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胜特异功能是真的,亲身经历者如是说。海云青飞 评论:不稳定

海云青飞 点评:张宝胜在私下场合可能是真的展示过特异功能,但是不稳定,公开场合全靠作弊,所以,你说是真还是假呢


张宝胜特异功能亲历记,裁纸刀穿墙而过,道听途说张宝胜

老好人儿/2018-09-19

看了何新先生的文章《张宝胜去逝,致哀》,也想起了一些关于张宝胜的道听途说。这也是一段历史,我觉得不把它记录下来,可惜了

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大约是在85年或者86年,因为是30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也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年

那时我在一个汽车修理厂上班

那是个国营汽车修理厂,厂里有大约150人左右,在汽车修理厂里算个中型的吧,厂里人都是国营员工

我那时是厂里的干部,平时在楼上呆着,车间里发生的事儿,有些就不知道。所以对张宝胜来我厂修车,“表演”,就不是亲历者。张宝胜当时开一辆奔驰车,好像厂里人说那车是国安局给他配的。他有时到我们厂修车或者做保养

某天,我上班偶尔到下面车间逛一逛,见下面的工人,跟他们聊天,他们告诉我一件新鲜事儿,说昨天张宝胜又来咱们单位修车了

因为张来过我厂不止一次,所以跟下面的工人、业务、结账等等部门的人都熟了,下面的人也摸透了他的脾气。我们厂有个工人,是一个青工,挺聪明一个小伙,那时大约20多岁,大名叫郭运发,大家都叫他郭子。那天郭子上去拽住张宝胜的衣领,就像两人发生矛盾打架时那样,小郭子对张宝胜说:“你丫给我们大家表演一个,表演一个?你今天不表演我就打你丫的。”

这里说一下,大家说张这人脾气很好,为人老实,还怕挨打。小郭子一吓唬他,他就乖乖地给大家表演。这么一说,是不是好像他还有点缺心眼儿似的。但当时大家确实是那么说的

张宝胜在郭子的威逼下,开始表演。第一个节目是手捻衣服。在车间里众目睽睽下,他用姆指和食指捏住小郭子工作服的肩膀部位,来回搓了几下,只见手指接触的部分,工作服立刻被烧糊了。当时我们的工作服劳动布的,上些年纪的人都知道,那是一种很厚实,像现在厚牛仔布那样的布料

大家啧啧称奇。(当时郭子也没叫他赔衣服,如果那样也太不讲理了,是吧。)

然后他又表演了一个从玻璃瓶里取药片。厂里工人用手比划着给我看,说他手攥一个装着药片的药瓶,这样上下来回抖一抖,药片就从瓶里掉出来,落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大家再看瓶子呢,却完好无损

当时因为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情,那时候流行气功热,特异功能还没有被批判,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去追问,那个药瓶是哪里来的,是张宝胜自己随身携带的道具,还是厂里工人提供的。因为我们现在知道了,有些魔术师也能表演这个节目,那时没有如今这样高的警惕性和怀疑态度

再后来又有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大家说修完车他就去业务室结账,业务室有两间办公室,一间靠近厂门口的是接业务的,是一小间,里面放着进出厂登记本什么的,里面只有一个业务人员,叫赵达,当时30岁左右

这间小屋旁边有一大间,也是业务室,是结算的,管统计本次修车花了多少钱,有会计统计好几个人,负责人是个女的,叫张秀珠,还有统计员小王,还有一个管统计的老职工,头发都白了,叫什么我现在忘了

那天还有些人跟着他去结账,反正据他们说,当时屋里人挺多。结账的时候,大家说,你车也修完了,再给我们表演一个吧。他就拿起业务室的一把裁纸刀,对着旁边接业务的那间小屋的墙壁扔过去

前面说了,这间屋里坐着业务员赵达呀。赵达一个人在小屋里坐着,猛然听到啪哒一声,哎哟,怎么从墙下掉下来一把裁纸刀?赵达把刀子拣起来,正在莫名其妙。这时旁边屋里的人都过来了,大家来看,张宝胜说隔着墙扔过去了,刀子也在他扔出后消失了,大家来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一看果然刀子在赵达手里,赵达正奇怪呢,这刀子是从哪来的?

这样赵达又跟了过来,到旁边这间大屋。他是接业务的,嘴尖舌利,得理不让人,他跟张宝胜也熟。他过来对张宝胜说:你给他们表演了,不给我表演,这哪成?还想不想修车了?

张宝胜只好让赵达在手心里用圆珠笔写个字,他来猜字。赵达在左手手心里把字写好后,左手攥拳,手心向下,伸出来问,你说吧,是什么字

张宝胜当着众人,不慌不忙地对赵达说:“让你写一个字,你写两个字干吗?”接着又说:“你手心里是水和火。”

赵达把手张开,大家一看,果然是水火两个字

这事儿太奇妙了!当时大家都服了

这些事都过去很多年了。当时这件事在我们厂广为流传,厂里人都知道,绝不可能是瞎编的

后来社会上对特异功能基本持批判态度,司马南也对特异功能发出挑战,结果似乎也是司马南赢了

现在网上也有关于张宝胜“特异功能表演”中造假,失灵,骗术被揭穿等许多文章。80年代兴起的社会上的特异热早已消褪,再加上前些时候批判的“王林大师”,装神弄鬼,影响恶劣,没有几个人再相信有什么特异功能。但是那时我听说的张宝胜这几件事,由于就发生在身边,所以我一直感觉,把那天他的表演,特别是猜字,用魔术来解释,有点解释不通。心中的疑点始终不能释怀

这次看了何新先生的文章,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某些特异功能人真实存在,不可思议,超越普通人类的经验与观念

……在宣称特异功能的人中有不少牟利的骗子。但是张宝胜不是。”

我相信何新先生的话是真心的

他见到的此类现象,肯定比我听到的这些还要多得多。他是据此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我们是不是都被骗了,我不知道。本人只是记录自己的一些经历,对再深一步的探讨,就无能为力了

(以上内容为老好人儿亲历,并非转发。)


张宝胜在私下场合演示特异功能,勺子瞬间成麻花,我眼中的张宝胜 (2008-06-12 21:27:49)

大千世界

对张宝胜其人我早就知道他的特异功能了不得,因和他岳母是朋友就多了几分关注,在网上也搜到了他的一些资料,对他的能耐就更是想一睹为实,但总是没机会亲眼目睹

6月6日,我和朋友相约一起到北京去看望在京工作的女儿们,正好赶上第二天是端午节,就给在京的好友———张宝胜的岳母和妻子带一些家乡士特产,因她有身孕正想吃点家乡风味,我们也想去看望一下。早上6点多我们一下火车就先赶往他们家

张宝胜的家在一所大学的院内,门口有警卫站岗,当我们通报了身份后,警卫员就打电话进去通报,得到同意警卫人员就让我们进去了。他妻子接待了我们,因是好友的女儿彼此又很熟我们聊的很开心。因中午约好了和一个老乡一起吃饭,所以我们就邀请她们母女和我们一起去,她们就说要征得张宝胜同意才能去。一会儿张宝胜从楼上睡眼蒙胧的下楼来,看到我们就很热情的打召呼并开着相关的玩笑。一点也不象我所听到的人们对他的评价,说他严厉、不拘言谈等。我看到的是一个挺随和热情的中年人。当我们说要带他老婆出去吃饭,他问了一下吃饭的地方和人员,就同意了。我本想也邀请他一同去,但又怕他拒绝所以就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中午小老乡在自己经营的“千岛湖酒店”招待我们用餐。他同时还邀请了在公安部某局工作的一位局长老乡。这位局长和张宝胜非常熟悉,看到张宝胜的岳母和妻子都来了,唯独不见他本人,就问我们怎么不邀请他呢?我说怕请不动。这位局长就立即拨电话过去邀他来,张宝胜也未推让,20分钟后就赶了过来,并责怪我们不邀请他,我们虽说心里感到挺冤的,但必经他能来我们大家感到很高兴

饭中他不时的和大家开着玩笑,气氛很是活跃。他不时的站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即使坐下来也只是吃些素菜,我问他岳母他怎么总走来走去的,她说他就是这个习惯不用管他。席间,那位局长说,今天不给大家表演一个?张也不回他的话,局长就让服务员拿来几把勺子,局长往他面前放了三把,问够不?张宝胜也不说话,又起身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然后坐下拿起三把勺子,我们大家都不眨眼的看他怎么表演,他将勺子拿起又放下,然后眼睛看着局长,手就那么轻轻一拧,可怜的三把勺子就象麻花一样拧在了起。我们还没看清是怎么会事表演就结束了。局长就将已拧成麻花的勺子送给了我的女儿:这把就送给小老乡做护身符吧!我们大家纷纷传看着这三把“可怜”的勺子,个个觉得不可思议

局长看到我们大家迷茫的眼神,知道我们没看清张宝胜的表演,就对张宝胜说,怎么样?来人家饭店吃饭总要给人家留下纪念品吧?就又让服务员拿来了三把勺子放在张宝胜的面前,张也没说什么,轻轻的拿了起来,这次我们都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手,他还是那么轻轻的一拧,不到一秒的时间,三把勺子又成了麻花,这次将它送给了酒店的老板,老板兴奋的给饭店的总经理说:收好了啊,这可是咱们饭店的镇店之宝。要不是亲眼看,谁都会认为是气功,只有亲眼看到才明白那绝不是什么气功。随后他又给那位局长的表弟“拧”了一把做为礼物送给了他。张宝胜还有更神奇的本领我也知道一些,比如说隔墙移物、将密封玻璃瓶内东西移出等。但那天不知他要来,谁也没准备“道剧”,所以不能一睹为快了。事后了解他的人说,他从未一口气“拧”过三次,这次是破例了,也许是因为我们是他岳母的朋友吧,他才破了一次例。可我还想见识他别的本事,只能等下次了……..


张宝胜在507所首次接受实验考察回顾,特异功能真实

孙泽先

张宝胜进京后的第二站是507所,又称航天航空医学研究所。这个所里有三个我的大学同期同学,即中国医科大学56期毕业生。到这里来是为了对张宝胜的特异功能进行严格考察

因为事关张宝胜的前途和命运,我尽了最大努力劝说他要积极配合,按照军方的要求去做。他能留在部队,就可派上正经用场;若是流落民间,变成社会闲散人员,后果不堪设想。张宝胜是性情中人,向来我行我素,好在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肃性,配合起来还算比较认真

考察的地点是在研究所内的一个很大的房间里,四周是书架、卷柜、写字台等办公用具。屋子中央放了一个透明的玻璃茶几,这是张宝胜的位置。周围相隔一定距离分散着摆了14把椅子,是观察者的位置。我曾提出回避,但这个项目的主持人希望我在场,以免张宝胜在考察中过于紧张。他是中国医科大学39期毕业生,算起来是我的前辈级校友了

考察的项目是张宝胜的突破三维空间障碍的功能,俗称“大搬运”,就是把东西送进一个密闭空间,或把东西从密闭空间中取出来。当然,前提是不可破坏这个空间的密闭性

实验考察于上午九时许开始。张宝胜进入房间之前,有人帮他重新更换背心、裤衩、衬衣、衬裤,然后穿上类似宇航员训练用的连体服,从背后把拉锁拉上。在茶几前就坐之后,用了一个透明插板把张宝胜的右手固定在茶几上,插板的用途是把他的右手与左手分隔开来。在张宝胜的左边安放一台摄像机(专门对准他的右手),右边是一台普通摄影机,前面和后面各有一台高速摄影机。这时有人把一个试样放在张宝胜的右手中让他搬运

试样是一个金属小铃铛,是从儿童饰品串铃上摘下来的。设计人想,张宝胜能不能也准备一个同样的东西?于是就把铃铛里面的两个钢珠抠出来一个。还是不放心,就在铃铛上钻了一个孔,又怕张宝胜也事先钻个孔,就在旁边钻了一个极细的孔,并用肥皂盖住。还是不放心,又在铃铛上打上钢印“M-01”。M是主持人梅教授姓氏的字头,01代表第一次实验考察。当然,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时关于试样的事是严格保密的

过程不是很顺利,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试样还在张宝胜的右手里。可能是那两台高速摄影机噪声太大,对他有干扰。午餐时间到了,我建议张宝胜饭后再接着做,他不干,说再等一会儿就行了。又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这时他要求吃巧克力,所里派人给他买来,并喂给他吃。十四个观察者很有耐心,忍饥挨饿却无人走动,一直静静地观察着

终于,在第七个小时的当口,张宝胜右手张开时,那个试样不见了。问他试样哪儿去了,他说今天太累,隐约感到往身后去了,并用手向身后比划了一下。最后,试样是在张宝胜身后五、六尺远的写字台里找到的。他们开锁检查写字台的抽屉时,在左侧下数第二个抽屉中发现了试样,经梅教授亲自检验,就是张宝胜右手搬运的那个试样——小铃铛里面只有一个钢珠,大孔在,小孔在,M-01钢印也在。后来他们经过讨论,并认真回放录像录影,最终肯定了这次实验考察

类似的实验考察后来做了很多,有关方面基本上肯定了他的特异功能,但关于张宝胜参军的事拖了两年多还是定不下来。据说时任国防科工委主任的张震寰将军觉得这样拖下去不妥,就把涉及批准张宝胜参军的各部门负责人召集在一起,说,今天张宝胜也来了,你们当面考察他,题目你们自己出,如果认为是真的,就让他参军;不然就放人家回去,别耽误这孩子的前途。经过大半天的紧张考察,大家一致同意张宝胜参军

求真是科学工作者最基本的信条。写了这些文字,唯一的考量是要还原历史的真实场景。至于怎样看待特异功能,人们各有判断,也各有道理。如果以为些许文字能够改变人们的判断,那一定是智商出了问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d0f0e70102xfrt.html


张宝胜玩笑间展现特异功能,我所接触的特异功能 (2009-03-12 09:31:40)

马承杰

上世纪80年代,人体学会常设机构在我所,有幸接触到许多特异功能人,最著名的有张宝胜、赵群学、刘宝童、赵凤华、王慧萍、高桂云……原因是因计算机终端伤害了我的眼睛,双目难睁,以后又车祸,压缩性骨折,出于求医、学功的目的,和以上数位特异功能大师认识交友。当然他们都没有治好我的病,而是南昌幽兰著名武术师万仁迪先生的祖传秘方加本人艰苦卓绝的十几年练功历经,治好了我的腰伤和眼睛。但是,我所接触的这些大师们的特异功能是真实不虚的

张宝胜主要是实验研究,很多人看过他的实验表演,如瓶中取药、牛皮信封中读信等等,还有一些恶作剧,如烧人衣服、弄坏人家的手表等。宝胜表演时很慢,很费劲,是由于他不太心甘情愿。而在下面开玩笑时,功能是非常快的

我首次认识张宝胜是他刚刚来所,那时正在参加英语进修班,张宝胜当时住在分队,我们离得很近,听说他会鼻子识字,我们五六个人就去看他,由角玉璞同志写了一个“角”字,叠成一团,他用鼻子闻了闻,又在胁下挟了挟,费了约十几分钟,最后他写出来了。看来显得费劲,但是,我们谁也没有注意,他用手一拍,一个砖头大小的半导体收音机由桌上竞到抽屉里去了,让我们惊异不已……

第二次是分苹果,他们室政委和老侯抬着一筐苹果上楼,张宝胜跟在后面,约离两三个台阶(一米的样子),我正好下楼,开玩笑说“宝胜,还不拿两个。”他说容易。两手左右一伸,一手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大苹果。……

后来几次是在我的实验室,一次是站在实验室门口,问我要不要,我一看,他手里举着个明晃晃的大扳手,是我放在里面工具抽屉的,他没有进我的实验室,不知他如何拿出去的

又一次是进到实验室,问我有什么吃的没有,我说没有,他抓起我的茶叶筒子,用手乱摇,茶叶撒了一地,我立即捉住他的手,见到他的大拇指挤在小扁形茶叶筒子底下边,铁皮裂开了一条约5公分长,两三毫米宽的缝,茶叶挤在那缝隙间,我让他轻轻放手,茶叶筒子底边又完好如初的合上,一根细茶叶片留在他的大拇指与茶叶筒子之间。我又让他拿着上面摇,照样摇乐一地的茶叶。……那么坚实的铁皮,他用一个大拇指就能挤开,这个力量从何而来?一松手,茶叶筒子底边又完好如初,不是特异功能是什么?!

还有一次是一进我的实验室就抓起我的手表,因宝胜弄坏人家手表的恶作剧是众所周知的,前两周,到我实验室,对着我的单板机边吹了一口气,弄得我程序不正常,找不出毛病,过了礼拜天上班一开机又好了。这次又怕他捣乱,我立即捉住他的手,想把表抢回来,他却转到老董桌边,用手在桌上一扣,张开手,表没有了,我和老董在老董的电工桌抽屉找,接连找了三个抽屉都没有,转过头来问宝胜要,他却转身就跑,我跟着追出办公大楼,没追上,回到自己办公桌坐下,拉开抽屉,表竟然在我自己抽屉角上。半个多小时后,宝胜回来,站在试验室门口,说声给你!竟然又丢进一个手提包来,那是放在实验室里面试验台上的,如何拿出去的?怎不让人神奇?!

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这些都是我的亲身所历,我们面对这些铁的事实,还能无视,无动于衷吗!?

其他几位,刘宝童当时才六七岁,是王秀璧研究员作测试,请我和老尹作试,刘宝童是透视功能,一见面说我们两个都不抽烟,因她看到我俩肺部黑区比抽烟的人黑的小。又说老尹有胆结石,是许多如高梁米般大小的小石子。说我是腰椎不好,毛毛糙糙,她说好的脊椎骨是形状很光滑的……宝童的功能很强,她能看见水中的细菌、微生物,我所侯树理研究员作了很多有关测试实验

赵凤华透视、遥视功能很强,我与她打电话,说B超超出我有胆结石,她看了看,说没有,十多年了,B超年年说有,但我却无任何不良反应……

王慧萍给我姐姐看病,我姐在西安,不到一分钟,她说你家是平房,门口东南有一棵大树,院子里有一个粪坑,测得非常准

高桂云透视,遥视功能很强,她是病了十八年后出的功能……不一一细述

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机理是什么,我们不应反对和无视,而是要尽力去研究、探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bd13870100cg6z.html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