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术大师杨德贵现状,最新消息。海云青飞:他自称是魔术了

海云青飞 点评:杨德贵的水遁被日本电视台揭穿是作弊后,他低调多了,改称是魔术了。事实上,他当众表演的时候通常是魔术,和所谓的遁术无关


东京电视台采访杨德贵始末(二)

宫哲兵(武汉大学教授)

四、几费周折方登场

1、日本人挑选了表演桌子

我们一行爬上六楼,进了杨德贵的家。杨德贵反而在楼下,按摄影师的要求,他要从一楼慢慢走上楼梯,摄像机跟着他上楼,直到进入自己的家。摄影师有三人,东京电视台的,个子都不高,从外表看,与中国人很难区别。他们不会说中文,所有联络依靠何京子

杨德贵习惯于在自己的书房里表演遁术,但是东京电视台的摄影师却不选那个房间。一个堆放杂物的房间里有一个最不显眼的小型电脑桌,连抽屉都没有一个,摄影师就偏偏选中了它。把它搬到厅屋里,放在最空旷的一处,说就在这里表演吧

杨德贵表演一般选择小房子,不在大厅里表演,理由是小地方可以聚气,大地方需要很大的能量,怕自己的能量不够。一年前在武汉我的家里,他坚持不在客厅里表演,要在我的小书房里进行。这一次例外,他同意在客厅里表演。表演前,这张小桌子被反复检查,正面反面,桌子下面都仔细看过。杨德贵让东京摄影师到街上去买水盆与盖布,不用自己的东西作道具。可是已经很晚了,摄影师决定不去街上买,就用杨德贵的,只是对水盆与盖布进行了检查。何京子把红布张开到最大,摄影师拍摄了检查的过程

2、杨德贵不拍片了

开镜的前夕,杨突然说不拍了,涉及到了表演报酬问题。上次电话中谈到5000元,是一次表演的费用。现在正式拍摄前要试镜,等于增加一次遁术表演,这是耗功力的,需要另付报酬5000元

何京子非常老练地与杨讨价还价,又不伤和气,最后付了3000元表演费。不过马上又出现新问题,杨德贵与冉振学坚持说,采访时可以用照相机拍照,不能用摄影机拍摄,说这是美国沈先生交待的

美国沈先生是我的朋友,去年为研究超自然现象,我们一起到了昆明、武汉、郑州。冉振学告诉我,美国沈先生不久前刚离开这里,他对杨德贵说,日本人来采访,表演费不能低于五万元。杨德贵对他说,宫教授在电话中,与佐佐木说好了5000元,不好改了。沈又说,日本人来了,只能拍照,不能摄影

何京子来求助于我,我想,电视台采访,肯定是要摄影的,否则没有办法把节目放在电视台去播出。我与何京子交谈之后,对杨德贵说:“沈先生的话是好意,为了保护遁术的秘密不会泄露到日本。但是电视台采访必须要摄影,否则采访节目无法上电视啊。你如果坚持这一条,采访要取消,钱要退给何京子。”杨德贵于是同意了

3、半裸检查与“八格牙路”

杨德贵脱下全部衣服与长裤,只留内裤。内裤也让摄影师检查后,开始表演。杨习惯于穿内裤,半裸表演。但是摄影师在检查完毕后,却要求杨德贵再重新穿戴整齐,进行表演。起初杨不明白,后来明白了有些意外,他以为半裸更显示他的真功夫,但是日本人觉得半裸有些野蛮,对观众有些不尊重。这是文化差异,让杨德贵不那么高兴,他突然冒出一句话:“八格牙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做声了,觉得他这句话说得不好

杨德贵喜欢开玩笑,经常说几句幽默的话,让我大声地笑出来。比如他会随便指着一个物品,说:“美国的”。开始我总是当真,问他“怎么从美国弄来的?”后来才知道,他只一句开玩笑的口头禅

他还有一句经常说的口头禅,是“空呢奇挖”。这是日本人问好的意思,杨德贵用于与某人打招呼。这次他本来是说句玩笑话,奇怪的是没有说“空里奇挖”,而是“八格牙路”。他听不到任何笑声,觉得有些奇怪,也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拍摄的空隙,何京子与杨德贵附耳悄谈,不是严肃地,而是亲切地告诉他:“‘八格牙路’在日语中是骂人的脏话,这个场所说出来对摄影师不礼貌,知道吗?”我也选择一个时机对杨德贵说:“你可以说‘空里奇挖’或者‘咪稀咪稀’,不要再说‘八格呀路’了。”他点头

五、遁术名不虚传

1、何京子“吃螃蟹”

瓷盆放好了,杨德贵指挥日本人给水盆装些水,何京子马上代劳了,她到厨房里给瓷盆打了水再端到小桌上。杨又说要一根红线,接通信息。何京子不知道到哪里才能找到,进了两个房间又出来,后来冉振学助理从厅屋墙上扯来一根红丝线,放入水盆里

杨德贵的遁术表演是这样的,他坐在水盆一边,让参与遁术的人坐在另一边,将一只手放进水盆里,杨德贵也有一只手在水盆里。杨德贵发功后,参与者会感到水盆里有了东西,拿出来大半是百元人民币钞票。一个人摸出东西后,马上换下一个,一般十多人后,杨的功力弱了,就结束

杨德贵首先邀请日本摄影师来摸,日本人可能摸不清功力有多大,恐怕有危险,不敢做吃螃蟹的第一人。何京子性格爽,最先坐在了杨德贵对面。杨深呼吸一口,打个嗝,咽口气,左脚颤抖,口中喊着“师父”“师父”,这就发功的表征

杨问何京子:“多少岁了?”何京子没有回答,外国一般不喜欢说自己的年龄。杨又追问,何还是没有说。不说也没有关系。杨对她说:“抓盆底。”她不明白,回头望我,希望我做说明。我就示范性地用两个手指做扣的样子,说:“就这样,在水盆里扣动起来。”何京子于是照我说的做,很快有感觉了。她说:“有了。”她可能太吃惊了,呆在那里,没有表情。杨说:“拿出来吧。”她才恍然大悟,从本来一无所有的水盆里摸出了一扎百元大钞。她用手高举着,给全场人看,给摄影师看,十分地兴奋,说“遁术名不虚传”

几个人跟着上去,坐在杨的对面,摸出了大把的钱。看见大家都很安全与顺利,日本方面的首席摄影师终于坐在了杨的对面,他也很快从盆中摸出了一大把钞票。三个日本拍摄师很佩服地竖起拇指,何京子更是赞不绝口

2、摸出了玉佛神像

笔者坐在了杨的对面,我预感到自己摸出来的不仅仅是钱,还会有佛像、鳝鱼之类的东西。据杨德贵说,摸的人与摸的东西有某种关系,富人摸出来的钱很多,都是百元钞,穷人摸出来的钱很少,多是十元、五元与角票。美国人摸的往往是美元,信佛的人摸的往往是佛像

我知道意念与摸出来的东西有关,所以在心里默默地想,摸个太上老君吧,或者摸个观音吧。我的手在水盆里,杨的手也在水盆里,他用手在我的手上抓了一把,说:“师父,让大家都开心吧。”刚说完,我的手边有感觉,纸样的东西出现了。是钱,百元钞,我又高兴又不是太高兴,因为没有太上老君与观音。不过拿出钱后,发现水盆里还有个绿色的玉石。拿出来一看,玉石上有观音像。我高兴了,将玉佛像举在了空中

万州文化人张大忠是我的学生,上次我到万州,他也陪我到了新田镇,也参与了遁术的表演。他思维敏捷,是万州几所大学的兼职教授。他与我一样,摸出了少量的百元钞,同时还摸出了一块玉佛像,不是观音像,是释迦牟尼的像

杨的功力终于用完了,一共有十多人参与了表演。日本人把全部摸出的钱数了数,一共16900元,外加两块玉佛神像。他们把这些东西放在水盆里,整整齐齐,拍摄了特定镜头。他们兴致勃勃,试镜成功,后天会有更多的人来正式彩访与拍摄

3、访谈

日本人与杨德贵进了书房,关起门来进行访谈,何京子问了许多问题,杨德贵一一叙述。杨德贵每逢采访,就会讲自己卖罗卜遇师父的故事。我听了许多遍了

1981年冬,十几岁的杨德贵挑了一担红萝卜,从新田镇坐船到万州城里去卖。在船上遇到两个骗子,将身上的钱和胡萝卜都骗走了。他在万州码头下船后,万分沮丧,又无钱回家。这进,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来到他的身边,对他说,你如果跟着我,吃穿是没有问题的。杨德贵本来就走投无路,于是就跟着中年人到了荆州家中,拜师学艺。杨德贵在师傅家住了一段,师傅传授给他多种道家法术:遁术、剪刀功、防身术等。最后一天,师傅给了他回家的费用,让杨德贵回家后继续练习。经过在家乡几年的苦练,杨德贵终于练成了,到师傅家一一表演。师傅最后严厉地告诫他,“所有法术不可用于歪门斜道,不可动歪念头,否则师傅不会饶你。”师傅功力远高于徒弟,他可隐形来去,无影无迹,还可以携人来去无影,而杨德贵只能遁钱遁物不能遁人

杨的话带有很重的方言,不好懂,加上说话没有逻辑性,估计何京子只能听懂一半。有时何京子听不懂,会问我。有时她与杨德贵商量说不明白时,会与我交谈几句,再与杨交谈

4、告别

天完全黑了,估计八点钟了,日本一行才走,他们租的车在楼下等着,今晚要开到重庆去住,明天就会搬到万州国际宾馆。何京子说,后天(10月13日)导演与节目主持人要来,正式拍片。杨德贵却说刚接到万州区领导来电话,交待重庆有重要客人要看遁术表演,让尽快去

这句话说得何京子好不放心啊,加上今天在新田镇苦等了一天,她很不放心,施展了自己的魅力,希望与杨德贵建立更好的关系。她几次说,她可以邀请杨德贵去日本表演遁术。与杨德贵说话时,常常用手去碰触杨的身体,或者拍拍杨的后背,这是一种拉近距离、增加亲切感的举动

杨德贵有狡猾的一面,比如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是让买方处于急购的心态。他又有童真顽皮的一面,也好相处。精明的何京子很快发现这一点,她不断歌颂杨德贵的神功,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他。她还主动靠近杨德贵合影一张,相当亲近,这一切都因为她刚刚见证了杨的神奇功力,还为了保证杨德贵后天不要离开这里,或者不要让日本人再苦苦等上一天

杨德贵的夫人对东京电视台的这次采访,没有什么兴趣。她见到的采访太多了,见到杨德贵的遁术表演太多了,她呆在自己房间里,很少出来。直到东京电视台告别时,她出来了,说要搭电视台的便车到重庆,到一个亲戚家里去玩。何京子不是很情愿地答应了,但说明13日过来的时候车上人多,没有办法带她回来

杨德贵家在六楼,前靠街道,后靠长江。四室一厅,一间书房,三间住房,一线排列,另外一线是厅堂。最前面一间是女儿的房间,第二间是书房,第三间是客房,最后面一间是杨德贵与夫人主卧。这天晚上,我住女儿房间,她上夜班去了。冉振学住客房,杨德贵住主卧。杨德贵把白天遁来的近二万元,没有放在自己睡觉的主卧,而是放在女儿房间的壁柜里。我感到很高兴,可以监视这笔钱的蒸发,是不是如杨德贵说的,自己遁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64a489e0100v7k3.html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