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认字是骗局吗?耳朵认字真实,可能是右脑功能,宫哲兵

耳朵认字真实,可能是右脑功能作者:宫哲兵(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益 生 文 化 (2012-01-04 10:17:17)

1979年,我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人民日报》上刊登了四川省一位小学生唐雨用耳朵认字的报道。不久,全国各地发现了一大批会用耳朵认字的儿童,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当周围人都坚信不疑的时候,我略带一些怀疑,因为没有亲眼见到。20年以后,许多媒体又刊登了文章,认为耳朵认字从来就是假的,是魔术,是伪科学。这时候我有一点逆反心理:或许有些耳朵认字的真的。跨过了一个世纪,又过了10年,2009年初冬,因为一个机缘,我走进云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室亲自参与儿童认字的培训班,解开心中30年既未肯定也未否定的一个跨世纪之谜。谜终于解开,我肯定了儿童耳朵认字是真实的。根据亲自看到与听到的,我认为耳朵认字可能并不是特异功能,而是右脑的功能。但这只是一个灵感,一个假想,还需要下一步的科学实验才可以证实

一、走进云南大学科学馆

2009年12月5日上午11点整,我们走进云南大学科学馆416室。云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室负责人罗新教授主持,朱念麟、张一方、杨全等教授参与。参加这次耳朵认字培训班的儿童有7人,这些儿童基本上全部有家长陪同,家长对这一培训给予支持与配合。7人情况如下:

何孟珊,女,9岁,小学4年级,第5次参加 冯懿文,女,7岁,小学1年级,第1次参加 马跃圆,女,8岁,小学2年级,第3次参加 赵凯爱,女,10岁,小学4年级,第1次参加 尚方剑,男,13岁,初中2年级,第1次参加 柳国师,男,11岁,小学4年级,第1次参加 尚艳玲,女,13岁,初中2年级,第3次参加

罗新教授说明了参加认字活动对于提高智力的好处,介绍了认字的方法:放松,安静,自然。为了显示公正客观,请我这个外来人在小纸片上写上阿拉伯数字、简单汉字与图案,分为红色与蓝色的两种。纸片正方形,边长2厘米,淡黄色,对折再对折或揉成一团,交给这些儿童。儿童们面对着我围坐一圈,将纸条放进耳朵,有的聚精会神地想,有的交头接耳地说话,有的在会场上乱跑。辅导员张文华、王玉清不时地对孩子们进行辅导,管理,监督他们不要作弊。桌子上摆着水果点心给孩子们吃,还有各种文具玩具,是对冠军的奖品

二、耳朵手心真能认字

第一次来参加活动的冯懿文认出了耳朵内的一个三角符号,仅仅用了两分钟时间。她登记在作业本上,然后将耳朵内的纸片取出来让我检验。那个纸片迭了很多道,是有难度的,我一层一层打开,费时也费事,终于展开了,上面果然写着一个三角符号。第一次就认对了,冯懿文很高兴地朝坐在一边的母亲一笑,举起小拳头,朝天空一击,发泄了兴奋,母亲也响应,举起拳头一挥。何孟珊告诉冯懿文,手心也可认字。于是冯懿文将揉成一团的小纸片握在手心,思索着。3分钟以后,冯懿文兴奋地宣布,她又认出了一个字:“8”。这一次她把结果登记在作业本上之后,请朱念麟教授检验,结果完全正确。第三次,冯懿文只用了1分钟,用手心认出了第3个字:“9”。检验完毕,她看见母亲竖起拇指,高兴地扑到母亲怀里

为了实验识别颜色的能力,我在一张小纸片上用红色圆珠笔写了一个“大”字,迭好后交给冯懿文。她握在手心,用3分钟认出红色的“大”字。我又在一张小纸片上用蓝笔画了一个三角形,内里用红笔画了一个圆圈,揉搓后交给她,她在手心中握着,3分钟准确地在作业本上画出了外三角内圆的图形。除何孟珊外,其他几个儿童没有这么幸运,马跃圆在2分钟后认出一个字“A”,打开纸片一看,是“8”,错了。不久后认出一个“4”,但纸片上是“8”,又错了。她没有气馁,坚持去认。张文华老师很善于帮儿童放松,拉拉手,拍拍头,捏捏肩,按摩腿,并且在耳边说几句悄悄话,从心理上辅导他们。马跃圆终于在半个小时以后悟出了方法,一连认对了好几个,如“3”、“23”,还能够识别颜色。赵凯爱、尚方剑等其他四人很认真地想啊,认啊,有时用两手蒙住脸,有时趴在桌子上,那种渴求与迷茫的表情真感人。他们半个小时才能认出一个,往往都错了。我替他们惋惜,无力去帮助,罗新教授总在鼓励他们,说比较接近了,快认出来了。冯懿文一上午认出了10个字,全部正确,没有作弊。其中一些是用耳朵认出来的,一些是用手心认出来的。其中有三个是带颜色的,她全部能够辨认。一个普通儿童,第一次参加,就能取得如此成绩,可见耳朵认字并不难。不过也有一些儿童一上午认不出来一个字,可见这种能力在儿童身上有很大的差异性

三、离体认字,意念致动

何孟珊因为一向成绩优秀,这次她训练的项目是离体认字。将写有文字的纸片迭上几道,放在一个长形的塑料药瓶里,药瓶放在一米外的桌子上,让何孟珊辨认。只花了2分钟,她认出药瓶里的字是“83”,正确。又花了3分钟,认出药瓶里的字是“五”,正确。增加难度,辨别颜色。花了3分钟时间,何孟珊在无作弊的监督下,离体认出了纸片上的红太阳图案,交给我检验。我打开纸片,上面用红笔画了一个小圆,周围有七条闪光。我问她,是红的还是蓝的?她肯定地回答:红色的。又花了2分钟时间,她离体认出了两个字“学生”。我问她:是什么颜色?她准确地回答:“学”字是红的,“生”字是蓝的。进一步增加难度,意念致动。桌子上摆着一个烟盒,烟盒里放着五支烟,分别写有1、2、3、4、5数字。烟盒被透明胶布粘贴,不能打开。罗新教授让何孟珊用意念从烟盒里取出一支,拿在自己手里。何孟珊坐在离桌子一米远的椅子上,两只眼睛盯着烟盒,精神很集中,嘴里喃喃自语。大约不成功,她换到对面方向的椅子上,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烟盒。我问她看见了什么?她说看见里面有烟。问她有几根?她说5根,正确。又问她看到烟上有什么?她说有编号。问她有什么编号?她说看见了2、6、7、8,只对了一个。她告诉我们,她看见有1根香烟在空中旋转。朱念麟教授对她说:你必须下指令,命令它定在那里。张文华老师对她说:你要悄悄走过去,一把抓住它,抓在自己手里,就成功了。何孟珊此时的眼神很疲惫,说话很烦躁,她越来越没有信心,眼看上午的活动要结束了,我问了她一句话:你在哪里看见了旋转的香烟呢?她说:在额头上,有一个小屏幕,我在小屏幕上看见了空中有一支香烟在旋转。关于这个额头上的小屏幕,成为下午大家询问与讨论的重要话题

四、 额头有个小屏幕

下午,冯懿文用耳朵与手心认字,还像上午一样又快又准,母女俩沉醉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喜悦中。与冯懿文形成对照的是赵凯爱,她的父母没有来,她沉稳而坚毅,用很长时间认出一个字,每个字都正确无误。认出来了,脸上并没有喜悦,又马上开始认下一个字。我问冯懿文,字是怎么认出来的?冯说:额头出现一个小屏幕,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字,这个字就是答案。我问,这个屏幕像一张不动的白纸,还是像闪闪的电视屏幕?她回答说像一张不动的白纸。我问她屏幕上的字有没有颜色?她说有,可以显现红色的或者蓝色的字。何孟珊说,只有让自己安静下来,才能出屏幕。每次出现屏幕之前有预兆,她的两只手会发麻,两只腿也会轻微发麻。我问这个屏幕是在额头的前面,还是在额头的后面?她说紧贴着额头,在前面。赵凯爱说,她的前额有一个闪闪的屏幕,屏幕上的字看不太清楚,有的看清楚了,结果又不对。她后来改成用手心认字,前额的屏幕反而变清楚了许多,认对了一个字。她说,小屏幕贴着额头,在额头的后面。马跃圆说前额有一个小屏幕,认字是在小屏幕上认出来的,不过屏幕更像电视机的屏幕。并不是每个儿童都能形成额头上的小屏幕,今天来参加活动的尚方剑、柳国师,就没有形成这个小屏幕,他们花一整天的时间,认出了一两个字,但检验证明是错的,他们还没有掌握耳朵或者手心认字的能力

五、隔书认字

下午,何孟珊接受一项新任务,隔着书本,认出书中某页某行的某个字。正好我手里有一本自己的著作《以道治国:道德经新译》,世界道学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8年出版。这本书厚216页,我选择了第95页最下面一行从左数第一个字“多”,让她去认。何孟珊要求将书交给她,她拿在手上摸着,看着,但不能翻看。我们都注视着她,防止有作弊的可能。她的双眼一会儿盯着天花板,一会儿直视着我,我与她两眼对视很久,仿佛她想从我的眼睛里看出答案。而我很喜欢看她的眼睛,沉静,聪明,神秘。半个小时过去了,看样子她很困难,我们于是降低了难度,我选择了第1页最下面一行从左数第一个字“他”。说是第1页,实际上是第7页,前面有封面与目录。当着我们的面,时间不长,大约8分钟,她认出来了,写在她的作业本上:“他”。完全正确,这比起离体认字难度也不小。因为她必须从许多页中挑出第1页,要从第1页中挑出最下面一行。要从最下面一行中挑出从左数第1个字。朱念麟教授问: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她回答:在额头屏幕上看见的。朱问:屏幕上书在哪个位置?她答:在桌子上。朱问:屏幕上出现一个字,还是一行字?她答:一行字,我从一行字中认出了第1个字,我还听到了“他”的声音,这使我更加确认就是这个字

六、新发现:声音与图像

何孟珊认出一本厚书中的某页某个字“他”,一方面是额头小屏幕提供了这个字的形体,另一方面是听到了“他”这个字的读音。赵凯爱用手心认出了一个折迭三遍的纸片上的字:“海”。她告诉我们:额头小屏幕上显现出“海”的字形,她还听到了大海波涛的声音。马跃圆训练辨认药瓶里小纸片上的字。起初药瓶放在一米外的桌子上,她认错了几个字。后来她将药瓶握在手里,就认出来了,准确率很高。这时我写了“观音”二字让她认,她用3分钟的时间认出来了,在作业本上写了“光音”两个字,一对一错。我发现“光”与“观”同音,就问她是怎么认出来的。她说:小屏幕上有字的形体,不是很清楚,我听到了读音,根据读音写出来的。她天真地问坐在旁边的妈妈:“光音”是什么意思啊?妈妈回答:一个人,噢,是一个神。马跃圆听了妈妈的话以后马上说:我还在小屏幕里看到了一个人的形象。儿童在用耳朵或手心认字的时候,有字的读音与字义图像,我对这一新发现非常重视,并对在场人员说了。他们马上补充了一些事例。罗新教授说:有一次,当孩子用耳朵辨认“佛”这个字时,看到了佛像,佛像周围还闪着金光,于是他说这个字是“佛”,正确。杨全副教授说:有一次,孩子用耳朵辨认“师”字的时候,小屏幕上出现了自己学校老师的形象,所以他说这个字是“师”,正确。张文华老师说:有一个儿童基本不识字,让他用耳朵辨认“海”字的时候他听到了大海的波涛声,又在额头屏幕上显示了大海的波涛画面,所以他回答这个字是“海”,正确。还是这个孩子用耳朵辨认“军”字时,他头脑里出现一个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帽徽,回答是“军”,正确。朱念麟教授说:曾经有一个成年工人带着小孩子来参加认字培训活动。这个成年工人发现自己可以离体认出药瓶中的字。朱教授问他怎么认出来的,他说额头上没有出现屏幕,凭直觉就知道是什么字,说不出原因

七、特别的智慧系统

看到和听到了这些情况以后,我产生了一个直觉的灵感:儿童用耳朵或手心认字,并不是耳朵与手心有什么特异功能,而是有一个特别的智慧系统,在形、音、义三方面帮助儿童认字。这个智慧系统让儿童额头上出现一个小屏幕,显现字的形体,发出这个字的读音,帮助儿童识别这个字。有时将这个字的意义图案显示出来,儿童可以根据图案认出这个字来。过去有些科学工作者对于耳朵与手心认字的现象,做了许多神秘与玄想的解释,其实没有必要。这个特别的智慧系统,不在另一空间,不是心灵能量,不是神仙功夫,它应该就在儿童的大脑之中。为什么说这个智慧系统在大脑之中呢?因为虽然是耳朵与手心认字,但耳朵与手心只是接触了有字的小纸片,认出字的关键是大脑额头上的小屏幕。在离体认字的情况下,耳朵与手心没有接触有字的小纸片,能够认字的主体是大脑的意识。这种大脑意识不是一般的逻辑理性认识,而是依靠额头小屏幕的特别智慧系统。使用电脑的人都知道,电脑上出现一个字,可能是逻辑程序里的字,可以编辑,可以组词,也可能是图案程序里的字,它实际上是一个图,不能编辑与组词。在儿童额头小屏幕里出现的字,不是逻辑程序里的字,而是图案程序中的字,是一个图。儿童“看见”了这个图,用逻辑程序分析了这个图,认出了字。有时候小屏幕中没有出现字的图案,而是更具体地出现了代表字义的图案,如大海波涛,儿童要运用逻辑理性对大海波涛图案的分析认出“海”字。这说明什么呢?第一,这个特别的智慧系统与大脑关系密切,因为小屏幕在大脑额头上,而不是在胸前或肚子里。第二,这个特别智慧系统不是一般认为的逻辑理性与语言文字的大脑智慧。第三,这个特别智慧系统是感性的、图案的、艺术的大脑智慧。最新大脑科学告诉我们,这是右脑的智慧与功能

八、右脑的功能

科学界通过裂脑实验,已证明人的大脑分为左脑与右脑,它们功能不同却有协作。左脑主要负责语言的、逻辑的、分析的、代数的思考认识和行为。右脑主要负责直观的、感性的、综合的、几何的、绘图的思考认识和行为。儿童认字时的特别智慧系统,与大脑的关系密切,不是左脑的智慧,却又与左脑的智慧有协作,这只能是右脑的智慧。儿童认字时,主要是通过感性的图案,通过直观的、综合的方法,这符合右脑的功能。正常情况下,认字是由眼睛看见产生视觉,通过左脑而认知的。当眼睛看不见字,必须由耳朵辨认时,左脑会请求右脑的协助。右脑擅长于图案,于是在儿童的额头展现出一个小屏幕,将字的形体显现在小屏幕上,帮助儿童认出这个图案字。右脑还擅长于直观,通过一些直观的图像表达字义,如以佛像表示“佛”,帮助儿童认字。即使认字的儿童,为了加强效果,右脑也因为擅长于综合,在形、音、义三方面同时帮助儿童认字。读音可能来自左脑,因为左脑擅长语言,儿童通过右脑在小屏幕上认出某字的时候,马上传给左脑,左脑读出字音,帮助儿童进一步确认这个字。根据一项对受培训耳朵认字儿童的跟踪调查,初期培训儿童普遍感到轻度头痛。有四分之二的头痛部位在右脑,有四分之一的头痛部位在前额,有四分之一的头痛部位在左脑。说明儿童在用耳朵与手心认字时多在使用右脑。如果能确认,儿童耳朵与手心认字是右脑的智慧,那么儿童耳朵与手心认字就不是什么特异功能,而是右脑的正常功能

九、日本七田真开展右脑教育

日本七田真先生提倡右脑教育,他创办了几百所七田学校,著有《超右脑革命》一书。根据《新京报〉2008年6月2日的报道,七田真说:其实运用心灵感应和意念的能力是右脑的基本能力。在现阶段,我们称具有这种能力的人为特异功能者,但这些能力绝非特异功能,这是右脑所具备的极其自然的能力。在21世纪,具有这种能力的人将会大量出现。如今的孩子们就处于这样一个进化期,他们将能自由自在地运用这种感觉体系。右脑的功能如果开发得好,会在学习和一生中都派上用场。解开右脑秘密的钥匙在于“潜意识”,右脑和潜意识有关系。七田真认为,这个宇宙存在着“宇宙情报”,所谓字宙情报是指宇宙创始以来有关宇宙的全部记忆,这些记忆(情报)变成波动在宇宙里乱飞,由于人的脑中也会发出脑波的波动,如果人的脑波和字宙的波动同频,各种宇宙情报就会进入右脑,会输入到右脑的潜意识中,进而涌现图像。如果能够把宇宙情报从潜在意识取出来并转换到左脑的显在意识里,那么将会成为一个“超能力者”。至于能输入这个宇宙波动并将它与脑波调整成同一步调的是脑干中的间脑,也就是间脑中叫作松果体的小器官,透过冥想或是图像训练法来刺激松果体,可以活用右脑的潜在意识。不论是语言的记忆或是计算的能力,只要输入潜意识,就可以自由自在地运用,将可以说一口流利的多国语言,而且只要记住一次就终生难忘。七田真举参加他在日本开设的七田真教室的小朋友为例,有个小女孩写了一篇有关与花对话的小说,结果得到日本小说奖第一名,这位小女孩宣称她看见花的精灵,小说写的就是她与花沟通的内容,这位小女孩因为感性非常丰富,右脑非常发达,所以她只要闭上眼,就出现一幕幕与花对话的画面。而根据七田真的研究,原来人在诞生之初,右脑的能力还很发达,右脑具备了超越常识那种几乎可称为全然未知的天才似的能力,这种能力自古以来就隐藏在人们脑海里,是一种超越时间、空间,与无限境界相连结的能力,但是因为人类世界是以教导、开启左脑为主,让小孩子努力学习语言以及往后生存所必需的知识,久而久之,左脑越来越发达,右脑却因为少用而日形退化。如果将中国耳朵认字、意念致动等人体科学的研究,与日本右脑开发这一新的社会教育运动结合起来,或许会实现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的预言:21世纪将会在世界东方出现一次新的科技革命。也许,到那时候,真的就会有人体科学所引领的“第二次文艺复兴”一般重大的科学革命,从而推进人类的进步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