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河北周易研究会会长张志春学术不端的通报

011年1月,张志春年满71岁,恰逢河北省周易研究会进入换届年。按社团组织有关规定,当了三届会长的张志春不能再出任会长。其实在出任第三届会长时,张志春早已力不从心。他患有脑疾两次开颅,现在头顶上用钛合金板覆盖,随时要做第三次开颅手术。正因为如此,周易研究会中对张志春的种种意见都未曾公开表达,都担心让张志春的脑疾复发。在兔年春节后的换届活动中,张志春令人意外地高调活动,全然不顾他脆弱的身体状况。于是关于张志春人格、治学和治理周易研究会的是非都浮出水面

一、易学伯乐成就了邵伟华的破冰之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张志春在河北省花山出版社当编辑。偶然的机会邵伟华的书稿《周易与预测学》落到张志春手中。几经波折这本被称为当代数术文化破冰之作得以公开正式出版。由此中国大陆的周易研究从儒家文化的哲学层面向周易的卜筮层面展开,而且一发不可收。传统文化中各种卜筮流派的经典著作和当代学者们研究著作得以面世。卜筮文化的普及程度超过了历朝历代,张志春当之无愧的成为易学伯乐。在完成了《周易与预测学》的出版后,他又写了邵伟华易学研究经过的传记《未知之门》在全国影响很大。当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政治气候下,张志春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正因为如此,张志春赚足了人气。1994年张志春成立河北省周易研究会,一呼百应,得到了许多赞助。邵伟华当时已经成为易学名人,从西安搬到鄂州、深圳发展。为了报答张志春的知遇之恩,邵伟华自费飞到石家庄为河北周易研究会的成立大会捧场。而且连作两场学术报告分文不取。其中有一次是在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礼堂做的,影响很大。伯乐、破冰,是张志春的社会形象

二、成也奇门败也奇门,学术不端只能花开墙外

1994年河北省周易研究会成立时,定性为“易学爱好者的组织”,只要你喜爱周易,不管你的预测水平如何,都可以来参加。因为会长张志春也只是个爱好者,在为邵伟华审书稿时学会了点儿“六爻预测”。学会上下都希望在邵伟华“六爻预测”的基础上突破。当时学会有一项使命就是寻访河北的民间易学高手。这时有会员把邢台市的张岩客介绍到学会,张岩客当年40岁年富力强,掌握着祖上传下来的奇门遁甲预测术。当时虽然也有人著书介绍奇门遁甲,如郭志诚的《揭开奇门遁甲之谜》。但是只介绍预测原理,没有预测的实例,包括古书奇门遁甲的案例极少。张岩客高中毕业的文化程度,除了家传外还师从邢台民间易学高手王修义。他有几十年的预测实践,手头有大量的预测实例。于是张志春以周易研究会的名义请张岩客到石家庄任河北省周易研究会副会长。1994年春天,张岩客在石家庄军械学院招待所住了4个多月,完成了一部奇门遁甲书稿,其中有奇门遁甲的基本理论,起局方法和100多个预测例子。原计划走当年邵伟华的路,书稿由张志春审阅后在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次张志春不愿只当伯乐,帮助张岩客出版他的专著,提出要合作写书,让张岩客教会他奇门遁甲预测术。张岩客并不保守,在石家庄军械学院招待所住的4个月中,张岩客不仅完成了书稿也教会了张志春起局。当时,张岩客使用一个道具来起局---奇门遁甲盘,这是一个四层的圆盘,分别代表地盘、星盘、门盘和神盘;还可用上起局,这都需要极强的记忆力才保证不出错,张志春使用不了。张岩客为他设计了在纸上用米字格或井字格起局的办法。张志春使用在纸上用井字格起局。在张岩客手把手的传授下总算学会了起局(张志春后来竟说井字格起局是他的发明创造,周时才70年代就是用井字格)。三个月后,张岩客询问书稿出版事,张志春说还在审稿,后来张志春把书稿退还张岩客说出版不了。然而,在退回张岩客书稿的同时,张志春在周易研究会的会员中开始举办奇门学习班。不过第一期学习班,只是讲了奇门遁甲起局方法和几个古代例子,当时张志春也不会用奇门遁甲的方法来预测事情。张岩客的书稿虽然未能出版,但是他教会了张志春和一批会员奇门遁甲起局的方法和奇门遁甲的研究思路,完成了奇门遁甲启蒙教育。周易研究会副会长杜新会、秘书长瑞民和刘成云、张顺良、王建国等一些会员,就是在学会起局后,把研究六爻多年的小组转而研究奇门遁甲,特别是研究奇门遁甲在当代社会中的应用,他们聚集在杜新会的工作单位:石家庄市生产资料公司的一间办公室,参阅郭志诚的《揭开奇门遁甲之谜》、《奇门法窍》等当时很少的资料,每周一、二次进行研讨。由于杜新会、王瑞民为首的这个小组成员易学功底深厚,能够触类旁通,在奇门研究上很快就有了进展,而且积累起一批预测实例。在他们活动了一年多以后,张志春知道了,要求加入进来,张志春在参加小组活动时做了大量的记录,后来张志春整理这些资料以自己一个人署名的方式出版了《神奇之门》。这本书让张志春从易学伯乐“飞跃”为奇门大师,在全国出了名。《神奇之门》把古代的奇门遁甲预测术与当代社会生活紧密结合,使奇门遁甲术焕发了青春。这本书又是以教材样式编排,适宜不同易学水平的人自学,因此奇门遁甲术很快走进了寻常百姓家

对于张志春来说可谓“成也奇门,败也奇门”。《神奇之门》出版后,张岩客气愤不已,认为他遇见了张志春这个“黑编辑”。我的书稿放在他手里“审”了一年,其间我手把手教会他奇门起局方法。到头来我的书稿退回来说出不了,他倒自己出了书,天理难容!杜新会、王瑞民、刘成云等奇门研究小组成员也十分惊讶,他们的会长竟然会明火执仗地把集体的智慧,大家几年的积累一把夺过来放在自己名下,当成自己的研究成果。如果不是奇门研究小组成员的大度、宽容,凭张志春自己是根本写不出《神奇之门》的,书中的例子都是1995年至1997年间奇门小组研究总结的产物。杜新会们十分希望张志春会象当年对待邵伟华那样,利用在出版当编辑的职业优势,帮助奇门小组完成出书的愿望。谁知这次张志春的职业优势用在了歪处,令人失望。奇门小组许多人后来回忆说,其实张志春早有心计,在张志春参加奇门小组活动后,石建和也来参加,张志春对石建和的参加十分敏感,指示奇门小组不要让石建和来。在奇门小组中,只有张志春和石建和是大学文科专业毕业,当过领导秘书,记录、整理、成文,是他们的长项,如果石建和来个捷足先登抢先出了书,张志春就没有机会了。张粤、王庆丰、高海东参加进来是更后来的事儿

《神奇之门》的出版让张志春盛名天下。一些易学组织评选他为当代易学十大名人之一,邀请他参加全国性和各地方的易学会议,在主席台就座,都以能请到张志春为荣。然而,《神奇之门》出版后在河北省内特别是周易研究会的会员中威信扫地,并引起公开冲突。周易研究会第一任秘书长曹广志和张志春是北京大学的同学,在河北省文联工作,在成立周易研究会出了大力,曹广志还是省民俗学会的秘书长,对学术道德十分看重,做学问,先要做人。对张志春出书不署张岩客及大家的名字很看不惯,因此,俩人开始产生矛盾。周易研究会还有一位在张志春患病往返于京石两次开颅期间,主持工作的副会长李兆跃,是河北经贸大学的退休副校长,因在高校工作,对学术道德也同样看重。曹、李两人曾公开批评《神奇之门》出版的事,认为这本书反映了张志春的学术不端,如果在高校和文联系统发生就是丑闻,希望张志春用恰当的办法予以弥补。在曹、李两人看来,张志春未能独立完成奇门遁甲术在当代应用这样一个课题,是张岩客、杜新会、王瑞民等一批周易研究会的会员共同努力才得以完成,张志春利用他的职业优势出版专著,应当在署名上,在前言或后记中反映集体研究的本来面目,他只是作为执笔人完成了这部书稿。张志春隐瞒了历史就是欺世盗名,既使在一个群众团体中也不应该发生。张志春粗暴地对待曹、李两人。最后张、曹、李三名副会长先后愤然离开周易研究会以表示抗议。三、蜕变成易学商人的张志春为经济利益全然不顾会长的脸面。 张志春学术不端 行为近几年没有再引起争议,因为谁也不愿身负一位年近古稀老人脑疾复发的责任。就是2009年张志春在他的新书《易学传真》中写出这样的话:“奇门遁甲研讨班结束后,我又找了杜新会、王瑞民以及王建国等几个学习好的会员,组成了一个研讨小组,带领他们,利用节假日一起对奇门遁甲在现实生活各个领域的应用进行研讨和检验,取得了比较丰富的预测经验”。真是弥天大谎,歪曲事实让许多当事人气愤不已,想找张志春理论,考虑到他的身体欠佳又那么大年龄了,最终想想给他留点儿面子吧,也就作罢了。然而,在张志春笔下,昔日一起研讨的易友,变成了大师与徒弟的关系。实际上,张志春在完成《神奇之门》后,虽然又出版了他称为《神奇之门》的高级版,但是已经没有新意了。这时的张志春已蜕变为易学商人。《神奇之门》出版后,易学界流传“学奇门,到河北”,广大读者要求河北省周易研究会办奇门学习班,特别是自学完《神奇之门》的全国各地学员要求办“提高班”、“高级班”。办奇门班,特别是以研究会名义办奇门班,颇有影响力,但是张志春独自完成不了讲课任务,于是又请来杜新会一王瑞民一王建国一王庆丰四人来帮助讲课。讲课的收入,张志春是这样分配,他独自得60%,杜新会等4人每人各得10%,而张志春对这样的分配还不满意,认为杜新会等人还是沾了他会长名人效应的光。于是又巧立名目让他儿子张红岩,女婿巴军朝一起讲课参与40%收入的分配,学员对张红岩、巴军朝讲奇门高级班的课意见很大,都想把他们轰下台。 2010年以河北省周易研究会名义办的奇门高级班终于被迫停办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