变异基因的可能性高出9倍。这个小组认为,生育过孩子的妇女比从未生育者患卵巢癌的危险性低。这项分子生物学的研究结合流行病学的调查不是对达尔文医学的一个强有力支持吗?上述研究发表在1997年7月2日出版的美国著名的《国立癌症研究院院刊》上(见J.Natl.Cancer Inst.1997;89: 932-938,906-907)

按照达尔文医学的说法,在前工业社会,经常发生周期性的饥荒。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具有“节俭”的代谢机制的个体在生存上就会具有更大的优势,因为他们能充分地有效地利用有限的食物。然而当工业社会来临时,人类的食物已大为丰富和便宜,这样具有“节俭”代谢的个体无法应对丰盛的食物。因此,在这样的社会中肥胖和糖尿病的发生就会大量增加。由此达尔文医学对现代人的饮食习惯提出了忠告:不要吃得太饱,八九成饱足矣。流行病学的调查已证实了上述说法,例如美国印第安人和太平洋群岛上的波利尼西亚人中的糖尿病的发生与他们在历史上第一次能尽量地吃呈强烈的正相关,又如亚州犹太人移民到富裕的以色列后糖尿病的发生大为增加

海云青飞 点评:对于理解疾病的本质,这本书很重要。但是感觉读起来不是很有条理。另外,要把这本书的内容从理论上提升高度,还要写得更通俗。面对国内的科普作品,一定要通俗再通俗

2009-06-27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