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三家相见龙虎丹法解

海云青飞 点评:道家思想有三家相见丹法,未必是没有养生效果

人元丹法三家相见的现代版本是有些权贵、富豪用年轻人的血液输入体内。这些方法有养生效果,但是效果十分有限,不可能用之实现物种的进化,飞升成“仙”更是无从谈起

现代化的 “丹法” 则是符合物理学原理,用特殊的运动来增加命时,什么是 命时 ?见 海云青飞 著《悟道进化论


龙虎三家”邪伪之术的一点看法

蒲团子

蒲团子按:终于下决心写关于“三家龙虎”的批判的东西了。这篇旧作,先作为前导吧

中国的丹道学说,旧分两派:即外丹术与内丹术。外丹术盛行于唐代以前,其中又有地元黄白点金术与天元神丹服食术之不同;内丹术盛于唐以后,其中也有清静孤修之法与阴阳双修之法的区别。四者虽各不相同,而流传下来的丹经道书,却都是满纸的龙虎、铅汞、阴阳、五行、鼎炉、药火、乾坤、坎离、彼我等代名词,丹经的难读,这也是一个原因。时至今日,外丹术已绝少有人问津,内丹术之清静孤修派方法虽流派纷呈,而其理法已相对的公开。惟有内丹术中之阴阳法派方法,由于历代传授隐秘之缘故,鲜为人知。阴阳法派之实质究竟是什么,历来从说不一,而一些旁门邪说也乘机充斥其间。在今天,一种倍受前人呵斥的,借用古丹经中“三家相见”、“龙虎”等名词以三人同修为形式的方法,却广受推崇,甚至被学者学术“化”为“中华道家文明独有之夺天地造化的瑰宝”,并声称行此道者须“福德胜三辈天子,智慧胜七辈状元”,且比喻其得效之快如同乘飞机,然建立飞行设施设“非有权有势且为亿万富翁不可”。此派主张者自称其法为南宗阴阳法派之正脉,但详观其理论与方法,邪说纷纷,理论支离,牵强附会,实属旁门左道之一种

一、所谓的“龙虎三家”之术

所谓的“三家相见之龙虎丹法”,根据其主张者所言,就是龙(乾鼎)、虎(坤鼎)、丹士三家(三个人)相见的方法。这种方法,虽自明代以来屡有谈及者,然多被丹家人士所贬斥为旁门邪说,因其法不仅不合乎现代医学知识,且为国家律法及社会道德所不允许,并有损阴德。故而奉行其道者,一直鲜有公开宣扬者

近今将此说形诸笔墨者,当属已故 张义尚先生。张义尚先生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所撰《仙道漫谈》一书中,就曾大谈此道之殊胜,并认为此道为“伯阳、纯阳、紫阳、三丰等之真正人元丹法”,“此实为中国文化最塂珍视之瑰宝,环顾全球,无有匹敌之学术”;又云“有龙虎并用者,即是真正最高之内丹法,借灵父圣母之气,阴阳并补,得药结丹,最为稳妥,功无不成……但无大福德与大财力者,大都望洋兴叹”。其在《中国丹道真正筑基法》一文中称:“可惜欲修此道,法财侣地缺一不可,其条件之难,张三丰谓必福德过三辈天子,智慧胜七辈状元。宗法时代,福薄缘悭,千千万万学道人中,又难得有一真知者,何况纵得真法,因缘不偶,亦只好望洋兴叹,抱道而终。”

从张义尚先生这些论述中可以看出,所谓的“龙虎三家”之说可谓是殊胜之极,但是难知难闻难行,非大富大贵大财大势者无力行持。这种“龙虎三家”丹法究竟是什么,张先生在《中黄督脊辨·序》等著述中曾言:“龙虎丹法,从头到尾龙虎并用,火药俱全(龙为火,虎是药),此是南宗正传。举凡筑基得药,至炼己还丹,功法虽步步不同,但始终皆由身外之龙虎运用,修丹者只坐享其成而已。古称金鼎火符之道,以及百二十岁皆可还丹,乃是专指此而言。……龙为火,为童男;虎为药,为童女。此是丹家事实,过去书上,从无人敢明言者。凡知此者,是为已开阴阳之门,必是曾遇道家明人指示者,依此而读正宗丹书,方有入门入”(按:此段引语见2003年《武当》第五期朴玉《浅识丹法“三家四派”——兼致“寻真”先生》),这裏也只是泛泛地述说了“龙虎三家”之术,并没有明确指出具体方法

在近今,最早将所谓“三家相见龙虎丹法”具体方法公之于世者,应是一位佛家密宗的修持者陈健民先生。陈健民先生在其著《曲肱斋全集》第二册《从道家的功夫谈到密法的殊胜》一文“龙虎丹法——三家相见”一节中称:

道家所谓的龙虎丹法,就是一龙(男)、一虎(女)与修行者,是为三家。彼家丹法,是用虎而不用龙。三家丹法本来是最秘密的,《参同契》所说的,就是说此;不过不是明说,非一般人所能知,惟有东猜西猜。其实就是一男、一女与丹修行者,是为三家。所说的相见,实不相见,只能私通消息。其法:三人均隔墙壁,修行者用木箱笼罩自己;女在墙壁之外,行者之前;男亦隔壁,在行者之后。龙用琴凳,虎用剑凳。上通以籥,用龙口气,通虎口气。下通以籥,用虎之气通行者之身。彼此不相见,通的是龙虎二者纯阳之气,以补行者之智慧

(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9月出版《曲肱斋全集》第二册第280-281页。)并且,陈健民先生的文章中还提到了这派修行者在行功之前须服食其他女子之乳的邪径

陈健民先生是密宗的行持者,对这种方法的评价不过是“三家不及四空,因为道家是不懂空性者”,可知这种所谓的“龙虎三家”之术,也是陈健民先生所轻视的

据传,陈健民先生与张义尚先生友善,常相互参究佛道修持法门,故有人认为,陈健民先生所讲的“龙虎三家”之法,得自张义尚先生。然二位先生皆已作古,无法向其本人求证,只能悬而勿论了。陈健民先生的这段描述,虽未敢断定就三家者流所谓的“真传”,但这却是近现代将“龙虎三家”之说形诸笔墨描述最为具体的言论

二、“龙虎三家”的理论依据

所谓的“三家相见的龙虎丹法”之说,虽然被一些人推崇倍至,然而这种方法没有确凿的理论依据,却是不争的事实

主张“龙虎三家”之说的张义尚先生,在其《中国丹道真正筑基法》一文中曾这样说:“本法的主要根据是《内经》的‘形之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之不足者补之以味。”但《内经》中的这两句话含义极为广泛,未必能让人以此而认可“龙虎三家”之说。故而其继曰:“其次是《参同契》、《悟真篇》、《入药镜》、吕祖三丰著作。但这些著作大都满纸铅汞水火,比喻说理的多,而未谈事实,且节次不明。”由此又可以看出,这些丹道名著亦能找出令人信服的言论。于是,张义尚先生接著说:

惟孙汝忠《金丹真传》,把整个金丹功夫如画龙一般画出,只欠明师口诀指出事实,作最后之点睛而已。所以此道高明的老前辈说:‘若能经高人指示,瞭解《金丹真传》的内容,许你是人元金丹功夫的真知者

以此,可知张义尚先生认定《金丹真传》是比较全面阐发“龙虎三家”之说者,但尚须“高人指示”、“明师口诀”,这又不能让人明显地瞭解“龙虎三家”的具体内容。最后,张义尚先生节录一段其认为“说得最直切的”关于“龙虎三家”之说的依据,这就是明代龚廷贤所著的医书《寿世保元》中“神仙接命秘诀”中的一段论述

张义尚先生所引证的内容如下:

一阴一阳,道之体也;二弦之气,道之用也;二家之气交感于神室之中而成丹也。万卷丹经,俱言三家相会,能知三五合一之妙,尽矣!概世学仙者,皆不知下手之处!神室、黄道、中央、戊己之门,比喻中五,即戊也。真龙、真虎、真铅、真汞,金木水火四象,皆喻阴阳玄牝二物也,炼己、筑基、得药、温养、沐浴、脱胎、神化,尽在此二物运用,与己一毫不相干,即与天地运行日月无二也。《悟真》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将乌兔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怎得金丹不解生。’此诗尽言三家矣。千言万语,俱讲三姓会合,虽语句不同,其理则一而已矣

张义尚先生《中国丹道真正筑基法》一文在此段引语之前尚有“过去刻本都有,解放后版,由于编者无识,已被删去”诸语;在其《道家阴阳法派邪正真伪辨》中,在此段引语之后复有“此因作者龚云林(名廷贤)先生与孙教鸾同出于安祖思道之门,故能异口同声若此。这都是道家南宗身外同类阴阳的真旨,而余之亲闻于先师之口者”;一位自称为张义尚先生弟子的学者,在其学术著作中引用此段文字之后云“以上为凿穿后壁之言,乾鼎、坤鼎、丹士为三家相见,殆无疑义”。由此,我们也可以得知,这种“龙虎三家”主张者最根本的理论依据,也就是《寿世保元》这部医书中所载的“神仙接命秘诀”的内容(按:因张义尚先生自称得闻于其师之口,而某学者自称为张先生之弟子,并认为这段话是“凿穿后壁”之言)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现在通行的各种版本《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中,在张义尚先生及其学者弟子的这段引文之后还有一大部分内容:

但周天度数,分在六十四卦之内,以为筌蹄。朝进阳火,暮退阴符,其数内暗合机也

并有口诀、河图数、先天度数、暮退阴符、朝进阳火及行持方法诸节内容。其行持方法云:

塞兑垂帘默默窥,待先天炁至,十六起至四止,就换于左起,三至十七止,即换炉用鼎。在右,自二、四、六、八、十吹嘘,不用上药。右边数尽,即换于左,从一、三、五、七、九、十一行尽功夫,吐水而睡。其药周身无处不到,自然而然也,即淋浴也。……自此得药之后,却行温养火候之功,十月共六百卦,终身外有身矣。却行演神仙出壳之功,一日十饭不觉饱,百日不食不觉饑,尽矣。……此二节工夫,待人道周全方可行之。凡行之时,先令病人仰面平枕,……然后令童女照前数吹之。吹法:先取红铅……临用时以童便化开,滴入橐籥小头口边,入鼻内,将大头令童女噙,使力吹之如上法,病人候吹气即吸入童女气……久久行之,能接补天年……

(按:删节内容,或无甚要义,或语涉邪淫,故删之)这段记述,就是《寿世保元》一书中“神仙接命秘诀”的具体行持之法,其中所谓吹法,即“神仙接命秘诀”前之“疗病橐籥图”中的双鼻孔进气之法(按:“疗病橐籥图”共有分上中下三处吹气,这就是以后“龙虎三家”所说的“三关进气法”,亦即“开关展窍橐籥式”的源流,将另撰文,此不赘述)

“疗病橐籥图”之“三样图器总论”云:

每呵论病者,岁次为呵数,每岁一呵,要足三百六十下数。如病者十岁,每转十呵,要三百六十呵。有零,宁可呵几呵更好,不可缺数。凡去呵气的男女,俱要未呵之先五七日,用好酒、肉、白米饭、与食,补起他的气,方才气完,病者得效更捷。若男子病,用童女,女人病,用童男,壮盛无病者呵之。若丈夫病,用女人呵;妇人病,男人呵,也可

这些,与“龙虎三家”的鼓吹者所说的却是不一样的。究竟是三家者流所见的《寿世保元》的版本不同而无有这些内容呢,还是他们有意断章取义删节了这些内容,抑或是他们把这个做秘诀而不外呢?这也是无法证实的了。但从这些文字看来,我们似乎可以认为所谓的“龙虎三家”之说应该是江湖方士之流一种旁门左道、自欺欺人的说法而已

首先,《寿世保元》是一部医书,而“神仙接命秘诀”一节中理论,虽借用了一些丹道名词及丹诗,但其实际行持者,也只是“童女橐籥呵气”法。这种方法既不合于现代医学科学理论,又有损阴德,所以历来遭丹家所斥责

其次,无论《寿世保元》中的“神仙接命秘诀”,还是“疗病橐籥图说”,都是当时医疗中的一个变通之法,是古代“葱管导尿术”的一个变异,至于效果,恐未必就如书中所述。虽然这种方法被明代以来的一些医家所重视,但其中利弊兼存,用之不当,于患者无益且有害。其实稍瞭解一下现代的生理及医学知识,便可以知道,只要呵气所用的橐籥没有特别精密的过滤装置,其呵入人体的只是一些二氧化碳气体而已,就算有特别的过滤装置,也只是使二氧化碳提纯为氧气而已,但这种方法并不是简单的一个管子就可以解决的,所以不论是童男童女还是成年男女,从口中能吐出先天一气的说法更是不可能的。这种方法在医学不发达的时代,或许有用,但在今天却毫无意义了。这还是对双鼻管呵气而言,至于马口呵气,则百呵百病,无一例外。这更说明把《寿世保元》中的方法来看作“龙虎三家”,只能证明这种方法是一种旁门左道的邪伪之法

再者,“龙虎三家”之说的推崇者每引《金丹真传》之“男不宽衣,女不解带,敬如神明,爱如父母”之语,但从“神仙接命秘诀”中看来,其所谓的“敬”、“爱”却觅之无蹤,只是将直接的接触变为间接接触,而所谓的“橐籥呵气”怎么能谈得上“敬”、“爱”呢?丹家有云:“正人行邪法,邪法悉归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归邪。”“橐籥呵气”之法,在当时医疗条件有限的时代,未必不是一种临机的变通办法,而修道者若为一己之私,用童女呵气做为自身修养之用,是在医学上不得一条途径,而成丹道上的一种邪径

还有,“龙虎三家”之说的推崇者尝言:“此道难言,所谓‘偶来一人两人之知,即获千人万人之谤’。此缘在过去,社会一贯尊儒,假道学辈,如语之同类阴阳,不猜为房中采补之术,即误为用童男童女、吞精食秽等邪行,此阴阳法门之所以成为敏感问题,邪旁辈固不敢公开,而真正知道之士又囿于天律,亦不敢彰著明辩也。”“龙虎三家”的推崇者自然不愿承担“假道学”这个名字了,至于为什么他们所谓的“真正知道之士又囿于天律,亦不敢彰著明辨”,从他们认为“说得最直切”(张义尚先生语)的《寿世保元》之“神仙接命秘诀中来看”,却明言是用童男童女的,而自称为张义尚先生弟子的某学者亦称自己于某匿名江湖丹士那裏所得到的“龙虎丹法”之口诀是“《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所得婆须蜜多女之术及德生童子和有德童女之‘幻住法’”,这更加证明“龙虎三家”所谓的阴阳法正宗就是历代皆受唾弃的童男童女之术,这不仅在律法与道德上不允许,也是有损阴德的。这种方法如何能称“丹道正宗”?难道这就是学术“化”的成果?

另外,某学者因《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中的一部分内容,遂认定“神仙接命秘诀”为“凿穿后壁之言,乾鼎、坤鼎、丹士三家相见,殆无疑义”。但“神仙接命秘诀”中只提到了“三家相会”这个名词,而在其行持方法中只有童女呵气之说,并未见有其他第三人加入。而《寿世保元》之“疗病橐籥图说”在“三样图器总论”中也只是讲两人,并未有三人之说,可知学者所谓的“龙虎并用”、“乾鼎坤鼎”之说,只是强词夺理而已

最后,就是被三家者流所称为“自己一毫也不须作用”、“坐享其成”殊胜效验。这在“神仙接命秘诀”中是这样讲的:“炼己、筑基、得药、温养、沐浴、脱胎、神化,尽在此二物中运用,与己一毫不相干,即与天地运行日月无二也。”如果这就是“龙虎三家”之说的理论依据,那么我们觉得这是很可笑的一种说法。既然炼己筑基与自己一毫不相干,那这还算是炼己吗?到于到了脱胎、神化也与己一毫不相干,更是可笑,这就相当于别人吃饭自己能感到饱一样,这是一种自慰的心理而已。再者,从炼己筑基到脱胎神化都与己(即“龙虎三家”所谓的丹士)毫不相干,那成功与否只在二物中(即“龙虎三家”所谓的乾鼎、坤鼎)而已,那丹士是干什么用的?其实,这就牵涉到了另一个问题,即“飞行设施”问题

某学者比喻“龙虎三家”得效之速,曾言

龙虎丹法则如核电站,释放出了人体乃至细胞的生命能量。再如从广州到北京,清净丹法如同走路,只要方向不错,走一步近一步,许以时日,终有一天要到北京。然而中途遇险,或生病、死亡、年老无力,半途而废亦所在多有,因之学如牛毛,成如麟角。虚无丹法,是靠师传法诀穿越时空隧道,使自身生出双翼淩空飞到北京,此术主对个人心灵素质要求较高,不但要有甚深的定力,而且须明师打破盘中之秘,并非人人有此机遇。彼家丹法是靠别人搭桥铺路、驾车摇船,有求于人且多危险,特别是技术严格非等闲之辈所能掌握。龙虎丹法就如同从广州乘飞机到北京,自己毫不用力而坐享其成,然而建立飞行设施非有权有势且为亿万富翁者不可。丹经屡言法财互施,张伯端《悟真篇后序》亦明言择‘巨势强力’、‘慷慨特达能仁明道之士’授之,皆因龙虎丹法法财难备之故

在某学者看来,丹士只要有亿万家财,且有权有势,能修建一飞行设施就可以直达某地。这种说法是很神妙的,坐飞机只须飞行设施而不须要飞行人员飞机就能自达,这恐怕现在的科学技术还不能达到吧。再者,学者屡言彼家丹法有求于人且多危险、技术严格,那么请问,是摇船驾车的技术含量高呢,还是驾驭飞机的技术含量高呢?再者,坐飞机可以坐享其成,没有危险,但飞机坠落时的生还率又是多少?其实,这些都不是“龙虎三家”的目的,其重点在“非有权有势且为亿万富翁”、“法财互施”两句上。正如张伯端《悟真篇后序》所言,须择“巨势强力”、“慷慨特达能仁明道之士”授之,但如张义尚先生、某学者者,可能算巨势强力?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所谓的“龙虎三家”之丹法,乃是为“巨富大贾”、“达官贵人”所准备的升天之路,其所谓的“坐享其成”、“与己一毫不相干”等语,只不过是江湖骗子的伎俩罢了

从以上我们可以得知,“龙虎三家”是没有理论依据的,而且是将“童男童女”之术谄媚于“有权有势且为亿万富翁”者,其江湖伎俩也就不言自明瞭

三、矫引丹经,难圆其说

“龙虎三家”虽没有理论依据,但跟其他旁门左道一样,也断章取义的引用丹经中的一些言说来诠释自己的方法,但他们所引用的论据,却往往牵强附会,难以自圆其说

“龙虎三家”者每称其为《参同》、《悟真》之的脉,但从古奥难懂的《参同契》中难以找到支持他们说法的论调,而《悟真篇》中可供他们引证的也只有

“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然稀,东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己自居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气,十月胎圆入圣基”

一诗(另有“先把乾坤为鼎器”一首,三家者流亦常引用,但不足以代表三家之说)。 张义尚先生在《道家阴阳法派邪正真伪辨》中这样解释:“其中东三南二,是木火一家,即青龙真汞;北一西四,金水一家,即白虎真铅;戊己自居生数五,明指丹士本身中央神室。两家者流,以东三南二属我,北一西四属彼,连黄婆计为三家,与‘戊己自居生数五’一语显不符合。”且不论张义尚先生所谓的“两家者流”所讲的“三家相见”是否就是指彼、我与黄婆三人,仅从张先生的文章中来看,可知其所谓的三家就是木火汞为乾鼎、金水铅为坤鼎、戊己土为丹士本身,其理由就是《悟真》中 “戊己自居生数五”的“自居”二字。但是,《悟真篇》还有一首诗云:“离坎若还无戊己,虽含四象不成丹。只缘彼此怀真土,遂使金丹有返还。”这裏的“彼此怀真土”者,是指坎铅、离汞各怀戊土与己土,张先生将戊己土当作丹家本人,显与此语不符合。而《悟真篇》中诸如“休妻谩遣阴阳隔”、“好把真铅著意寻”、“万般非类徒劳力,争似大丹合圣机”、“饶他为主我为宾”等很多诗句,也是很难用“龙虎三家”的“三人丹法”解释得通的,可知只用一二语而涵盖整篇《悟真》,显然是牵强的

三家者流亦称是吕洞宾、张三丰一脉真传,遂引吕祖“吾道虽于房中得之,而非御女闺丹之术”、张三丰“此药虽从房中得,金液大丹事不同”,某学者因此下一断语:“丹道法诀中凡于房中得药,又不犯淫的,非乾鼎、坤鼎并用,三家相见的龙虎丹法莫属”。所谓的房中,当指夫妇房闱之中而言。房中家行下乘采补之术,即所谓的“御女”。某学者认为房中家行采补时是两家,而反过来丹家在房中得药,却非要乾鼎、坤鼎并用,这也就是“三家”所谓的“房中得之”者,应是二男一女,或二女一男。同样一个“房中”,却有著如此之不同?但张三丰还有一诗曰:“世上阴阳男配女,生子生孙代代传。顺为凡,逆为仙,只在中间颠倒颠。”生子生孙,是俗世凡道,也是夫妇伦常之道,这应该是不需要第三个人帮忙的,然而要逆修仙道,却需要再拉一个人加入,那“只在中间颠倒颠”又怎么解释呢?又吕祖《黄鹤赋》云:“虽分彼我,实非闺丹御女之术;若执一己,岂达鹏鸟图南之机。”这裏 “非闺丹”则又是“彼我”对待的,某学者的言论与此却不相符合。还有张三丰《注九皇丹经龙虎铅汞论》云:“此龙属阳,自阳一失即一阴;此虎属阴,自阴有宝却是一阳。龙即我之玄关也,虎即彼之玄牝也。”这裏的“龙虎”亦是对“彼我”而言。可见三家者流自称为吕祖、三丰一脉的说法是讲不通的

某学者在引证《悟真篇》“先把乾坤为鼎器”一句时评曰:“证明了同类阴阳丹法不能仅将坤为鼎器,《性命圭旨》中也明示了龙虎交媾鼎器图,其中戊己为丹家本人,龙虎为乾坤鼎器。”《性命圭旨》确有“龙虎交媾图”,但无“龙虎交媾鼎器图”,但“龙虎交媾图”下尚有“龙虎交媾法则”一节,其曰:“夫人也,坎离交则生,分则死,此理之必然,无一人不知此者。盖离为阳而居南,外阳而内阴也,谓之真汞;坎为阴而居北,外阴而内阳也,谓之真铅。故紫阳真云‘日居离位反为女,坎配蟾宫却是男’,此言坎之男、离之女,犹父之精、母之血也,日之乌、月之兔也,砂之汞、铅之银也,天之玄、地之黄也。此数者,皆指示龙虎二气也。《参同契》曰:‘离己日光,坎戊月精。’故离之己,象龙之弦气也;坎之戊,象虎之弦气也。夫戊与己,是黄庭真土之体,因太极一判,分居龙虎二体之中……原夫龙之情性常在于戊,虎之情性常在于己,只缘彼此各有土气,二土合併,而成刀圭,是以坎离交而地天泰,龙虎交而戊己合也。戊己合为一体,则四象会合而产大药也……”可见,“龙虎交媾法则”所论是将戊己分居于龙虎二体的,这段“法则”即解释“龙虎交媾图”,可知某学者所持“三家”、“乾鼎、坤鼎并用”之说是牵强附会、难以自圆其说的

通过这些,我们更可以看出,“龙虎三家”之说的主张者们,只是在玩弄文字,这与江湖上旁门左道、借道行骗者无异。只不过今天的“龙虎三家”,挂著一块“学术”的招牌而已

四、“三家相见龙虎丹法”的流派

所谓的“三家相见的龙虎丹法”,既涉邪伪,又无理论根据,是否能名之为“丹法”,自不待言。但这种所谓的“三人丹法”,在历史上却不止一种,然“三人”大约都是“二人”的一种变相。兹略陈如下:

第一种,即“隔体神交法”。这种方法,即所谓的“男不宽衣,女不解带”之法,而且是真正的不宽衣不解带,不象现在三家者流所说用器具的方法。最早见诸文字的,可能是《金丹真传》一书。《金丹真传》中曾有两处提到:一处是《金丹真传》正文“筑基第一”李堪“疏”中所云“补之之时,神交体不交,气交形不交”,另一处是《金丹真传》附录中《修真入门》一篇中谈鼎器开关时所言“其用之时,神交体不交,气交形不交,敬如神明,爱如父母”。这种方法,是指男女对坐,互不接触,同用一种法诀。这是清静法与阴阳法调和的一种方法,被有人称为“双修双成”之法,事实上这是清静法门,与南宗阴阳派的观点不同。其中虽有神思之运用,但不涉邪伪,更不用童男童女及服食污秽。这种方法发展到后来,还出现过“千里神交”之说。明代丹家陆西星认为这种离形交气之法“皆邪师曲说,以盲引盲,穷年皓首,迄无成功”云;清代丹家陶素耜亦称之法为旁门小技,乃后世方技之流以盲引盲致。克实而论,这种方法虽非南宗阴阳之正脉,但却是于人无害的,至少不是丧德败行之术。后来这种方法被“龙虎三家”者所用,并出现了三人同修之法,即童男、童女与丹家面对而坐,成三足鼎立之势,或是相互牵手而坐(他们称其为“左牵龙,右牵虎”),丹士用自己神思运用其间,以图得药结丹,即所谓“交神”、“交气”,谓之“三家相见”。这种方法也是没有丝毫接触的,与《寿世保元》中方法绝不相同。这种方法虽也属旁门左道,但是是现在所有关于“龙虎三家”之说中危害最小的一种

第二种,即“坤实成坎,取坎填离”之法。这种方法的文字记载,见明万历年间李文烛《悟真篇直注》,有两种说法,一为“两人”,一为“三人”,两种有联系,皆来源于房中采补之术。李文烛注《悟真篇》绝句第五十七首“三才相盗”时云:“地形六画,其体本空,因与天交,盗得一点神水,始变为坎,才谓子活子时。所谓人盗乎地,宜及此时,盗取坎中这点神火乾金,向家园下种。”又注律诗第五首“南北宗源翻卦象”时云:“先天乾南坤北,乾宫一点神火翻入坤宫之内,坤遂变而为坎,坎宫两品至药翻入离宫之内,离遂复而为乾。”后来主张两家者认为,乾中一爻入坤腹,乾为离而坤为坎,离取坎中爻而还乾体,亦有用此说解释丹经“小往大来”之旨而招摇过市者;三家者流认为,乾中一爻入于坤腹,坤遂为坎,而丹家(离)取坎填离,返离为乾,亦有将此法称为“乾鼎启动之术”者。然无论从两家还是三家,李文烛的这种方法都是将房中下乘采补术的方法附会到丹经中来,所以 陈撄甯先生对李文烛的著作尝评曰:“李晦卿(即李文烛)所作之书,无论黄白术或阴阳法,皆是杜撰捏造,自欺欺人。”

第三种,即“橐籥进气法”。“橐籥进气法”始于何时,未能详考,但最早见于记述者,当是《寿世保元》中的“疗病橐籥图”一节。龚廷贤《寿世保元》中用“橐籥三进气法”来治疗疾病,而且用的是“单进气法”,即一人进呵气之法。《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也是用“橐籥进气法”,且用的是双鼻孔进气法,即将 橐籥插入鼻孔中,由童女吹之,而病者吸之。至明崇祯年间俞俞子《道元一炁》中将此法归为“十不正”之道,但独对“少女三进气”等法认为“得已清静接引,庶几不邪”。清康熙年间刊刻的汪启贤辑《济世全书》“添油接命金丹大道”中,始见有“双进气法”明确记载。其行功之时隔板壁、隔幔帐、隔屏风等为隔体之法,与陈健民先生所述“三家相见龙虎丹法”基本相同。然而汪启贤《济世全书·添油接命金丹大道》大部分内容是讲房中采补,其中橐籥进气只是一小部分,且分为单进气与双进气两种,其主要是在橐籥的铸造上有较多的介绍(关于橐籥及进气法等,另文说明,此不赘述),也是用童男与童女,并有吞服秽质、服壮阳药物等邪径。今日传得沸沸扬扬的“龙虎三家”之说,就是此派之流裔。虽然今天推崇“龙虎三家”的人称“三家相见的龙虎丹法”是《金丹真传》一脉,但究其实际,却与《金丹真传》并不相同,而是医家治疗方便门龚廷贤、汪启贤之流传(关于《金丹真传》的问题,亦将别文评述)

还有一些也称之“龙虎三家”或“三家”的“三人丹法”,然都不出此三种之范围

五、“龙虎三家”之说的历史背景臆猜

今天所谓的“龙虎三家”之说,其有关记载,大都来自于明代,虽然与今天的宗旨不同,但却是今天“龙虎三家”的源头。而今天“龙虎三家”说所依据的《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金丹真传》等,也出于那个时代。至于这种说法的成因,我认为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文人的演绎。宋明时代,三教合一的思想比较广行,不少知识阶层的文化人物,从养生、养性的角度,来接触道门内丹术。文人研习丹道的结果,一是丰富了丹道的理论,使丹道从学理上更为清晰;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古丹道传承的关系,使一些文人在未能得传的情况下,对丹经的隐言譬喻望文生义,自然一些异端之说易于掺入丹经。如李文烛所注之《参同》、《悟真》,理论确有特别之处,但方法则是房中术的一种变相;又如丹书中有“须用同心三个人”等语,遂有人便解释为丹道须三人同修,也就出现了“三家相见龙虎术”的“三人丹法”;又如将丹经中的“婴儿”、“姹女”等名词,附会为童男童女,随之有了童男童女呵气、采补等邪术。这些都是文人解释丹经所带来的弊端。其实这在当今也是不能避免的,比如的阴阳法派,在很多学术著作中就被当作房中术解释的

第二,理学的思潮。宋明理学家所提倡的“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潮,到明代时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理学的发展,使本修持阴阳法门的丹士,或转修清静,或深隐不露,更有一些人士便于清静、阴阳两种法门中间演化出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方法,既不离阴阳,又不失清静,如“隔体神交”法,但这种方法其实是清静法的一种变相而已。《金丹真传》中的方法,或许就是产生此种社会情状之下。(按:今天“龙虎三家”者流所谈《金丹真传》中的方法,与《金丹真传》原书不符。)

第三,房中术的变革。房中术自古就有,在《汉书·艺文志》中将房中与神仙、医经、经方共列入方技类,可知神仙之术与房中之术自古就有区别。汉代以前的房中术,主张“节宣之和”的调节之术,他们认为,如果能调节好夫妇房室之事,可以使人寿命得以长久。这一时期的房中术著作比较严肃,没有淫秽的内容。自汉末魏晋至隋唐五代,房中术逐渐由过去的“节宣之和”,演变为“御女”、“采补”、“还精补脑”等方法,失去了汉以前房中术的意义。至于宋明时期,理学家“存天理,灭人欲”思想的流布,房中术也出现了两极分化:一是逐渐趋于禁欲,一是变本加利的纵欲。这一时期房中术中出现了很多的奇技淫巧,并流传出很多这方面的著述。 萧天石先生《道家养生学概要·谈房中家与房中术》记载:“据《青城别录》载,历代房中家之可考者,凡三百五十九家,其中可列入淫秽典籍者尤众……不堪一目者不少。据《隋志·经籍志》所载道书三百七十七部中,房中只占十三部,计三十八卷。故《青城别录》中书,或多为宋明以后人所著,盖亦愈后愈下,而渐失性之正也。”而《修真演义》、《既济真经》、《三峰秘诀》、《摄生总要》等房中术著作,也被很多人误认为丹经

以上三端,大约就是“龙虎三家”之说产生的历史背景。而一些没落文人,由于仕途不第,亦撰写了大量的情色文学作品,对一些邪说的产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所以,“龙虎三家”之说,也就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

六、“龙虎三家”之说盛行今日的原因初探

“龙虎三家”之说,一直颇受丹家之批评,而在今日,却被挂上学术的名义,极力鼓吹,其间原因,也大概有以下几个

首先,跟张义尚先生的推崇不无关系。张义尚先生的弟子海印子在一篇文章中曾说,张义尚先生因为很多研究阴阳丹法的人,迷于房中术而误认为阴阳法,故张先生申言力辟之。破迷返正,本是丹道人士应尽的义务,张先生此举本无可厚非。然而,张义尚先生却根据师传,将《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中旁门邪术认为阴阳丹法之正宗,是从一个极端,走入了另一个极端。当然,张义尚先生的这种情况,在古时很多见,大多是因为对师传惟命是从,不加分析所致。须要说明的是,毕竟张义尚先生是一个主张实修者,虽然他对“龙虎三家”之说推崇倍至,并称其为“环顾全球,无有匹敌之学术”,但还是说了句“我闻如是”。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是值得钦仰的。本文虽然极力反对张先生之见解,但并未轻视其人格

其次,学术“化”的结果。某学者先于一匿名丹士处得“《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所得婆须蜜多女之术及德生童子和有德童女之‘幻住法’”,后被其另一丹道老师斥为邪术,转而又得张义尚先生《东方绝学》一书,因与匿名丹士之言互补缺失,学者即“惊为天成”,遂认定“龙虎三家”邪术为丹家阴阳法派之正宗。当然,学者未必就肯信此,从其学术著述中可知其目的或在于用学术手段逼迫他们拿出丹诀,而“志在超越前人”而已。但此邪术一经学术“化”,即兴风作浪,炫人眼目。此学术“化”之“贡献”

再者,古籍之流失。“龙虎三家”邪术,明代以来的书籍上多有记述,但从清末中国历受兵祸,很多书籍流失于战火。新中国成立后,又有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场劫难,很多书籍亦被付之一炬。即如医书《寿世保元》“神仙接命秘诀”一节,由于各种原因,在解放初的整理本中亦被删除。所以一些异端邪说也是考之无据了。又有一些正道人士,有感于这些邪术有害于人,遂甯毁毋传,如郑观应对待《道元一炁》、《锦身机要》二书之慎重。这本是一种善意行为,而却被一些邪伪之徒所利用,故有奉邪术为正道,招摇于市者

此三者,或即为“龙虎三家”邪说行于今世之缘故

结语

我不是学者,也不是搞学术研究的,既没有“三辈天子之福德,七辈状元之智慧”,更非“有权有势的亿万富翁”,所以对“龙虎三家”这种“大富大贵”、“有权有势”之“丹道”口诀,自然也无从得闻。只是从“龙虎三家”主张者的文字中,得知其将童男童女之术这种损人不利己、有损阴德的方法,冒充丹道之正宗,并被学术“化”为“中华道家文明独有之夺天地造化的瑰宝”,这是对丹道学问的亵渎。古人有云:太上立德,其次立行,其次立言。丹道学问更以“德”为首务,而将败损阴德之术作为丹道正宗,实是丹道之大不幸,诚先贤所谓“大道之厄,斯人为之”也。故就自己的看法,发表一些意见,供同道参考。倘有同心默契者,固引为知己;或有反对我之意见者,亦请权当是我的“癡人梦语”罢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012c090100i31i.html

(2010-05-04 08:13:12)

2021-02-06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

海云青飞,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唯一破解了生命进化规律的人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