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香玉大自然中心功是骗人的,她现在在哪里?被抓了!

海云青飞 点评:气功流行的时候,有文化的人和没有文化的人都出来骗人了,柯云路就属于有文化的高级骗子,而张香玉则是无文化的低级骗子

张香玉有什么特异功能?当然是没有的

张香玉的自发功法和宇宙语,只是胡乱动作和胡言乱语,对身体未必没有好处,但是不能把这些东西神化


张香玉受审记

1992年12月l日,北京市海淀区人 民法院第21审判庭. 庄严的国徽下,审判长以铿锵有力的声音宣读着判决:

被告人张香玉 在北京的公共场所、大专院校及居民 家中,编造“与神灵斗法”、有“众神的保护等迷信语言,进行夺“书灵’、组 “九龙阴阳八卦阵,、请走“死蛇残余信息”、“授功.等欺骗活动,骗取巨额财物,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 已构成借迷信诈骗财物罪,犯靠情节严重。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五条、第六 十条之规定,判张香玉有期徒刑六 年,扣押在案的非法所得予以没收

张香玉―这一在80年代末名噪 京城的“自然中心功’“大师”真的有什 么超自然的功力吗?

在本案的庭审过程中,她向法庭描绘了她得“功”的经 过以及“看病救人”的事实: 1

1985年8月的一天,我所在的青海 省话剧团要进行普法考试.我在家正 学普法教材,突然感觉身体有了变化. 一种力量带若我往上飘,可以用脚尖 点地到处走动.从此,我就有了“耳 功”:可以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眼 功”.可以看到徽小的物质,如负离子, “声乐功”:口中自然发声,不清楚是什 么内容,“语言功”:即宇宙语,说出的 话自已也不懂.‘看病功”:可以为别人 治病,遇到什么病就看什么病

审判长问张香玉.你在北京为人 治病,有行医执照吗?得到过有关部门 允许吗?

回答是:没有

张香玉也许认 为,这是在做好事,是行善.所以,回答得很干脆.下面就是张香玉就自已发 “功”治病的一段供述:

我为患白血病 的女青年李某某治病.因为我知道她 未继承父辈的医书,所以我不能给她 治病.她哥哥一再求治,我便答应了. 但提出,必须与“神灵斗法”,夺回“书 灵”才行,并且到时要穿黄.因为黄色 与人的神经网络颜色一致.夺“书灵” 的地点定在天坛公园.这都是“声青” 告诉我的.这声音别人是听不到的

李家兄妹满足了张香玉的要求,将张及其弟子接到天坛公园.张香玉手舞 足蹈,奔走说唱.谁也弄不懂这里究竟 发生了什么.终于,张香玉宜布:神灵被 打败,“书灵”自地下夺回,可以治病 了.于是,张香玉与弟子、病人兄妹共9 人手牵手拉成一个圈圈.张香玉在法 庭上解释说这叫“九龙阴阳八卦阵”. 但如此规模的“治疗”,可怜病入膏育的女青年竟“没什么感觉,.病人 的哥哥为此付出了一笔数目不算小的 钱,第二年患者还是死亡了

1988年6月,张香玉为幕名而至的一位患腰脊椎弯曲病的蔡氏老太太治 疗.一番对话后,张香玉出语惊人:是死蛇残余信息附体,所以老太太致残. 张香玉在法庭供称:我用“语言功.,也 就是“宇宙语”和附体的蛇对话,将它 请走.坐在被告人席上,张香玉以脚与 大腿相贴的动作,说老太太来时就是 这样,走时则挺着胸和正常人一样出 的门.说这话时张香玉猛地直起腰来,'不由你不信。可是,老大太的儿子却作证说,我母亲经张香玉治疗,没有什么变化.法庭上张香玉煞有其事的辩解, 霎时间被证言驳得一文不值

庭审还在继续,这期问,患 有周围神经炎也曾找过被告人治疗的张 某的丈夫在证言中写道:

6月13日晚10时20分 我打电话给张香玉,告诉她:张某按你教的在室外做功时,于8时30 分左右倒地不省人事.张香玉便在电话里又说又唱两分钟后,让我过15分 钟看张某还不起来,再打电话给她。等 了15分钟,我叫张某她不理,但手脚有时动.就又给张打电话.张让我用车接.14日凌晨1时,张和另一位气功师来后,对我妻子比划、发功.口中念叨:我是你师傅,你回来吧。大约半小 时,张香玉摸我妻子鼻子,有白色分泌物.头边的地上也有一滩.我说:找医生抢救吧.我们用担架把张某抬进屋里,张香玉在我妻子头部继续比划、发功.过了10多分钟,我又讲:到海军医院抢救吧.这才把张某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人已死了,为什么才送来?

对死者丈夫的证官张香玉虽然无 法否认,但仍想逃进罪靓,说什么:听 医生说病人已死,我说这人没有死,我收到她还有生命信息,是海军医院不配合.由于张香玉坚持死者未死,家属又将其送至另一家医院.经医生检查 同样也认为张某已死亡.而张香玉则在把张某送往太平间的路上,对大家 说:“我收到了张某的信息:说她走了。 并让我转告她丈夫,她死不怨我,怨 他.还说让他带好两个孩子."

对于张某的死,明眼人一看便知, 张香玉至少负有延误治疗的贵任.张 香玉自然深知其中要害:仅此一节,就足以认定其犯罪情节严重.张香玉为 了解脱自己,在法庭上供述:我到了张某躺卧的地方,一摸,人都变凉变硬 了.我不希望她死,想尽力把她救活, 所以才发功让她醒来.张香玉要说的. 无非就是在她还未到的时候,张某就 已死亡了。廷误治疗的指控当然也就没有依据。殊不知,这却恰恰曝露了张香玉在海军医院自称收到张某的生命信息,说张某没死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旁听者的面孔,渐渐 变得愤怒了.审判长有意把更多的“机会”给被告人,继续问道:

你为他人治病,怎样确定收费的标准?

张香玉 回答说:

我治病不为收费.穷人,我分文不要;外国人收入高,我当然要多收钱.我伸出几个手指头,就收几十元钱.至于伸出几个手指头,我也感觉不到

这样的供述,显然是要给人如下印象:要钱非她本意.尽管伸出的是自己的手指,并以手指数定收费数,但介出几个手指却归“自然”管.张的大脑无须支配这样的“俗”事

张香玉当庭如此供述,确是撒了弥天大谎.因为就在本案的审判卷宗中,有依法扣押的她来京仅仅两三年时问里骗得人民币的活期、定期存款9.3万多元、美元存款15 0 0元、人民币现金16 0 0余元、美元350元、港币6 5 0 0元、意大利里拉14万元.上述存款是张香玉被依法扣押时在其住处查获的.其中的9张存折是张香玉以个人和其幼子的名义分别存在西四、西,单、东单和王府井等7家银行。尽管张香玉辩解收费是弟子的事,她不知道.但张张存单无一不是张香玉亲笔署名.在这个重要事实面前,张香玉终于无法抵赖了

张香玉对起诉事实唯一矢口否认的,是其19 8 8年5月至6月间在北京外国语学院校医院非法“授功”时当众讲过“头顶有祥云,所有的神全 来到授功场地.学我的功,可以得到大自然和众神的保护”。并且申明“交钱的才能收到功,不交钱的就收不到功”.在选授投功对象时,说了“这人祖坟不好”、“这人头顶有火球.、“这人功德不好,不能治”等等.这些赤裸裸的迷信语言,有的来自张香玉昔日弟子的揭发,也有北京外国语学院校医院在场职工的证明

随着法旅客审理过程中不断出示 的证据,笼罩在张香玉身上的神秘光环被层层揭去。这位退休演员的真实面目越来越暴露无遗.张香玉有些慌乱了。她称其在北外的“授功,活动时,用的是“宇宙语” 、“宇宙歌(即所谓“语言功”和“声乐功”)“授功” .

审判长立即将其止住:

你在法庭调查开始,讲过你不能给“声乐功”命名,所以没有.“宇宙歌,这回事.“语言功”命名为“宇宙语”则是听来的.现在你讲“声乐功”就是“宇宙歌”,到底哪个供述是真实的?

张香玉片刻无 语后,狡黠地说:我讲过吗?

审判长顺手指指书记员的记 录,又告诉张香玉:庭审是录了音的

张香玉才不得不承认:我讲错了。开始时讲的是正确的

其实,此时张香玉无论怎么抵赖和诡辫都无法开脱其应有的罪责.借迷信诈骗财物罪的犯罪主体是神汉、巫婆。旧社会的巫婆,多以装神弄鬼,占卦算命,降妖驱魔等骗术为业,专靠骗取钱财为生。当然,作为巫婆这一特殊主体,与刑法中“国家工作人员”等特殊主体又有所不同,不是由国家特定权力主体委任的,而是以其实际操弄的职业,而由司法机关认定的.

张香玉自 19 8 7年3月 带“功”来京后,谋生的唯一手段就是为人“看病”、 “授功” 。期间既有赤裸裸的装神弄鬼,也有套用最新科学术语进行的迷信活动.不少受骗群众对其兑相以“大师”称之,张香玉亦欣然领受.对于这类换了面目,游走于城市街头的现代神汉、巫婆如何定罪科刑是审判实践中出现的新课题,人民法院按张香玉犯罪的实质,以借迷信诈骗财物罪对其定罪处刑,是正确.行使其审判职能,为维护社会秩序而伸张正义.本案被告人张香玉是真有治病之“功” ,还是大搞迷信骗取钱财的巫婆,这是群众最为关心的问题.从笔者通过各种不同途径了解到,参与办理此案的司法人员从未看到张香玉真有她 自称的“自然中心功”,更没有看见什么特异功能。在法庭上,有10余人证实曾受过被告人的“功” ,但没有过任何反应,觉 自己是上当受骗, 要求返还 被骗钱款,惩罚罪犯, 以免他人继续上当

...

人民司法 1993-01-31


在前世今生的门槛上,我们都是过客

海云青飞 点评:这个作者文笔不错,她的母亲是比较敏感的人,也就是容易受到暗示,并不表示张香玉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这种敏感的人我自己就遇到过,他受到一些暗示就会做出一些动作,好像接通了神秘的信息一样,其实这些都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这样的人比较神经质,可能有精神病的倾向

作者:纽约桃花

2015-06-17 12:19:55

标签: 前世今生 气功 张香玉 灵魂相遇 转世

在一个好友的饭局上,大家的热烈聊天忽然转向前世今生的主题,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讲述曾经经历的某种灵魂相遇的话题。一个很久前发生,但已经被我淡忘的真实经历忽然浮现眼前,我忍不住跟大家讲述起来。饭局过后很多天,大家都在津津乐道我讲的往事,认为是关于前世今生最精彩的故事。这启发我把这个淡忘的经历写下来,让更多的人也感受一下

这个真实的经历是我母亲亲身经历的故事,她讲述给我听得时候,我都能够感到她身体内发出的某种振颤,这种无言可喻的能量穿越她的身体进入到夜晚的屋内,弥漫进我的体内,让我忍不住感到手脚发凉

事情发生在1990年左右,我已经来到纽约,北京的家里只剩下我母亲一个人。那时,她在外国戏剧杂志做主编,每天忙于杂志社里面的组稿和审稿的工作,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有一天,编辑部的同事请我母亲和其他同事一起去听一个叫做张香玉的气功大师的表演。那阵子,北京流行气功热,各种社会上有名的气功大师都开始走穴,表演发功招收徒弟,一时间,气功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当时的北京“气功大师”张香玉在北京已经很有名气,据说拥有十万追随者、独创了号称“自然中心功”的气功。她在北京举办了很多场气功发布收徒大会,反响之热烈,到了一票难求的程度。编辑部的这位同事打着编辑部的旗号,好容易搞到了几张门票,于是请主编大人带着几个同事一起去看张香玉的表演

虽然,我母亲根本不相信什么气功大师的能力,但因为一票难求,加上她也很好奇张香玉的气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便跟着去了

到了大会上,我母亲举目一望,周围黑压压地挤满了慕名前来的观众,都等着台子上的大师发功。那天,张香玉带着十几个弟子前呼后拥地站在讲台上,众星捧月般地簇拥着大师,显得大师更加气场十足

张香玉讲话并不多,很快就让徒弟们吆喝着告诫众人她开始发功,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准备接功。我母亲带着半信半疑的神情站在人群中,正忙着跟同事发表着她对气功这件事的置疑, 忽然眼前一黑, 什么就不知道了。 接下来的就是她感觉到自己刚刚睁开眼睛,眼前天空下一圈人都低着头在看她,有的人在叫着她的名字“谢老师,谢老师,你醒了!”。我母亲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躺在地上,周围挤满了一圈围观的人们,她的同事们则满眼焦虑的神情看着醒来的她

发生了什么事?我母亲忍不住问,她的心底里也在嘀咕自己是否中暑了,怎么好好的居然躺在地上

我母亲的同事告诉她说,她正讲着话,忽然一咕咚就倒下去,摔在地上。同事们都吓坏了,以为我母亲突发急病,有些人甚至准备去打电话叫救护车。我母亲倒下也就十分钟不到就在众人的焦虑呼唤中醒过来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发生一样,看上去啥问题都没有

哦,也许我是中暑了吧,我母亲不好意思地回应着同事们的问候,“气功大师呢?”她忽然记得自己是在看气功表演

你说张香玉?人家早带着弟子走了!一位同事告诉她。那大师临走的时候还说,今晚12点她还会发功,凡是今天接到功的人今晚12点都能够再次感受到她的发功。我母亲听了觉得好笑极了,自己中暑错过了大师的发功不说,今晚12点还能再感受到大师的发功,这不是胡说八道麻!

我母亲下班回家后,早已经把这事忘到脑后,又开始忙着整理和翻译稿件。自从我父亲去世以来,我母亲一直用大量的翻译工作将自己的空暇时间全部填满,只有这样她才会忘记失去老伴的悲伤和内心漫溢的痛苦。我母亲和父亲18岁在上海沪江大学相识相恋,一起离开上海北上到北京参加革命。文革期间一起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文革结束后又相继被调回北京,最终到到文联从事翻译工作。他们一起翻译了很多书籍,可以说是一对四十年都在一起同甘共苦的伴侣、朋友和同事。我父亲1987年突然因脑溢血去世后,我母亲整整一年都卧床不起,沉浸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之中。 后来,还是翻译书籍这件事将我母亲重新拯救回来,让她每天废寝忘食地工作,借此忘记失去我父亲的悲痛

那天晚上,我母亲在翻译中不知不觉地忙到了快12点。她感觉累了,准备收拾一下案头上的稿件休息了。正在此时,她忽然感受到身体的一阵震颤,全身仿佛不停自己指挥一样开始走到屋子中央舞动起来。她能够感觉到这种身不由己的舞动把自己好像变成一个木偶一样,被人牵线起舞,做出各种她难以想象的动作。按说,以我母亲的年龄,很多身体快速旋转360度的动作都已经属于高难,一般情况下,她是做不出来的,但是她此时此刻居然毫无难度地都做了出来,让她在自己都深感惊讶。这种舞动持续了大半个小时才停下,我母亲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过这种激烈的运动让她感觉到身心的放松

一连几天,一到半夜12点,我母亲就像听到某种呼唤一样,开始在屋子中央情不自禁地舞动起来,半个多小时后结束。几天下来,我母亲感到身体异常的舒服,原来的腰腿痛的慢性病好像也好了许多,虽然还没有到身轻如燕的状态,但也觉得舞动起来不再那么笨拙了

我母亲对这种半夜舞动的事情自然觉得不放心,于是托人转告大师问问是怎么回事。大师的弟子回复我母亲说,这种行动都是正常行为,因为她不过是在接受大师的发功而锻炼而已。于是,我母亲继续过着这种晚上翻译书稿,半夜练功的日子,倒觉得身子骨越来越好似的。转眼时光过去了个把月,我母亲的体重也减轻了,身体也开始消瘦,最重要的是她多年的腰肌劳损和职业病都好像消失无踪,已经感觉不到了。我母亲暗自窃喜,觉得这样也不错

有一天晚上,我母亲又在练功的时候,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仿佛有个光道在眼前打开,光的尽头模模糊糊地出现白色的憧憧人影。我母亲仔细辨认着不远处出现的隐约人影,心里面直觉是我父亲。她情不自禁地叫出“思旅,思旅,是你吗?”。那些白色的人影并不出声,转瞬消逝了。我母亲大吃一惊,停止了练功

第二天,我母亲越想越害怕,便又托人去问张香玉在那里,她希望可以问问张香玉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她问的人回复我母亲说,大师张香玉已经因为散布迷信而抓起来了,已经被判刑。我母亲这下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其他迷信气功的几个好事之徒帮我母亲问了他们的师傅,回来说,我母亲的天眼要开了,可以接着练,一旦天眼开了,就可以看到阴阳两间的事情。我母亲一听说,吓得半死。因为很多流传说,有人为了开天眼练气功走过入魔,变成疯子了。当时,我母亲一想,这样不妥,如果她也变成疯子,可怎么办?最主要的是当时她非常想念在美国的女儿我,天天盼着可以到美国来看我,如果她练气功走火入魔变成疯子,那么不是就看不到女儿了嘛!想到此,我母亲感到极其后怕。她知道,当时她已经面临一个抉择,要么继续练,也许真的可以看到我父亲,那样她可能就会跟着他去了,要么停止练习,不再开所谓天眼,这样她会看到在美国的女儿。思忖之下,她决定彻底放弃练气功

从那天开始,我母亲不再熬夜,到了晚上马上上床睡觉,让自己没有机会再醒着等待着发功的时候。有时候,她甚至和朋友相处一起,让喧嚣的气氛破坏掉自己练功的氛围。在我母亲刻意的努力下,半夜自动练气功的事情开始不再发生,直至完全消失

等到我母亲终于来纽约与我见面的那天晚上,我俩彻夜未睡,聊不完的各种事情,讲述着离别多年的各种思念。就在那天晚上,我母亲给我讲述了她的这个故事,听得我毛骨悚然。如果不是我母亲的亲身经历,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气功,什么天眼。我还记得那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在我纽约东城的公寓楼里,我母亲与我面对而坐,在寂静之中讲述这个故事的始末。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手的振颤。我禁不住仅仅握住她冰冷的手,希望她能够感受到我手上的温暖。然而,当我碰触到她的手时,仿佛触电般的,我感觉到一种难以言状的颤栗,仿佛一股细小的电流在我们相握之中迅速流过,穿越了时光与空间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神鬼不信的我,而是一个经历过人生的沧桑,相信前世今生的灵魂相遇的我。当我今天讲述这个已经被我淡忘的往事的时候,我相信,我母亲与我父亲的灵魂曾经在她极度思念他的时候再次相遇,冥冥之中,圆了她多少次在梦中隔着玻璃或者隔着时空看到我父亲时候的情景。也许在前世今生的门槛上,我们都是穿越时空的灵魂,在人生的路途上扮演者不同过客的角色,恍然之中,我们与人流中的某人擦肩的时候,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应。据说,前世的相遇就是今生的重逢,多少个在前世曾经在一起做过至爱亲朋的灵魂在今生的轮回中依然不断追寻着彼此,会再次在每一个重逢的相遇中又成为朋友。想想,我们每一个人的相遇都未必是偶然,就像我们每一个朋友隐约都会与我们曾经认识或者即将认识的人在过去或者未来的某段人生旅途中交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9a90350102voze.html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