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一,大气功师出山十式功法作者被捕了

海云青飞 点评:不要试图寻找纪一写的 《大气功师出山》全文了,那是纪一想钱想疯了以后没有底线的胡编乱造,这种编造谁不会,写网络小说的写手都会,只是多数人的心还不够黑而已

纪一大佛功和纪一的一通茶也只是割人韮菜的低级骗术

最终,纪一把自己骗进了监狱。纪一有“非法出版物”,这在我朝可是重罪,比骗钱还严重。有“非法出版物”的人不止纪一,不过纪一其他问题很多,有司就可以拿这个来治他了


根据新创刊的《京华时报》2001年 5月28 日第二版的消息,因涉嫌非法出版, “一通茶”总裁姬学统被抓起来了

纪一,大佛功作者的原名是姬学统

姬学统这个名字各位可能还不熟,但是, 一提起“纪一”这个名字,许多人都知道, 原因是, 纪一曾于1988 年写过一部《大气功师出山》,并于2000 年将自己包装成为“千万元作家”、中国身价最高的作家而为人所知。特别是 1999 年法轮功事件之后,几乎在所有的“神功"大师们都销声匿迹, 再也听不到替神功大师们说好话的声音的时候,纪一居然大张旗鼓地在新闻媒体上为自己的"神功” ”“神茶 "大做家传,鼓燥自己那段并不光彩的“神功”历史, 这使纪一在众多大师中显得如此的耀人眼目,就连比纪一名气大得多、在“风声” 太紧的今天也不得不收敛起来的柯云路也不得不佩服呢,更不用说,那些大大小小的“大师“了。那些躲在暗处的大师们不知道怎么为纪一竖大拇指呢: 纪一,有种!

这位著名的"纪一"本名就叫姬学统

海云青飞 点评:纪一还是太浮躁了,像柯云路就很牛逼,做了许多坏事,欺骗了很多人还可以逍遥法外

纪一是怎样被抓起来的

纪一被抓的经过是这样的,2001 年4月17 日有人向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举报,说由纪一授意并由他的手下人“天元"所编写的《人活精神》一书, 以及由纪一本人所写的《中国手疗讲义》一书, 均是非法出版物,要求公安部门进行查处。接到报案后的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立即出劲,并于当天晚上在街头将纪一的坐车拦住, 将纪一抓获。随后, 经过调查与审理, 北京市人民检查院第一分院批准对纪一实施正式逮捕。但是为其撰写《人活精神》一书的“天元”(原名霍雨佳)却负案在逃

《京华时报》的报道说: 犯罪嫌疑人纪一原为国家民政部病休于部,1996年创办了一通产业,担任一通茶专卖店等四家企业的总裁。2000年5月,纪一为其职员霍雨佳提供材料,由其编写了以姬本人经历、人生观、养生学为内容的《人活精神》一书,在没有任何出版手续的情况下,印制了四万余套。同年 6 月由姬学统主编的《中国手疗讲义》以同样手段印制了一万本

上述两书在一通茶专卖店等四家姬所管理的企业销售,同时,还以邮购的方式销售。截止案发,已基本售完。经国家新闻出版署鉴定,两本书均属非法出版物

有关纪一被捕的消息传出之后,对纪一被捕这件事的说法有很多

各方对大佛功纪一被抓的反应

有人人说,全国每天几乎都有一大拔儿人在搞非法出版物, 要是都给抓起来, 还不得把公安局给忙死? 抓纪一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非法出版物问题,非法出版只是一个说法而已。纪一与许多神功大师都有非常亲密的关系,他本人就自称是一位"神功"在身的大师,要不是风声太紧,说不定纪一早就成了一个名满全国的大师了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抓纪一是与批法轮功有关

尽管纪一与法轮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纪一却与另一位比法轮功首领李洪志出道早得多,曾在中国产生过较大影响的神功大师一一张宏堡有关。而这位被中国政府通缉的要犯张宏堡,已于 2000 年年初携假护照逃到了美国的关岛,并以中国政府对他实施“酷刑" 为理由,要求美国政府给予他政治避难。这样,美国在利用法轮功问题对中国发难的同时,又多了一个政治法码。而情况是,在中国政府一再强烈要求遣反张宏堡的过程中,美国政府却把张宏堡从关岛的监狱中放了出来,美国想象利用李洪志和那样利用张宏堡与中国政府较量,因而张宏堡成了继李洪志之后,中美关系的一个新的麻烦

纪一呢,却与这位焦点大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张宏堡在全国产生影响,并迅速地发展壮大起来与那本《大气功师出山》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而这本书的作者正是纪一。纪一曾不止一次地对人说,他搞"生命文学"是从 80 年代末开始的, 而他的所谓“生命文学"的开山之作,或者叫成名之作正是这本《大气功师出山》

不幸的是,纪一的这本成名作却于 1999 年被评为新时期二十年多年来的“十大伪科学代表作 "之一。这次“评奖"尽管是出《中华读书报》等单位自行组织的, 是一次非官方的评选活动,但,这足以说明纪一大师的成名之作《大气功师出山 : 张宏堡和他的功法秘宗》的影响了, 因为《中华读书报》是一家在读书人中间影响力很大的报纸,有着众多的读者群。纪一的这部书,在这 次评选中和名列第六,获奖 的理由是 此书宣扬张宏堡为 中功 壮大立下汗马功劳。作者本人后来也自立门户,当起了大师,近来卖开了信息茶

如果,仅仅是因为认识上的问题而在当年错写了一部带来很坏影响的书 ,也就罢了 ,谁还没有个看走眼的时候呢, 况且, 上当受骗的又不仅仅是纪一一个人,更说得过去的理由是 ,比纪一更聪明、地位更高的人都有不少被大师们给骗了

但是,纪一和柯云路一样 ,绝不是什么认识上的问题,而是有意为之。他非常了解大师们的“门子”, 更明白大师神秘的背后所带来的实际好处。于是,纪一正儿八经的给大师给张宏堡行了拜师礼,被大师 “授功” 得了 真传 ,并成为大师手下一位相当得力的助手

在张宏堡逃到美国并成了中美关系的新麻烦之后,许多人都不明白,纪一,那么明白的一个人,干嘛非要在这个时候, 站出来宣传自己, 为了避嫌, 他完全可以闭上嘴不再说话, 找个安全的地方隐匿起来, 因为,要宣传纪一, 要宣传纪一的“生命文学 " 那得从他最著名的《大气功师出山》讲起。所以,有人认为 ,纪一人在这件事儿上 ,不见得聪明

可是, 不明就里的人, 是摸不透纪一的心理的, 您哪知道, 纪一不是在牺牲小利换大利, 不是在牺牲“小我"而成全 大我"呢?

纪一是这样走近张宏堡的

那还是在 1989 年前后, 年经的纪一同志, 按照他自己在《健康革命》那本大宣传材料里说的那样, 他还是一个32 岁的"瘦老头” ,身体上出了许多毛病。他以这幅模样见到了在当时已经红遍全国的大师张宏堡,学了张宏堡的功。看到了张宏堡的势头,他的心使话动了,他想接近大师 ,成为大师的知己。尤其是看到了林晚写的那篇报告文学《一半是神 ,一半是人》,简直把个在各方面都想弄出点名堂的纪一给羡慕死了

纪一小心而又胆怯地站在张宏堡在五道口东升小学里的那间办公室里,请求张宏堡让他给他写一本书。这与这位大师在当时急于更广泛地打开局面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大师答应了

纪一从那个时候起就走进了大师的生活,而这一“入门不得了,他不仅探得了许多大师成功的秘密 ,而且大师的许多思维方式和做事的方法对还是个“瘦老头”的纪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以至于纪一在自己所号称的"觉悟”的阶段的许多做法都是从张宏堡那里得来的:他所谓的“大佛功”,他所谓的“一通茶” 之类,不过是张宏堡的“中功”(部分)和他的“信息茶”的克隆产物

这是《大气功师出出》一书出炉前的简单情况,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纪一就是在这个时候已经成了张宏堡的弟子了。他当时为以自己是一名“中功弟子"而非常自豪,可不象后来张宏堡逃到美国后,极力摆脱与张宠堡的关系的纪一

纪一成了“中功 “弟子

在张宏堡印制精美、到处寄送的宣传张宏堡的神功与他的组织的出版物《自然的萧声:张宏堡和他的鹿麟文化体系》中 ,纪一的大名和他的照片霍然出现在第90 页上,在“纪一"条目下是这样介绍纪一的,

“男 ,现年34 岁,,原中国社会报总编室副主任,少年时代被称为神童。他是《大气功师出山》一书的作者, 学中功并入门为弟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同中功的缘份始于病,因祸而得福 ,如今既学功又写作 ,如鱼得水。我今后的创作将与中功结下不解之缘“

“有病”是当时纪一人门为张宏堡弟子的主要原轩 ,也是纪一颇为得意的说辞,况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纪一正是打着 张宏堡 这面旗子而四处宣传自己的

纪一在他的"出山"之作人《大气功师出山》里非常自豪地说:

据说,我的悟性还不错,半信半疑地参加了几天中华养生益智功学习班,居然出了点小功能,诸如发外气给人治病, 手感测病之类, 小周天也通了。冬夜, 我的贫民窟温度在 10 度以下 , 我练完功入睡,手脚热得厉害,只好伸在被子外,妻子戏说:没想到几天工夫,你成了火娃纪半仙! 我也奇怪,练功后,体力见长棒,情绪见好,病情见轻,甚至思路见捷,智慧见长 ,心胸见宽

正是因为纪一敢拍着胸且在《大气功师出山》这本书里使劲地给张宏堡编瞎话,他才得到了张宏堡赏识的,刚刚写完这本书的时候,纪一简直就成了张宏堡的掌上明珠

同时纪一因为成功地在《大气功师出山》里把张宏堡写成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穿墙过壁 、意念杀免、腾云驾雾、起死回生、预测欧洲局势的神仙, 使自己的名声大震。且这本书成了火爆一时的抢手货,于是大师成了“国际"的大师了,纪一也随着张大师的上天 ,自己就成了纪“半仙儿” 那个几个月前在人们面前还是一个唯唯吐噶的不起眼的小人物的纪一,转腿之间成了大师的红人,成了许多“中功 弟子们羡慕的对象

纪一与张宏堡的分手

本来,纪一在张大师跟前老老实实地于,大师肯定会把他塑造成一个优秀的中功分子的,说不定这次逃往美国还能顺便把他带出去

但是纪一的毛病就是太心急、不能安分守已。《大气功师出山》 出版后不久, 纪一就动了邪念, 他看着张大师来钱是如此容易,也想自立门户,想象张大师那样好好地干上它一场。巧的是,儿年以后他有了一次非常好的机会: 由于纪一写书有功,书重印了一版又一版, 并且, 他接着又写了一些关于张大师的书, 充分显示了纪一的重要性。张大师也党得,纪一同志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也该有回报。大师决定委纪一以重任,派纪一主持一个“洛河气功学校"的工作。张大师确实是想重用纪一,但大师是一个多疑的人,他必须对即将重用的人进行观察,于是,大师想出了让纪一主持一个方面的工作的主意。一方面是作为奖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考验一下纪一

但是,纪一同志没有经受住考验。到了那里之后,他不仅想把洛河气功院据为已有,而且还在这个地方试图培养自己的人、讲自己的功法、大收钱财等等, 这在张大师的眼里绝对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 ,此前,张大师的许多弟子都是因为这个问题被大师惩处了。因而, 张大师怒斥纪一的“数典忘祖”、叛师逆道”的行为,发布"清门" 消息, 并在大师弟子中通报,今后不准再卖纪一写的《大气功师出山》一书, 修订后的新版本将取代纪一写的版本

纪一和张宏堡,谁给谁道歉?

在李健新、郑勤所写的《1995 :气功大论战》一书的第 133 页上 ,纪录了一段纪一和李健新的一次谈话 ,这段谈话谈的就是纪一与张宏堡的关系,这段谈话是这样说的:

我和他 (指张宏堡) 之间的误会, 是他引退以后,他手下的工作人员制造的。这件事,他给我道过歉了,我们已经清楚了。”

这话如果是说给不了解张宏堡的人听,也许人们还会信, 但是, 只要是与张宏堡有过接触, 稍稍对他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知道, 张宏堡给您纪一道歉?! 认错?!您那是在做梦!

我们就这个问题曾采访过与张宏堡有过一段交往的某学校教员 ,他就说:

张宏堡是一个极为傲慢无礼、目中无人的人,他谁都不放在眼里,他跟本不把别人当人看。让张宏堡向他的手下人认错,他是绝对不可能的。张宕堡即使对自己的长辈都极为傲慢,更何况以纪一那样一个在“中功” 弟子队伍中地位低下、形象卑微的人呢?以张宠堡的性格看 ,他即使心里已经认为错了 , 他也不会向你认错, 更何况, 在他的思维里他根本就没有错的可能性,他怎么可能给别人道歉呢?

实际的情况与纪一的表白恰恰相反: 不是张宏堡给纪一道歉,而是纪一给张宏堡认错了

纪一在事儿出来之后就后悔了 ,他恨自己一失足,就断送了与一位神人的交往 ,就是因为自己操之过急,眼看着就要到手的红山芋跑了。他想弥补自己的过失,于是,给他的“宗师"写了信,请求张大师原谅他,并发誓说:

我今后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这是纪一在他的“大师道路"上的一段"插曲”。纪一同志把这段经历写进了自己的宣传材料中,不过, 在自己的宣传材料中他可不是这人么说的, 他说, 那是 8 年前的一次“不成功的经商经历” 那次经商让他"赔了 50 万

有“中功 "的弟子私下里讥讽纪一说:

赔 50 万那是幸运的,没把命赔进去算你纪一捡了便宜! 就张大师那脾气,没把你纪一处理掉那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至于从那以后,纪一得没得到张大师的原谅,他与大师和解没有,他们之间有没有再搞过什么合作,以及他们有没有什么“默契”, 我们不得而知。反正他和张大师有过一段不一般的“亲密接触“这是一个无法和否认的事实

纪一和张宏堡,藕断丝连的师徒关系

后来纪一自己叫喊着"我学气功至今,没有在任何气功门派任过或兼过职, ”也许他忘了, 就在他自己所写的《大气功师出山》一书的 42 页上有这样的话

“我成了他的弟子。他比 32 岁的我大 5 岁。他长得却比我年轻, 当然比我更英俊。”

纪一不但成了张宏堡的弟子,而且还担任了张宏堡某气功学校的领导呐。纪一不是练功练得记忆力已经相当不错了吗,怎么就在这些关键的地方健忘呢?

的确,在纪一的心里,他对张宏堡充满了敬佩之情,他对自己的《大气功师出山》也是情有独钟的,尽管张宏堡已经把他给清理出去 ,但是直到 1995 年他自豪而幸福地宣称:

没有《大气功师出山》这本书就没有我以后的书。这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一本书,它的总印数超过了 1000 万册”(《1995 :气功大论战}李健新 郑勤)这的确反映了纪一《出山》“情结”

试想一下,一本印了 1000 万册的书的影响有多大,这还不算张宏堡手下那些偷偷摸摸自己印书的弟子们印的:因为这里面的利太大了,即使是大师教育的弟子们也不能脱俗, 有几位被张宏堡签发了《清门令》的弟子就是因为盗印《大气功师出山》

纪一正是随着(大气功师出山》一书印数的增加而在所谓的“生命文学"这条路上成长起来的

张宏堡的真实面目

我们已经说了半天纪一的《大气功师出山》了 , 那入,被纪一所写的这位“大气功师"到底何许人也?

“大气功师"叫张宏堡,1954年1月5日出生于哈尔滨, 不过, 当张宏堡变成了大师之后, 他的出生日期就被变成了 1953 年 12 月 26 日了,因为中国有位叫毛泽东的伟人就出生在这一天,张宕堡把自己的出生日弄成"恰巧"是这一天,显然是精心设计的

张宏堡成为气功大师之前是黑龙江呼玛金矿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 ,1985 年到当时的北京钢铁学院,现在的北京科技大学进修,在进修期间 ,正是气功在中国形成热潮的时候,张宏堡看到了气功这个行当即将带来的好处 ,于是东学一点西学一点 ,很快自己也编出了一套气功功法叫做“中华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 , 并于 1987 年前后 , 在北京各高校和科研院所开始办班,此后通过各种媒体的大力宣传,张宏堡成了一个颇有名气的“气功师"。尤其是经过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及《人民日报海外版》等的宣传, 使得张宏堡头上的光环更加夕眼。此后,纪一于 1989 年前后所写的《大气功师出山》一书, 更是把张宏堡描述成了一个神仙

但是,实际上, 张宏堡与其它的大师们并没有任何区别,他只是一个借气功敛财、借气功造势的一个骗子而已。如果说,张宏保与其它的气功大师有什么不同的话 ,那就是张安堡的政治"野心"

按理说,一个气功师最大的野心不过是通过气功了赚些钱罢了 ,许多不了解气功情况的人也正是这样认为的。有人说,气功师不过是教教气功吗 ,怎么可能有什么政治的图谋?

说这样话的人是不了解大师们的心理。大师们起初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是当他们真的赚到了钱,他们的欲望就会膨胀。李洪志就是一最好的例子,当他还是个气功师的时候,他的最高理想不过是发气功的财。但是, 到了一定程度, 大师的脾气就大了, 谁都不能说他的“不"字, 而后就开始组织人员一夜之间把中南海给围起来,最后就成了海外反华势力的一个工具。张宏堡更是这样

起初张宏堡只是谎称自己掌握了“八个专业”的知识,然后就把自己的生日改成和毛泽东的生日一样;把自己住的地方起名为“紫光阁"。而后张宏堡就对自己的弟子说:我有 14 年的皇帝命。于是张宏堡就按照自己的"皇帝命"设计自己的"事业”,他建立自己的“快速反应部队";他建立起严密的组织机构,按照省 .市 .县、村、户的级别建立各级管理制度, 下级服从上级 全体服从他一个人。他一声令下,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传到每个弟子们那里。他曾威胁说: 只要我一声令下3000 万“中功 "弟子(后来又说是 8000 万弟子) 每人吐口吐沫也能淹死几个

张宏保还制定了严格的帮会制度,他训练自己的手下人要敢"以命相抵”,叫弟子们 “跪乳”、行“大礼”,例然一副霸王姿态。而后他又不断发布《清门令》清扫异已并宣称:

我不想做陈胜 .吴广,是他们通我做陈胜、吴广

不仅如此,张宏保还欺男霸女。张宏堡逃到美国之后,中国政府要求遗返张宏堡的理由就是他涉嫌强奸妇女,中国政府提供的被张宏堡强奸并提出控告的妇女就有三位,而且证据确凿。同时,出于各种原因没有提出上告的还有很多

2000 年 1 月张宏堡伪造假证件逃到了美国关岛后,就发表了《我的政治异见》,明确地表明了他的政治野心。如今被美保护着的张宏堡更是和海外的反华势力以及民运分子勾结在了一起,事实上 ,张宏堡已经成了继李洪志之后,又一位被海外,尤其是美国反华势力利用起来的那教人物

这就是纪一所写的”大气功师"

纪一和张宏保难以割舍的“缘份”

自从中国政府决定对张宏堡有政教性质的气功组织进行查处之后,纪一就不再敢公开说自己与张宏保的那层关系了,他甚至还否认自己与张宏堡的关系,在他出版的非法刊物中 ,曾声明说:自从我练气功写气功以来,没有拜过任何一个人为师,也没有在任何一个气功组织里任过职。他想把自己与张宏堡的那段“亲密接触”完全抹掉

在纪一的女弟子天元为纪一写的非法出版物《人活精神》里再次提到纪一与张宏堡的关系时,天元女士是绕着弯说的, 她没说“宗师张宏堡", 而是说“在当时非常轰动的一位著名气功师那里”只听了一个星期的课 ,就改变了纪一的一生追求。可见,纪一还是相当留恋与张宏堡的那段交往的

同时,我们又从纪一的另一些话中似乎听出了纪一还不愿意结束与张宏堡之间的"缘份”。1995 年他说“我和张宏堡是朋友。不管别人去怎么评价他,他是我的好朋友 , 过去是, 今天是, 将来还是我的好朋友。我和他之间的误会,是他引退以后,他手下的工作人员制造的。这件事, 他给我道过歉了, 我们已经清楚了。” (见李健新 .郑勤41995 :气功大论战说33 页)

这样,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在大师都缩回到暗处,张宏堡逃到美国关岛,中国政府强烈要求遣返张宏堡时,纪一怎么会傻到一个人跳出来大力宣传神功异能, 大力推介他的信息茶一一 一通茶 "了: 原来,他是在声援张宏保, 原来他是在向神功大师暗示, 我的“好朋友“不管中国政府“ 怎么评价 "你,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好朋友! 我声援你。现在别的大师不行了, 看我的! 原来,他是在给神功大师们鼓劲!

纪一的三步走敛财计划

为什么要念念不忘张宏堡,因为,纪一的确从张宏堡那里得到了相当宝贵的东西,那就是: 大师是人做的,纪一也可以做得来。于是,纪一被张宏堡一脚踢出来之后,倒是成全了纪一:他开始有意把自己造成一个神

纪一的造神经历 ,按照他自己的分析 ,大致经过了三个阶段, 他说第一个阶段是瞎练; 第二阶段是专一;第三个阶段是觉悟。如果我们在纪一的这”三个阶段”说上加几个补充词语的话,也许就可以变成了纪一的三段式的造神敛财的三步走了:

第一步是跟着张宏堡“瞎练”造了张宏堡这个神;

第二步是“专一"编制和传播自己的功法 ,为把自己造成一个神做了大量的铺垫

第三步是从他所知道的大师们的失败教训中“觉悟"了,不能跟主流社会对着干,要入流 ,于是他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与时代和社会合流的“隐神”-

事实上纪一的三步都是围绕着把自己弄成跟张宏堡等那样的大师的,不过是在第一个阶段想成为大师的努力有点太心切了 ,以致把个真大师给弄急了

纪一大佛功怎么样,是真的吗?从“大佛功" 到一通健康法”

借张大师这只鸡下蛋的想法破灭了 ,因写《大气功师出山》而出名的作家纪一不得不进入了他的第二个发展阶段 ,也就是他自己所说的“专一"阶段

纪一要"专一"于什么?怎么样专一?

其实他所谓的专一,无非是想把自己克隆成一个张宏堡第二, 编一套自己的东西, 今天看来, 张宏保把他从中功的门下清理出去反而帮了他的忙,使他向异能大师的目标大大地迈进了一步

在写《大气功师出出》 一书的时候, 纪一还只是以一个写作者的身份在张宏堡的身边转来转去,尽管他也幻想过自己成为大师的那一天,而且也为此做过努力, 但是, 那时, 顶多也就是一个气功的写作者或气功的爱好者,根本算不上大师。而被张宏堡清理出来之后,他却摇身一变扮成了一个真大师了。如果说,在第一个阶段他还顾忌着张宏保,那么,到了第二个阶段的时候,他根本也无需再考虑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了。于是,他专一地编起了的自己功法,构想起自己王国的蓝图了

纪一所编的功法在起初阶段叫做"大佛功”。纪一自己说“这期间我选择了佛家功,拜了真人,禅坐净心,研修佛法 ,觉悟世界" ,于是就有了大佛功

后来,事情有了变化,许多装神开鬼的气功大师被揭了底,反伪气功的气势逐渐占了上风 ,而"大佛功"一听就是一个气功门派,为了能保住精心编织起来的这套他立业的功法, 见风向不好, 迅速地把功法改为“一通健康法“,所谓”一通“即“一通百通"也

但是纪一并不承认把大佛功改为"一通健康法 是为躲风头 ,他说

”当我决定 "出山 传功为气功正名的时候,就创编了集运动养生 ,饮食养生和传统气功养生于一体的大佛功, 我觉得 佛 字特别好, 佛是觉悟之意,是从此岸到彼岸之行,大佛功的含义就是大觉悟,因“大佛功” 这个名字容易被人误为封建迷信, 1997 年1月 1 日改为 一通健康法 ,简称一通 。”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纪一在这里连续使用了三个关键词语:他说他决定“出山““传功” ”为气功正名”,这无疑已经充分地暴露了他急切想当一个新的气功大师的欲望一一1997 年前后正是另一个装神弄鬼的大作家柯云路在编造自己的"气功九大技术”、搞”健康万里行、极力推介胡万林的时候,哎,纪一,那样一个争强好胜的人, 怎么可能落在柯云路的后边呢, 于是, 在既不想放弃自己的作家身份、又想当一个气功大师的和欲念的推动下 ,他编出了大佛功

其实, 他所谓的“研修功法"之类只是一个“说法”而已 , 我们从他的功法动作中的名称 “佛手通灵” 、“空手回春”、“吹音强肾"、“甩掉病气" 和张宏堡的“中功”里的“佛手回春”、“神仙一把抓”、“以音助气通周法”、“排病气”、“通灵大法” 等叫法中不难看出纪一功法的源头和张宏堡对他的影响

大佛功出笼之后,纪一同志勿匆忙忙地披挂上阵,开始了他的“传功 活动,公开地办起了气功培训班,名符其实地当起了气功大师。既然是气功大师就不可能摆脱一般气功大师的俗念:创造自己的理论培养自己的“传人”建立自己的组织 .开辟自己的基地、编制关于自己的种种神话、弄出自己的气功产品等等等等 这样,纪一就向着自己的神幼异能的顶峰靠近了一大步

纪一犯着其它神功大师们犯的同样的错误

神功异能大师们特别喜欢把自己吹得大大的、涨涨的,因而,几乎所有的大师都爱这样几个词:“国际”、“世界“、“中国“、第一"最大等等,纪一的恩师张宏堡搞过“国际气功大厦”"、“ 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 “国际生命科学院”“国院气功大师” ;纪一写过传的郭周礼办过《国际气功报》;还有人搞过国际气功联合会,世界气功联合会,略微有些谨慎的柯云路成立的非法“科学院 “也都是叫做 “中国生命科学研究院 ”等等,大师们努力想把自己搞成个国际或者中国闻名人物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上述这些被伪气功者弄过的 国际"和“世界“、中国"之类的组织都已经被取缔了, 事实证明 ,他们的目的一是敛财,二是壮大自己的声势和队伍

本来已经有了如此众多的人做了“国际" 梦, 也都已经被证实这路走不通, 但是, 纪一还是没有免俗, 依旧没有从大师们的失败教训中吸取点什么,也公然建立了一个国际"组织 ,他的这个组织叫做"国际净修中心 。我们弄不太清楚的是,纪一的“国际净修中心 与张大师的"国际气功中心"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张宏堡在他的中心里培养了无数的弟子、 打手、头目, 纪一不也是在自己的中心里传授自己的“功法,培养自己的“传人 吗?

纪一犯的“前人“犯过的错太多了, 他的弟子们可能都不好意思给他指出来。比如,他就不该搞什么 一通茶 ,因为在他之前许多大师早就搞过各种各样的“信息茶 ,尽管赚了一大笔 ,但是最终还是都没有逃过被取缔的命运。沈昌的信息茶就是一个例子。纪一同志也许会说“我这根本就不叫信息茶,可是叫什么没关系,您自己不是都说这茶是被“加持 “过的吗?” 加持”的意思按照您“道儿上的”的说法不就是“发气"吗,信息茶所谓的"信息"不也正是这个“气"吗 ,一通茶在本质上就是 信息茶 哎!

再比如,纪一同志根本就不该搞什么“万里行”、“环球采访"之类的行动,要是真想出去玩玩,就悄没声的, 别张扬, 柯云路大师在 1994 年搞”健康万里行”的时候,露了多大的怯呀,您搞的那一套会比柯老师高明?依我看 ,那倒未必

还比如,纪一则志根本就不该搞什么“大佛功”、“一通健康法”之类的把戏, 那玩艺儿早就过时了。现在的人 ,谁比谁傻呀?一看不就知道您那一套跟李洪志的"法轮功”,张宏堡的"中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换了换姿势,改了改说法而已吗?

还有,纪一同志也不应该搞什么预测之类的事,如果您真能测个什么的,留着自己家里哄孩子们玩儿得了,根本就不该把那东西掏出来 ,还编到自己的杂志里 到处散发。纪一同志肯定知道,他的恩师张宏堡就是因为玩儿戈尔巴乔夫光头上的那块胎记玩坏了,差点在 1990 年毁了自己 ,此后 ,柯云路大师 .陈林峰大师都玩过这玩艺儿, 没一个成的,您纪一同志能比他们玩儿得好?我们有点不太信

纪一同志还犯了一个想利用名人的名气来抬高自己的错误,在纪一同志到处散发的宣传材料里把自己与做兆华、张国立、巩汉林等和名星的照片登了出来, 而且还把给纪一同志写传的天元小姐跟在吴仪部长后面的照片也都登了出来,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我们不知道,但,这对于纪一同志来说是一个错误却是显而易见的,许多大师也都搞过这玩艺, 比如那个“特异功能人 张宝胜把自己和许多大人物、名星的照片都登在自己的书里供人们欣赏 ,早就不新鲜了

纪一同志还不应该搞什么气功测试,实践证明 ,每一个试图利用科学的方法对自己的神功进行测试的气功大师们都没有好结果,因为科学与神功是不相融的。张宏堡做过所谓的发气改变中科院某精密天平读数的试验 .严新做过发气改变"分子结构 的试验、田瑞生搞过消灭全中国麻子的试验、庞鹤鸣做过发功促进植物生长的试验……大气功师们所有的试验最终没有一例是被科学界公认的

在这种情况下,纪一同志还敢再次出来做所请的“外气使 DNA 变性”的试验,而且还声称是做这项试验的“世界独一人”。在署名“南开大学生命科学院赵静” 的报告中,有这样的话“"纪一老师发功对生物分子有明显作用,这跟我们对近百名气功师的测试结果基本相同,但纪一老师一次特异功能引起 DNA 分子链的断裂、变性, 说明他的外气或特异能量相当强, 大出乎我们意料,这是我们在过去的实验中所没有看到的奇妙结果。 "纪一同志做神功大师第一的梦想昭然若揭

纪一还与其它的大师们一样,总是跟医院过不去,他们骂医院、.骂医生 ,张宏堡如此,沈昌如此,所有的大师几乎都如此。沈昌说医生根本就治不了病,他们只会收红包, 与其白白地给医生送红包治不了病 ,还不如喝喝沈昌的"信息茶"呢?

现在纪一大师也来搞这一套了,纪一在自己编的《健康导刊》中有这样的广告“药能治好病吗?现在什么特效药没有?医院能治好病还有病吗?现在什么专科医院没有? 您吃了几十年的药 , 您怎么还在生病? 您为什么不去选择别的道路?”

他咒骂医院咒骂医药,目的无非是想说他的一通茶才是包医百病的良药,他纪一就是一个能治百病的良医呐!

作为一个旁观者把上面这些看到的问题给纪一同志指出来,是为了纪一同志好, 俗语说“旁观者清"吗,如果纪一同志能从中吸取一点有益的东西的话,纪一同志还是有成为二十一世纪新气功大师的可能的

纪一同志也会迷惑地问 ,如果这些事我都不干了,那我还能干什么?我的回答是,那就一一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纪一的神功“预测”失败了

到了 2000 年纪一的神功异能达到了顶峰,他不但把自己的“一通茶” 搞得红红火火, 在全国摘了数十个连锁店 , 还开始宣传他的“健康革命,同时还办了“国际净修学院" 等等,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 他再次向神功大师的理想迈进了一大步: 他居然豪不迟疑地捡起败走麦城的那些气功大师们玩翻下的“预测”神功来了

纪一绝对不是第一个在中国搞”预测“推算”的大师, 我们相信他也不是最后一个。为中国“把脉” 的大师太多了,在纪一之前就有一个著名的陈林峰,七年前陈林峰象纪一一样也想通过为全国人民关心的大事做出超前的预言而使自己名利双收来着一一陈林峰对于省星发射情况的所谓预测以及对 1993 年中国申办2000 年奥运会的情况的预测 , 被证实那只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而已 ,那次豪赌使陈林峰输得精光,丢尽了脸面

现在“生命文学"家纪一同志又来重新上演陈林峰式的闹剧了,他也对中国申办 2008 年奥运会的情况进行了“预测”

在讲述纪一同志的这次预测前,我们不妨简单地回顾一下 1993 年陈林峰对中国申办 2000 年奥运会的预测情况,对照陈林峰 ,能使我们更清楚纪一

在署名李志强著的《慧的世界》一书中有这样一段:

(1993 年) 9 月 23 日前后, 作者便听到不少同仁、朋友讲, 有个大师预测到了: 即使 1993 年因条件所限申办不成功, 但 2000 年奥运会还会在北京开, 其中有特殊因素促成

大师是谁?陈林峰也。 .……本人于 1993 年3 月也确实听大师讲过这几名话

体育界人士认为是在开国际玩笑。……-陈大师一弟子说,大师预言,一年半内有变化

这段谎言无需我们再进行驭斥 ,事实已经让这位大师现了原形: 2000 年奥运会已经在悉尼成功地举办完了 ,不知陈林峰大师今天做何解释?

事实上,骗子大师们根本就没想为自己的谎言找个借口和根据, 他们自己只是用“随口功" 随便说说而已,1989 年纪--就在那本《大气功师出山》一书中写了张宏堡关于戈尔巴乔夫头上的胎记是“欧洲地图"和戈尔巴乔夫会一直统治苏联的预测 ,纪一没想到 ,他所敬爱的张大师原来不过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不但戈尔巴乔夫不久就被赶下了台, 而且连“苏联”这个国家都解体了

我们举出这些事实的意思是,已经有了陈林峰和张宏堡吹牛吹过了头的先例,而且,在张宏堡这件事情上 , 纪一也是个当事人, 纪一那样一个聪明的人, 应当汲取教训呐

但是,纪一架不住诱惑,他太想当一个神功大师了,,当神功大师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要有神秘感,而神秘感最好的一个表现形式就是对未来作出种种预言一 -一象其它的大师所做的那样

纪一同志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在 2000 年许许多多的神功异能大师都完蛋了,这是他露出来的一个好机会。于是他犯了爱说梦话的大师们犯过的同样的一个毛病,向“预测”这个烫手的火炭伸出了可爱的小手

在纪一到处散发的非法出版物《健康革命》中, 他对 2000 年和2000 年以后的中国和北京的大事做了“预测” ,他的预测有这样两个内容:

一是关于中国申办 2008 年奥运会的,这是全中国人民都极为关注的大事,纪一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能暴露自己的机会的,在署名"李春生"的短文《坐禅看到的结果》中 ,是这样说的“新年伊始,在首都北京文化界的-一次聚会上,曾成功地预测了巴塞岁纳奥运会的北京艺术创作中心作家纪一,公开了自己对 2008 年北京争办奥运会的特异预测: 2008 年北京将以 49 票对 45 票争办成功。”

如此精确,纪一生怕别人不信,就为作者证实说“这个准确的数字,是我在 1999 年元月6日看了新华社发布的《北京获准申办 2008 年奥运会》的消息当晚,坐禅时, 看到投票机屏幕显示的结果, 屏幕是白色的,字是红色的。”

请注意,他这个“看"可不是一般的“看”,而是许多大师们都玩儿过的所谓的“特异功能 的“看”, 也就是用他的“天眼通"看到的。纪一没把自己当人, 而是当了一个神

更神的是纪一说他“看"到了投票的地点和投票时的情景!

他描述说“在一个圆形的建筑里, 宣布结果的人,看上去象法国人,不是现在的奥运会头面人物。具体在哪个国家的哪个城市 ,我说不准。”

纪一同志根本不是凡人哟,谁此是把纪一当个凡人看,那他就是凡人:!

纪一的第二个神功预测是关于北京市市长人选的预测。在《术数推断的结果》(李春生文) 一文中”纪一还特别地说:我在推这两串数字时 ,看到一个不想说出的“插曲" ,又不能不说 ,那就是:在一年之内,有一位年龄在 50 岁以下的人当了北京市市长,这位市长能连任两届,直到奥运会办完。”

看完这段文字,我们真的能体会到了纪一自己所宣称的"幽默"了一一他是真幽默!

纪一说他是用“术数”推出了北京市 2008 年前后有一位 50 岁以下的人当了北京市长的,什么是“术数”? 通俗一点说就是算命, 也就是街头穿得脏了巴几的那种人在一个破纸盒上写个“看相” “算命"几个字,偷偷对过往行人说一声“看手相吧? "那种人干的事,不过"纪一运用中国术数的推算方法非常特别,你告诉他10 位以上的数, 他三画两画, 就画出一个“倒金字塔”的数字图案 , 然后闭目“神说”, 凡接触过他的人,被他“等"过的人,都觉得他象"神汉” ,说得头头足道。”

干吗"觉得"呀,纪一这个角色就是神汉哎!

算新任北吕市市长为 50 岁以下的某个人是纪一在信口雌黄,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废话,他预测奥运会申办的情况说得有鼻子有眼 , 但是, 不幸的是 2001 年7月 13 日当即将离任的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在莫斯科宣布北京以 56 票获得举兴 2008 年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纪一的谎言最终破产了。不知,在拘禁中的纪一同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怎样为自己的谎言的破产而激动的

北京申奥成功,纪一的"预测"谎言破产

我们不妨对照纪一言之凿凿的预测"伟绩 看看他都测对了什么:

  1. 北京的申奥成功是 56 票而不是纪一所说的 49 票

  2. 投票会场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投票机屏, 投票结果是封在一个信封里的,何谈什么所谓的“看"到投票机屏幕显示的结果 ,屏幕是白色的,字是红色的。”

  3. 宣读投票结果的人根本就不是法国人, 或者象纪一所说的那样“像法国人"的人, 那个宣布投票结果的人就是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而萨翁是纯脆的西班牙人呐, 他 1920 年出生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也是在那里长大的,他跟法国人不沾边

  4. 纪一说,宣布投票结果的人“不是现在的奥运会头面人物"。我们要告诉纪一同志的是,宣布投票结果的人不但是奥运会的头面人物, 而且还是现在的奥运会的头等“头面人物 "一一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尽管他老人家身体有些不好,并即将离任,但宣传投票结果的那个时刻,他绝对算得上“现在的奥运会头面人物"

  5. 也许纪一同志会狭辩说: 我说的是下- -届奥委会主席, 他肯定是一个法国人! 可是, 我们要告诉纪一的是,即使是“下一届"奥委会主席也不是法国人,他中意大利人,他的名字叫"罗格" ,是萨马兰奇的继承人

  6. 或许纪一同志还会犹辩说, 最起码我测对了北京申办成功了! 可是我们要说的是, 傻子也知道, 在纪一“预测"的时候, 北京申奥成功的比率是 50% , 也就是说, 北京要么成功, 要么不成功, 而就北京的情况来看,成功的可能性略大,纪一就勇敢地把宝压在了北京“成功” 这一边, 这就象把一校硬币高高地抛向高空一样, 硬币落在地而上, 要么是正面朝上, 要么是反面朝上,而根据某些科学家的试验证实 ,硬币正面朝上和反面朝上的机会是一样多的, 这与所谓的“预测”有什么关系呢? 而纪一同志之所以把宝压在北京“成功" 这一面, 他是在讨巧: 这即应合了中国人民的爱国之情,又有一半的成功的可能,纪一太明白了。纪一同志的一种心理是, 反正我是说着玩的, 一旦不成功, 人们是不会想我怎么预测这件事的,而一旦成功我就可以大造舆论了。但是 ,我们要提醒纪一同志的是,您的预测可是被当作神功异能,白纸黑字儿写在您的宣传品里的哎一一那得负责任!

老百姓有句话说得很好 ,一个傻子提出的问题,十个聪明人也回答不了。何况 ,纪一那样装傻的人呢?我们没有必要跟这个聪明的傻子讨论他的梦话

纪一把自己造就成 千万元作家”

纪一除了以上我们给他开列的种种神功表现的事迹之外,他还在 2000 年制造过两起爆炸性新闻。第一个爆炸性新闻是纪在一 2000 年 9 月份成了“千万元作家"; 第二个新闻是纪一要花 5 年时间进行“环球采访"

2000年9月6日在《北京晚报》第 14 版刊登了一篇题目为“我国有了千万身份的作家”的文章, 文章还有一个小标题“川大出版社千万买断作家纪一为环球采访加油”,文章说,这一行动"标志着作家纪一已成为我国身份最高的作家。”

差不多同样的内容, 在第三天, 也就是2000年9月8 日《北京晚报》上以一个整版的简幅在第 48 版上以"作家纪一的健康梦想 为题再次对纪一和他的千万身价 .环球采访 .一通茶 .健康法做了大规模的宣传。紧接着,全国许多媒体都对"“千万元作家"纪一作了报道, 文章的内容不是引用了《北京晚报》那篇稿子, 就是发了纪一搞的通稿

这个千万元身价的作家在此前还从 1999 年开始造过“一通茶”的宣传攻势, 此前尽管有了沈昌所谓的信息茶的被揭底的事件前提,纪一还是在《北京晚报》、 《中国工商报》《健康报》、 人民公安扡等等报刊上对他的一通茶大作广告和刊登变相的广告文章。这似乎让人和们觉得,伪气功、信息茶” 与纪一搞的这一套没关系,甚至还给人们带来一种错觉:纪一是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大力推介的

事实上是怎么回事? 老百姓反正和弄不清楚, 但是,有人能弄清楚。就千万元作家这件事有记者进行了认真的调查,结果发现,这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请参阅盛材发表在《中华读书网》2000年 12月工日的文章《“千万元作家”露出马脚“又一场闹剧悄然收场》)

事实上,出版界人士就纪一与四川大学出版社的这一纸非正式的合同分析,以一千万元的代价买断一个作家,出版社根本就不可能赚钱,而且肯定要大大地赔上一笔,不赚钱的买卖谁干?为什么要干?专家分析,这样做有两种可能: 一是这个事件背后有个大财团在支持, 愿意当冤大头; 第二种可能: 这是纪一导演的一场闹剧,目的在于推销自己的神功异能和神功异能的产品

调查人发现,在事件发生的开始,作为当事人一方的四川大学出版社还能接受采访,后来根本就不愿意说,或者干脆就不说,以至于一听说要问有关纪一与他们签千万元合同事的时候就把电话给挂新。这究竟是为什么?调查者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了当事人,当事人干脆就说,与纪一的合同撕了 ,没这件事了……

但是,纪一同志却抓住这件事不放手,不遗余力地在宣传着这一事件呐

纪一要”环球采访”

纪一在 2000 年制造的第二个新闻就是他要进行"为期 5 年的环球采访”,纪一的“传人"李法在《北京晚报》上发表的一篇题目《作家纪一将环球采访》 的文章对此事进行了爆炒,文章说: 据悉 ,为期 5 年的环球采访包括国内和国外两部分。其中国外采访,纪一将在环境保护最好的国家与最差的国家交叉进行; 在奥运会发源地和曾经主办过奥运会及正在举办奥运会的国家采访: 在在世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国家和诺贝尔文学奖诞生国采访。”

据报道称,纪一的这次行动是打着 "北京艺术创作中心 "作家的名义宣传的,北京艺术创作中心 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我们不知道,但是他的负责人徐恒进说他与纪一是“十几年的朋友"是个事实。这个创作中心还与纪一签了个《关于主办作家纪一环球采访的决定》,请长安公证处做了公证,有中英文两种公证书,有公证人,有鼻子有了眼地打起了一面大旗

这是纪一式的计谋,他现在看出来了,搞“大佛功“、搞所谓的“预测“之类的事太一般化, 他要做一件别的大师们没有做过的事,他要想高一人头,他要讨巧, 他要“作秀,我们衷心地祝愿纪一同志“大定”(纪一用语)

多重角色的背后

从纪一自己编制的经历中,我们看到了该同志有着多种多样的角色: 他一会是记者 , 一会儿是作家 , 一会儿是气功大师,一会儿是特异功能人,一会用又是“生命文学家" ,一会又是一通产业的总裁,一会几又是能医治各种各样病症的神医 ,一会儿又成了预测大师,一会儿又成了能掐会算的"神汉”

不过,如果简单地给他归一下类的话,他的角色是在三类:作家一一商人一一大师中不断切换的,根据需要来决定自己的位置 ,这也许又是纪一同志的聪明?

毫无疑问,纪一的核心角色却是两类:巫师——商人,或简单地说就是巫师商人

纪一有没有象李洪志、张宏堡那样的政治野心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他也象李洪志 ,张宏堡那样组织了自己的练功组织 .以军训的方式训练了自己的队伍、办有自己的内部刊物.有自己的传人、.有自己的纪律要求.通过一通茶进行大规模敛钱的行为,有 "传人”有“弟子”,为自己定制了传奇色彩较浓的“经历”,有为自己做宣传的写手等等,这是不是值得我们警惕?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知道的是, 张宏堡曾在自己的队伍中, 搞" 五年计划”, 在各地大量地建立分会,提出所渭“八德八念”,提出所谓“中功管理模式"等等概念,而纪一也提出了相似的“一通管理模式”,发展"一通"在各地的组织系统, 提出 “一通人格言“四大任务" “一年计划”等等,采用培植亲信的办法壮大和巩固自己势力的主张?这些相似之处说明了什么问题,值得思考

更值得注意的,就在法轮功借着反华势力满世界折腾、张宏堡声称受到中国政府“酷刑" 的迫害在美国要求蔽护的时候,纪一同志挤命地在国内大搞宣传攻势,宣传本质上与李洪志的“法轮功“,张宏堡的“中功”有同样性质的"大佛功“一通茶” ,是什么意思?我们弄不懂纪一是不是在声援那两人,也不知道纪一是不是想让张宏堡的弟子们知道写《大气功师出山》的那个纪一还活跃着、中功"不会完, 或者提醒人们, 那两个大师没有了 ,还有纪一大师在!

纪一把我们搞糊涂了,我们真的和弄不懂他究竟意欲何为?!

作者简介 :古风 解放军艺术学院 教师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