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华蓥山奇人 何长阳

海云青飞 评:小孩子经后天训练可能具有一定的特异功能,但是长大后还有较强的特异功能的人往往是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何长阳的神行术和搬运术并不是练出来的。何长阳未必在练什么功法,在传授功法的人往往是自己没有本事,别人练他的功法也往往只是在练习妄想

何长阳先生,约生于公元1946年,出生于四川广元的一个僻静秀美的小山村

他在四岁的时候,一次在屋后玩耍嬉戏,突然来了两位美丽端庄的大姐姐,笑着对他说:

阳娃子,到山上捡果子吃去!

何长阳很好奇,问道:

你咋晓得我的名字咧?

两位大姐姐回答:

因为你长大以后会非常出名

直至多年后,何长阳才知道,自己的这两位师父,修练界的老前辈称为“金凤”“银凤”,是道家剑仙派的祖师,年龄皆已五百多岁了

师父给予幼年何长阳的印象是神秘而美丽,但能见到她们,与她们相处的时日并不多。其中一次, 何长阳收到师父远处传灵,要他到她们隐居处去一趟。何长阳受传灵信息的指引,从广元出发,只感觉一路上脑子里迷迷糊糊,徒步跋涉,乘车换车,也不知过多久,到得贡嘎山下,只觉得倏忽一闪,已置身山洞中,站在两位师父的面前。这一次,何长阳在洞中住了两个月,得到师父的悉心指授

成年后,内心强烈的驱策力促使何长阳四处游历,寻道访友。因为他长期在外云游,家中妻儿对他这位丈夫、父亲视如陌路。而对于自己那些云水浪迹的见闻,何长阳极少主动提起,因为在他那样的修炼程度,常人视为惊骇之事,于他已是习以为常。只一次与友闲谈中,提及 我曾见到过石达开

当年大渡河一战,石达开兵败,雄踞茶马古道,开辟后方根据地的梦想成空,最终自沉妻儿于河,饮恨川江。史载,石达开被捕后,引戮就义于成都,但后世的野史笔记,民间传说,都谈到石达开逃逸,归隐山林。而何长阳的亲身经历,证实了这种说法。从时间算来,石达开已是近二百岁的老人了

道家剑仙派,是道家传承派系里最为隐秘的一派, 这一派向来是师父找徒弟,外人难窥其奥。陈撄宁先生及其弟子胡海牙,都曾撰文言及剑仙派,然毕竟所谈只涉粗浅而已。何长阳个人即是一位剑仙,此事少人知

那么剑仙修成是什么样子的?何长阳先生自述:能同时来6把,9把不等的短剑(何向阳的生命密码数字是3及3的倍数),无论距离远近,只要在感知所及之处,“指那插那”

先生幼年即受激发,到得二十八岁上,自身开始涌现各种奇功异能,先生默然会之,功夫至此卓然大成。何长阳情绪状态好时,功能随时会有,最为人称道的是“搬运术”,但对搬运术一词,何长阳很不以为然,他说:搬运术的说法并不准确,应该叫”变化术”,因为“东西你看到它,它就来了。

在他身上展现的奇特功能极多,这里略说数例

早年与严新一起到江油重华拜见海灯法师,何长阳用意念,从湖北武汉的一家商店里“搬”来一只金表,送与海灯法师,法师对何长阳勉慰有加。 一次夜里,听到外面人声喧哗,一看是有人得了急症,趟在地下打滚,何长阳顺手摘下路边的数片柏叶,握在手上,左脚在地上跺了三下,对来人说:拿这个回去泡水喝下,病马上能好,后果然

又一次,与众人闲聊,大家起哄要他即兴表演一下,何长阳笑笑,让其中一人提一个空水壶到水龙头接水, 才把水灌满呢,一转身,一股扑鼻浓厚的药味冲鼻而来,低头一看,水壶里的水已变成一壶中药。诸如此类,可谓举不胜举

何长阳早年曾在广安华蓥山的一处矿山放电影,久之他的特异功能渐为人所知,何长阳对外宣称是”变魔术”。因此,单位里每有个人集体表彰大会,领导总喜欢叫上何长阳表演,而他亦乐于参与。在一张空桌上,何长阳运用意念,“哗啦”来一大堆笔、本子,一时皆大欢喜

曾有段时间,因为不慎用功过多,生命能损耗很大,心里正苦闷呢,这时他的一位师父来了,忽然出现在矿山门口的铁栏栅处,对着他比划了数下,聊了几句,就不见了。当天何长阳就感到功力恢复了过来。事后忆及此事时,何长阳说:功夫就是那样,只要哪怕还剩下一点点,也能完全恢复过来

先生个头约一米七三,相貌稍显瘦削,因幼年没有接受较完整的现代教育,因此没有多少文化水平。他为人沉默质朴,谈吐不多,但举止间自有一股傲岸的风骨,不与俗人同

严新是很多人熟知的修炼大家,关于何长阳与严新之间的关系,值得在此一提

有书上说严新与何长阳是师兄弟,从师承上说并不确切。大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严新与何长阳相识,相同的幼年经历,相似的禀赋使二人成为好友(严新曾向何长阳坦言:有师父,在乐山,年龄一千多岁)。严新对这位兄长非常敬重,虚心请益,在日后的书信往来中以“尊师”称呼先生。在一段他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每天都会不期然“飞”来八十到一百元左右的人民币,让二人得以专志修炼,而无生活拮据之忧

随后,严新曾奔赴大江南北作大型带功报告,何长阳好几次都前往观察协助,因他为人低调,不求人知,所以没有受到广泛关注报道

何长阳向严新建议,让他佩戴一副茶色眼镜,为严新欣然接纳。至于佩戴茶色或墨色眼镜的作用,何长阳对此简单解释:眼睛最敏感,墨镜的晶体镜片能够把外界的不良信息,病气等反射出去,从而使自身避免受到干扰。一次在北京,不知如何,何长阳是“高功夫师傅”的名声竟然为人所知,一时仰慕者、矜奇好怪者纷纷上门,有一人趁何长阳不在,放下一本存折,里面有20多万现金,不留姓名就走了。结果何长阳费了很大劲,才把钱给那人退了回去。后来何长阳提及此事时,笑着说:“我穷的时候身上是一分钱没有,愁得要命,可我不需要钱的时候,竟有人把钱送上门来,20多万,这种怪事都有!”

在八十年代中期,严新曾与科学家一道,和清华北大等相关科研单位合作,进行了系列气功科学试验,如外气改变激光偏振面,影响原子核的衰变等,在科学界引起轰动,社会上也反响很大,一时诽誉不一。曾有人就此问何长阳,这些实验是否可能?何长阳回答:这不稀奇。随即举了个自己小时候的例子:幼年时一次在地里闲逛,看见了一只红薯,上前随意踢了一脚,红薯滚了滚,变成了一只广柑

对于有些人谈到的,某个实验在常温下做,必须用功力加到200个以上的大气压才能完成,这好比将水龙头的水高压冲上100多米的高空云云,何长阳先生大不以为然,他的看法是,功夫运用,跟这些理论是两回事。功夫程度到了,“只要加一个意念,它就成了”

1993年春,在国家与社会各方面的支持下,峨嵋气功大学筹建成立,魏令一任校长,范天良为副校长。经严新,魏令一等人的举荐,何长阳被聘任为教师,主要负责教授特异功能班。他在峨嵋大学任教时间有两年多,后来的一些很有名的特异功能人,如陈竹等人,都曾得到何长阳的指导训练

对于特异功能教学,何长阳的态度很明确:

如果没有这方面的基础,就无法训练

当时对于特异功能的看法纷纭,有不少专家学者撰文,用各种“理论”去诠释,但由于这些专家个人对特异功能外行,所谈太多都是些臆测之言,无稽之谈。何长阳对这类“理论”很不感冒,私下时常对学生说:我们练我们的,别听那些专家的;那些专家说的,跟我们练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学生们从别处得知何长阳有“神行术”,能一分钟行60公里以上云云,于是纷纷缠着何长阳教。对此何长阳坦承不讳。所谓神行术,古代亦称为“遁术”,其原理简单地说,就是由人体发射生物电磁场,运用、调动地球本身的磁场,从而实现的一种瞬间移动。在大学师生的请求下,何长阳将遁术的口诀练法进行局部指授,然而数年下来,并无一人练成,由此可见其法之难

真正的道家内功法术,首重根基,并强调师父的“口传心授”,一般常人是根本不必问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峨嵋大学办学方向由择优录取转向社会招生,学生鱼目混珠,良莠不齐,而学校对于赢利与办学的平衡上,也渐出现管理上的混乱,再加上其他的社会干扰因素,何长阳感到呆下去于人于己无益,于是选择辞职离开

其后数年,生活收入一直没什么着落,他原先在广元市买了一套房子,因手头拮据,就卖掉了。此后行踪不定。九九年时,闻先生隐于青城后山,不知确否

何长阳先生私下言谈间曾多次吐露,平生志愿是希望象常人那样,过平淡的生活,有几个聊得来的朋友,有点小钱过日子,就满足了。然而就是这样看似简单的要求,现实中他也常常难以做到。综其大半生,并没有多少安定的生活,很多的岁月都是在孤独流浪中度过的。或许从他被他的师父们选中的那天起,就注定了他非同寻常的一生。笔者有时想,也许今生的道路,早在先生入胎前就已经设定好了,只是由于今生遗忘面纱的笼罩,自己有时亦不自知而已。以上追忆记录,部分得自于亲近过先生的兄长们的描述,笔者不忍先生的事迹随时间流逝而湮没,略记于此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