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贵特异功能是真的吗?海云青飞:假多真少

海云青飞 点评:杨德贵的遁术亦真亦假,当电视台上门拍摄时,他就要用魔术来代替了,三五个人私下表演时,他就不必用魔术了


陪同美国客人考察杨德贵的神奇经历

作者:杨得才

郭德才(原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第五四三四厂高级工程师)

2016年3月下旬,由南京的“人体科学探索者之家”创建人,肖忠强总经理策划,准备邀请美国的神秘文化爱好者麦克先生来华考察杨德贵。为语言、感情沟通方便,4月中旬,我打电话与成都武侯祠的赵彬副研究员联系,希望他能和我一同去万州,陪美国客人访问杨德贵。赵老师听了二话没说,当即答应了我的要求。除此之外,赵老师还曾多次前往新田镇对杨德贵进行过考察,并在成都的家中多次接待过杨德贵,这也是我请赵老师的主要原因。4月26日早晨,我从石家庄乘飞机前往重庆,两个小时到达后又转轻轨赶往火车站。出了地铁站口,我多年交往但未曾谋面的好友雷小宇,早已等候多时,简单寒暄,便很快又带我找到乘高铁已到重庆的赵彬老师。为了能当天赶到杨德贵家,小雷请我们吃了顿便饭后,就又为我和赵老师买了车票。没顾上休息,我和赵彬便匆匆踏上了开往万州的长途汽车。经近七个小时及两次转车的行程后,我们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新田镇

我和赵老师打前站,是为肖总和美国客人在28号到来前做考察准备工作的。我们必须事先做好杨德贵的表演要求工作,及说清成功表演的重要性,我们还要找好宾馆、翻译和去机场接客人的车辆。当我们下车见到杨德贵后,首先由赵老师出钱,宴请了杨德贵及其家属。吃过饭在杨老师家中聊天休息时,杨德贵将我们喝剩下不到一两的“空酒瓶”拿在手上(此瓶为只可倒出,不容易倒进那种瓷瓶),只见他左右摇了两下,在瞬间就变成满满一瓶白酒,酒味与原酒基本相同(山西杏花村出的汾酒,此酒已被本人带回家中留作纪念)。我们来到的第一天里,杨老师就让我们见证了不可思议的奇迹,令我十分震惊。我因没去过杨德贵的老家,同时也为美国客人考察做一定的相关准备,故提议第二天让杨老师准备车子,探访他最初发迹时,但目前已无人居住的农村老屋

4月27日上午,由杨德贵的大女儿杨琼开车,将我们送到满山遍野都是枇杷树、桂圆树、桔子树及竹林的美丽山庄。打开已上锈的门锁后,我首先爬上三楼的平台,并在极度喜悦似醉的心情下,眺望四周美如仙境的自然风光……在老屋外的右上方山坡上,流淌着潺潺的溪水,而在房前下面的不远处,就是滚滚奔流的长江。此处除了交通不便外,这简直是神仙居住的宝地。杨老师讲,光他家的果木树不算竹林,就有一千多棵,而这些树木,都是杨老师一棵棵亲手而栽。看到坐落在半山腰上盖起的三层小楼,和房前屋后养殖的蜜蜂,及栽种的各种花草树木,我顿时对某些人说杨德贵贪婪、狡黠的印象大打折扣。杨老师总的来说,还是勤劳、朴实、善良的,他原来毕竟只是个穷苦的农民,他毕竟还要养活一大家的人口。与我们同车来的,还有杨老师的妻子与她的姐姐,但在半路上她们下了汽车,是为改善晚餐而上山采挖野竹笋。到了下午,在我们简单地打扫、收拾了所有的房间后,便驱车又回到了杨老师现在居住的新田镇

晚饭吃过后不久,杨老师就接到朋友要来喝酒的电话。他的妻子在滔滔不绝的不满声中,又无奈地去厨房准备酒菜。这也不能全怪他的妻子,杨德贵一喝酒就容易喝多,而一喝多了又容易闹事。有一次喝醉了就在大马路上堵车,并将装在身上的数千元,像天女散花似的满大街撒,气得妻子几天都吃不进饭。好在这次是朋友扛着两箱啤酒来的,而且看样子也同我们一样,都是刚刚喝过白酒。有个戴眼镜姓冉的朋友(因杨老师妻子母亲家姓冉,故自称是杨夫人家的亲戚),已经喝到连话都讲不清楚的地步,甚至连走路也是跌跌撞撞。而当我们在谈笑当中喝完第二场酒后,时间已过午夜的零点。而此时似乎杨老师又来了精神,在半醉半醒的恍惚状态中,只见他将一个已喝空的啤酒易拉罐,拿到手中只上下晃了两下,很快就变出了满满一罐白酒。而见证人除我和赵彬老师外,还有新田镇中学的范老师、黄柏林,新田镇小学的陈友云,万州区法院的冉容林、新田镇卫生院的袁立军

4月28日晚,肖总带着美国客人,直接从南京乘飞机抵达万州。当肖总和美国客人到达机场后,由杨德贵未来的大女婿小王开车,将他们接到新田镇最豪华的一家宾馆。我向肖总做了准备工作的汇报之后,因飞机晚点来到时已经很迟,就让肖总和美国客人尽快休息了。不过在这一天里,我与赵彬老师己完全做好了下一步考察的一切准备工作

4月29日上午,按预定计划是让当地政府部门代表,向美国客人介绍杨德贵的简单情况,及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整个过程。我们事先请来了万州文化馆的何荣国老师,和新田镇中学的两位英语教师担当翻译。可以说,一上午的时间虽显紧张,但总的效果还算不错。中午我们在饭店吃饭时,杨德贵在数十人的近距离监视下,首先将刚刚喝空的王老吉易拉罐饮料用手一捂,就变出多半罐白酒(此白酒由麦克先生品尝证实)。接着又从一个不太大的水盆中,为美国客人遁来一瓶还沒开封的茅台酒(此酒商标上有手机联系号码,故不能确定真假)。可以说,这也算是为考察的历程成功地打响了第一炮

吃过午饭后,杨德贵又带着我、麦克、肖总、翻译,来到新田镇派出所的大院。面对着来看热闹的二十来位市民及公安人员,杨老师在默念了几句咒语后,竟用两手轻而易举地,拉断了一根大约八毫米粗的钢筋。而此段一尺多长的钢筋,是由我在他们家阳台的废物桶中找来,并经多人试拉及仔细检查过的。29日下午,在美国人与肖总所住的宾馆里,杨德贵共遁出人民币11300元。另外美国客人麦克,还从水盆中摸出一件刻有漂亮文饰的铜皮刀鞘。与往常表演一样,所用的桌子、水盆、报纸等,都是由我们提供,并都在考察前做了严格的检查,全程有多台摄像机跟踪监控。除此之外,四川大学的康德衡博士,也在当天下午闻讯赶来,并参加了在以后的所有考察,而且还成功地兼任了后期的英语翻译工作

4月30日的上午,我们所有考察人员和杨老师的全家,乘坐两部由女儿、小王开的轿车,再一次前往二十余里以外的农村老家。吃过带来的简单午餐后,大家都沒休息,便进入了对杨德贵的实质性考察阶段。在当天下午,杨德贵首先让美国客人麦克,从水盆中摸出一个十分精制的铜制佛像,随后让大家共从水盆中摸出17200元的人民币。而在遁钱当中,赵彬老师还从盆中摸出一把马头形柄的刀具,而此把做工考究的刀具,正好与麦克先生在29日,从宾馆摸出的刀鞘完全配套。此后杨老师又在屋外的院中,似乎是用意念拉断一根近十毫米粗的钢筋(此钢筋是我在他家的小仓房中找的,并经大家检查)。而被拉断的两截钢筋已被赵老师收留,并准备带回成都后,做进一步的金相分析。而那个精制的佛像与刀具,已被肖总花五百元人民币从杨德贵手中买下,并当即送给了麦克先生留做纪念

当我们都认为,今天的表演已全部结束时,便回到房间围着桌子聊天休息。而此时杨德贵,却让康德衡去找一根红线。当红线找来放到桌子上后,大家都突然看到,杨老师将一张报纸从桌上快速地扔到了地上,并用双脚朝报纸狠狠地跺了几下……等他掀开报纸后一看,我们个个都惊呆了,杨德贵竟凭空遁来一条长约一米六的绿花纹蛇。但当杨老师拿到屋外我们仔细一看,此时蛇的头部和尾部己严重受伤并且死亡。在大家的惊喜中照相留影之后,这条蛇就被杨德贵扔到了五六十米外,有三层楼深的山崖下边。而在杨老师赤着双脚扔蛇和回来的全部过程中,均有我们在场的所有人跟踪及拍摄。在大家都回来大约十五分钟后,当我们在房间内谈论刚刚发生的遁蛇奇迹时,又突然看到杨老师,将刚让肖总端来的半瓢冷水,猛的向地上一泼,只在眨眼之间,这条已受伤并死掉的绿花蛇,又被神奇般地遁了回来。据知情人赵彬老师讲,这次是杨德贵生平中,仅有的第二次遁蛇。然而与上次不一样的是,此次被扔掉的死蛇,又被重新搬运了回来,而第一次仅是遁来又被遁走

到了考察临近结束的5月1日,由杨德贵老师做东,其夫人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在吃饭时,杨德贵将一碗经大家品尝过的白酒,在众人的注目下用手指隔空划了几下,就在瞬间变成了一碗清水。另外在晚饭中,杨德贵还将赵彬老师带来的一块,计时非常准确的电子手表在瞬间遁走(此表柄已用热熔胶封死,时间已无法再调),并在大约二十分钟后又神奇般地遁回(在手表遁回前,杨德贵脱的一丝不挂,以证明表不可能藏在身上)。除此之外还发现,被遁回的手表与一块标准表对比,时间已莫名其妙地快了两秒。在大家都吃完饭后,杨老师再次为我们表演了,与26日晚上及29日中午基本相同的空罐变酒。杨德贵拿起喝空的一个啤酒易拉罐后,用手捂住罐口轻轻地晃了几下,马上就遁来满满一桶白酒。而在杨老师用手捂住罐口的瞬间,由于肖总坐的距他最近,甚至还十分清楚地听到了哗哗的注水声音

而在5月1日当天下午的傍晚,美国客人将一张编号为c94W668658,并做了鉴名标记后的一元人民币,在赵彬老师与康博士的陪同下,装在随手捡来的玻璃瓶中扔到了长江边,大约有五六层楼高的深崖下草丛中(此处是一般人无法下去的地方,原本意是扔到长江里)。当我们吃过晚饭后,大家都希望杨老师能将这张一元钱完整遁回。然而沒想到的是,杨德贵此时提出了一个条件,必须让麦克先生出一百美元才能做到。而这个巧妙的设计方案,基本可以证明杨德贵是否具有可定点搬运能力,这是关键实验。从麦克的表情不难看出,他也觉得此实验意义重大,沒有任何的犹豫,麦克先生便很快从钱夹中取出了一百美元。杨老师接到钱后沒有说话,只见他将双掌合十并随手向前一抛,被折叠成很小的一张人民币就掉在了地上。经大家共同反复检验、认证,确是那张被麦客扔到崖下的一元钞票。美国客人看完这几天的实验与表演后激动地说:我此生最大的荣幸,就是见到了杨德贵大师,并为杨德贵书写了两幅“盖世神功”的中英文题词。总之,在几天陪同美国客人的考察中,杨德贵创造了至少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许多奇迹!

5月2日上午,由杨德贵未来女婿小王开车,将我、麦克、肖总、赵彬,冒着小雨送到万州机场(康德衡因有事,已在前一天晚上看完表演后回成都)。在我们握手告别,送走了美国客人麦克之后,算是较圆满地完成了这次考察任务。而对杨德贵老师更严格、更深入的实验设计方案,也包括沈峒教授在内的我们几人脑海中,已开始不断涌现、浮出。为了揭开人体科学及法术中的众多之谜,我们将会不畏任何艰难地继续下去,直至自己个体生命的结束。而在最后,还想说明的几点是:在万州新田镇考察的这几天中,我与赵彬老师,一直都是在杨德贵老师家居住。而杨夫人冯守碧女士在此期间,不畏辛劳地给我们烧饭、做菜,并对考察给予了最大的支持。在此我对冯守碧女士,和女儿、小王的大力付出,及杨德贵老师的全面配合,表示衷心地感谢!同时对好友涂泽先生,在重庆两天期间给予的热情招待,及在杨德贵考察问题上的友好交流(涂泽也曾多次参加过对杨德贵的考察),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另外,要感谢的还有我多年的忘年之交雷小宇,希望在下次见面时,能够好好的彻夜长谈一次

别了,美丽的山城!但我相信在不久的时间内还会多次再来

2016年5月15日 完稿于石家庄


杨德贵 另一种黑恶势力 (2010-12-25 23:58:42)

我是重庆市万州区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曾无数次陪同领导观看过杨德贵的表演,我对他技艺的真假无法判断,但凭与他多年的交往,深知其人格卑劣,道德品质败坏!

杨德贵,40多岁,重庆市万州区新田镇人,家住新田镇小涪鹞子岩,无正当职业。此人乃是惯偷。早年由于偷窃他人财物,曾被万州新田镇派出所所长余继标拘留过二次(当地村民皆知),但其恶行从未更改---前年在湖北某寺庙开光仪式上竟然偷拿功德箱里的善款,前不久他舅子冯某亲口向街坊邻居讲述杨德贵借到他家做小工的机会直接从其衣袋里偷窃现金500元。这些偷鸡摸狗的琐事之多,村民街坊们都说数不清。他现在在媒体公开表演的“遁法”,其实质也是一种民间盗术,不过方式更加隐蔽和阴暗。他用邪术弄来的各种赃物被他渲染得天花乱坠,说成什么消灾化煞、趋吉避凶的“神物”,哄骗观众高价买取并收藏。可笑的是就连普通的石头、钱币也都成为高官富商们争着收藏供奉的“神物”。仅此一项,就不知从无知的群众那里牟取了多少钱财。另一种敛财的手段比此更加的高明和龌龊。几十年来,尤其是现在经媒体报道成为名人之后,利用此邪术在社会上广招门徒行骗,其中包括政府官员、军官、公安、记者、司机、农民、公司老总、校长以及社会闲杂人员等前前后后共计3000多人。他行骗的手段是像妓女一样脱了裤子主动诱惑观众向其拜师学艺,然后骗吃骗喝,吊足拜师者的胃口,陆陆续续交纳所谓的“拜师费”,由几千上万不等。每次收了学徒的拜师费之后,又借口加功消灾进一步搜刮他们的财物。如:成都某运输公司老总周某,仅不到1个月的时间,就被骗掉10多万;重庆市某军官董某被其骗10多万,还为他在网络上打悬赏广告,发现受骗后,立即撤下此广告;万州某银行行长、联通公司某老总被骗十几万;当地中学退休领导杨某被骗数万;……估计所骗得的款项达百万之多。但,除据他宣称的外国弟子得其真传之外(无从查实),国内无一人学会(援引万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的资料)。但这些被骗的无知群众,包括被骗的政府官员、高知及富商们在醒悟之后都选择了沉默,大约是因为杨德贵经常宣称自己有钉心杀人之术,能千里之外隔空取人性命,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据他自己夸耀,曾用此邪术帮助朋友们解决过10余人

在我们万州,一方面大家恭奉他为杨大师,另一方面这个杨大师吃喝嫖赌骗样样都来。我所了解的杨德贵经常出入各政府、企事业单位,经常利用酒后宣称他在省级部门甚至国家某些部委都有朋友或徒弟。因此,地方的老总及官员常常奉他为神人。而他自己呢,利用此邪术把吃喝、嫖赌、行住、表演等的开支以各种名目报销到相关单位。据他自己宣称,20多年来行走江湖坐车坐船吃喝玩乐从未自己掏过一分钱。我通过政府的相关资料查知,杨德贵属于三峡移民拆迁户,可他利用与政府某些官员的关系重复领取了两次住房拆迁费,其他村民的房子都已充公,但他至今还占住着应当被拆迁的大桥乡幸福村的旧宅---新田镇政府为此多次去执法,都因杨德贵暗通万州政府某些官员出面干预,无果而终。杨德贵还凭其与政府官员的特殊关系为自己和数十个亲朋好友办理了“低保”骗取国家补助。据我所知,就他自己也并不符合低保的条件:他在重庆市万州区新田镇小涪鹞子岩住着130多平方米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新房,有高档皮沙发、高档洗衣机、高档冰箱、双空调、太阳能热水器、宽屏液晶电视、电脑、货车(给他女婿在用),还有许多古玩字画及名贵花草,老婆孩子一家人都没出去找工作,成天打牌玩乐,其富裕程度远胜普通百姓

  据杨德贵自称,传他邪术的师傅-朱元高,湖北荆州人士,现80多岁,已出家。但我利用在政府工作的方便,专门在户籍资料上查询此人,结果没有他所称的朱元高的任何信息

据他自己讲,白酒酒量有三斤,饭量一斤,嫖娼无数,嗜好赌博,这些年仅麻将一项就输了几十万元……当然,我所了解的非常有限,望更多了解真相的有正义感的群众,尤其是那些被他迷惑欺诈骗上贼船做徒弟的人们,像尚正义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揭穿他的真面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6d60490100ntwd.html


道教搬运术被卫星定位系统GPS证实

道教有一些神秘的法术,如辟谷术、返生术、房中术、搬运术等。属于宝贵的中国传统文化,2011年被国家官方认定不是巫术与迷信。但多年来被作为封建迷信看待,大多数人持不相信的态度。笔者多年来研究搬运术,发现搬运术已经濒临灭绝,只有极少数人,如杨德贵等人才能演示出来。笔者在2017年12月做实验,让杨德贵将GPS终端从实验房间搬运出去,卫星定位系统GPS证实终端确实飞出去了,有起点、终点、时间、速度、飞行路线等。道教搬运术,在我们培训的少数功能儿童中也能做到,称意念移物,也有卫星定位系统GPS证实。道教搬运术与儿童意念移物的实验物品用隐形方式传递,眼睛看不见,仪器拍不到,我们只能假定这些物品进入了平行宇宙。平行宇宙理论的一种观点认为,我们每个人在平行宇宙中都有一个类似克隆的自我,这次实验中,我们体会到这个观点有一定的合理性

一、杨德贵搬运术从武汉到万州的实验

杨德贵年轻时拜湖北荆州道士朱元高为师父,学会了道教搬运术,也称遁术。受宫哲兵邀请,2017年12月4日到达武汉大学,当天下午到了黄陂区木兰花乡

道教搬运术被卫星定位系统GPS证实

12月5日上午演示搬运术,成功搬运来了刻有“佛祖赐福”的长方形金属艺术品,刻有“泰山石敢当”的长方形道教艺术品,镀金的项链,有佛像的圆形护生符,以及著名功能人孙储琳的全家像片

除此之外,还搬运来了约16000元人民币,大多数是100元大钞,有极少数面额小的钞票

上图是杨德贵在武汉黄陂区演示遁术时从外遁入现场瓷盆中的佛道教工艺品,镀金项链,护身符

这次演示之后,接着做搬运GPS终端的实验,杨德贵把GPS拿在手里,放到桌子下面阴暗的地方,多次发功想让它飞走,均未成功。他说,这个东西能量很大,是光的能量,我的能量过去后,它抗拒,我搬不走它。又说,我的能量在外地不如家乡那么强,没办法了。我觉得他承认做不出来,比作弊要好。我们当即表示,明天陪你一起回家乡,到家乡继续做实验

11月7日到达万州新田镇他的家,11月8日去到五溪村他在农村的老家,离长江仅五百米。他说老家是他几十年修炼的地方,在那里功能强大。搬运从早上10、30开始,把GPS与给天上师父的12张百元钞放在脸盆里,脸盆里有浅浅的水。脸盆上盖有衣服与报纸。他的手放在脸盆里抓着,口里念师父与太上老君的名号,还有咒语,脚不停地抖动,脸因发功表现很吃力很痛苦的表情

上图是小型卫星定位器终端GPSONE,它的编号是唯一的:IMEI:356803210233190.

他说,这个东西很活跃,把它搬出去了,它马上又回来了,再搬出去,它再回来。最后终于在11点58分到12点15分之间,GPS与12张百元钞一起被搬运走了。11点58分,我们最后看见脸盆里还有GPS,12点15分我们看见脸盆里什么都没有了

GPS记录了这次搬运,12点左右开始有速度,每小时8.67公里。12点08分每小时2.07公里,很慢,快停下来了。GPS一共飞行了约8分钟,到达离实验地点之外1200米的地方,在长江中的某位置有停留,然后返回原处附近

上图由GPS定位,时间为2017年12月8日12点零44秒,速度为每小时8.67公里。方向正东,飞行图案为三角形,最远离实验中心点约70米

上图由GPS与LBS共同定位,时间为2017年12月8日12点08分44秒,速度为每小时2.07公里。方向西北,飞行最远离实验中心点约1200米。从轨迹上看是直线,飞到长江某位置后又返回到实验中心点附近

12月10日中午1点半,我们在杨德贵的五溪村老家,进行搬回GPS的实验。杨德贵说,那个东西有信息,有能量,我的光类似旋风一样旋转过去,要把它卷起来,可是拢不住它,它的信息与能量比我的强。这天实验花了两个小时,未成功

2017年12月9日与10日,GPS终端仍然有电量有信号。11号上午8点20分,GPS电量还有12%。大概因为潮湿,它与卫星离线了。这以后即使它再运动,卫星也不显示它的运动轨迹了

三位实验者与作者,右1宫哲兵,左1王峰,右2田野,摄于武汉黄陂木兰花乡,杨德贵搬运表演之后

2017年12月11日上午11点,在新田镇杨德贵的家里,我们正在进行将GPS搬运回来的实验。这一天杨德贵的能量很强,百元钞大把大把地自己进了脸盆,杨德贵说“讨厌”,一次又一次地拿出脸盆,放在桌面上,谁也不理会它们。今天我们并不欢迎百元大钞,它们是无意地或者按习惯自己跑来的,数量有19400元之多

他说,有一个信号过来了,他在脑屏里看见了GPS正被他的一股旋力卷起来,往我们这里飞过来了。他大声叫“宫教授,你快过来。”我走过来站在他的对面,听见嘭的一声,一个金属物跌落脸盆底的撞击声。掀开报纸一看,GPS终端就在脸盆里了

每件GPS终端都是唯一的,唯一性在编号上,没有两个编号是一样的。我们核对了编号,证明回来的的确是三天前搬运飞出去的GPS终端

手机可以记录卫星的定位信息,我们打开手机的软件,发现没有回来的轨迹,感到遗憾。原因是GPS与卫星离线了。我想,今天能搬运回来,一是杨德贵的功力与能量很强大,二是GPS离线了,它的能量与信息就大大减弱了

2011年,杨德贵的“万州逃遁术”入选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

道教的搬运术,大多数人是不相信的。杨德贵的搬运术,就有很大的争论。许多人认为杨德贵的遁术就是魔术表演。笔者曾在多次考察后发表论文,论证杨德贵的遁术是真实的道教法术。这次实验,用最先进的科学仪器检测了道教的搬运术,包括杨德贵的遁术,是真实的。杨德贵的遁术是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它确实值得保护与传承下去

宫哲兵,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华人超心理学会中国分会会长,新空间1025实验室创始人之一。王峰,广东工业大学信息工程学院的教授(美国海归)。田野,国际华人超心理学会副会长


印大民会员2015年总结

2016-01-23 13:18

2015国际华人超心理学总结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5,不免有些感慨。在北京相对论联谊会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国际华人超心理学会华东分会和中国分会硕果累累

2015年1月1日国际华人超心理学会华东分会正式成立。会长为扬州职业大学印大民教授。紧接着5月1日成立了国际华人超心理学会中国分会,武汉大学博导宫哲兵教授为会长,印大民为秘书长

7月14日到19日在都江堰,12月6日到7日在武汉召开了中国超心理学会议,台湾大学原校长李嗣岑教授介绍了他的最新理论复数空间,使得超心理学研究上了新的台阶,云南大学物理系朱念麟教授介绍了物质在新空间的种种实验,以及他的新理论。武汉大学宫哲兵教授介绍了他的超心理学实验,并且从哲学角度做了解读。作为魔术专业委员会主任的中国高校第一代魔术教师印大民教授介绍了贵州张家兄弟以及重庆杨德贵的“监控下黑屏”的存疑魔术实验。第一次提出了不同于普通魔术的“创建存疑魔术”的概念。四川大学吴邦惠教授提出了超心理学和人体科学的规范问题,云南大学罗新教授介绍了三十多年中国超心理学和人体科学情况。加拿大玛丽教授介绍了国外超个人心理学的成果。易经专家叶茂然教授向大家介绍了他最新研究成果。哲学大师韩显丰教授也将哲学界对于唯物,唯心的研究新进展做了介绍。指出应该重新考虑他们的定义。会议还将论文集整理由出版社出版

12月武汉会议以后,印大民马不停蹄的赶到南京,参加了由华东分会组织的对于杨德贵水遁的鉴定。副会长,江苏道教协会会长,茅山道长杨世华主持了对于杨德贵的14人鉴定会。在精心准备的空房子里面,对杨德贵全身仔细检查后,在魔术无法做到的情况下,印大民再次奇怪的在杨德贵手中,一把凭空拿到11500元。14人共奇怪的拿到19900元

除魏德东教授认为杨德贵是将钱藏在他自己的裤子里面,其他参加鉴定的人员均签字表示认可这次实验是真实的,大家一致认为杨德贵的裤子事先由指定人员检查过,不太可能藏两万元钱。这次鉴定再次使杨德贵的水遁成为了“存疑魔术”。虽然现代科学绝不认可宏观物体在正常温度,压力可以隐形传输,可是中国民间的水遁,却向现代科学提出了质疑

今后,我们将进一步研究超心理学,包括存疑魔术,使人类对自身的认识进入新时代

另外我们在2016年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参加了一个关于全国青少年潜能开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会议

印大民 2016.1.22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