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因比:中国成为世界强国?何家栋:童话而已

海云青飞 点评:言必马列,对于这种文风不太习惯。不是太复杂的问题,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就可以了,还要不断地引用,是对自己的观点不自信吗?

汤因比 对中国人的乐观看法,何家栋提出了批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现在全球范围内两大制度互相竞争,哪个制度更优秀,要到决出胜负以后才能阶段性下结论。这个竞争的过程,对于两个阵营的认识的进步都有促进的作用


一个童话——天人合一

何家栋

这几年,意识形态领域兴起一股西方人文主义的思潮,认为它是社会动乱的根源。宣传家们一方面反对"用其他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一方面又鼓吹中国传统文化的优越性,说是中国生产力虽落后,文化却先进,批判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否定中国文 化传统,"在西方国家面前自惭行秽","数典忘祖"。于是,食文化、酒文化、床上文化. .. 都"发扬光大",酒色之徒成了"文化人"

这种宣传不自今日始,只是越来越语无伦次了

有些自封的马克思主义者似乎忘了自己的祖师爷不是孔夫子而是马克思,马克思主义恰恰是从西方传来的。如果孔夫子那么高明,何必请教马克思?

在西方国家面前自惭行秽固然不好,在传统文化面前自惭行秽就好么?马克思的前辈黑格尔就不大看得起孔夫子,对中国哲学持蔑视的态度,认为孔夫子的教训不过 是一种"常识道德",还没有西塞罗的道德教训高明。他说中国哲学停留在感性的象征的阶段,即使达到了纯粹思想的意识,也并不深入

黑格尔或许有点孤陋寡闻。欧洲学者为中国古代治国术倾倒的不乏其人,或许也可以说是自惭形秽吧。在这方面,孔子所做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如同苏格拉底之在西方,孔子是 中国把哲学从天上拉回人间的第一人。如同柏拉图把斯巴达理想化,创造了他的"理想国", 孔子把周礼理想化,确立了封建等级和伦理规范,培养出那么多治国安邦的干才,即使在今天也不多见

黑格尔的说法不是无的放矢。中国传统哲学重人事,重现世,"子不语怪力乱神",因为说不清楚,只好"敬鬼神而远之"。说是无神论也行,说是不可知论也行。对于生命,也是模 棱两可,"不知生焉知死","不能事人焉能事鬼"。说它是"常识",并不过分。常识不能做为普通推理的基础,寻求真理有赖于抽象的思维和纯粹的范畴。据李约瑟研究,有几百种科学技术的发明始于中国,可是没有一种在中国形成科学体系

人们常说西方哲学在"爱智",中国哲学在"闻道",所以马克思的实践哲学同中国的伦理哲学就很容易沟通

马克思说过:"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 世界。"

人们因此把哲学改变世界的实践性同解释世界的思辩性对立起来

可是恩格斯还说过,思辩终止的地方,正是科学开始的地方

中国人不讲究严密的思维形式,不在乎概念的确切内容,可以是无限大,也可以是无限小,凡事以意志为之,没有一定规则,因此权变之术盛行。中国人经常处于精神紧张和道德 恐怖的状态,缺少自由思考的空间,不知在什么地方触礁,在什么角落踏雷。人性也向两极 发展,不是谨小慎微,就是桀骜不驯。自我贬抑和自我放纵都是人性压抑的结果

中国人不好思辩之学,自古已然。冯友兰先生认为这是中国哲学讲天人合一,一直没有 显著地将人和宇宙分而为二的缘故。西方哲学最大的成就,就是"我"的自觉,有了自觉,我与非我就一分为二,主观和客观之间便成此岸彼岸,随之产生我如何能知非我的问题。中国人思想中一直无"我"的自觉,我与非我一直没有显著地分开。对于我以外的宇宙不大了然, 只好随遇而安

看来西方人倾向于改造环境,中国人倾向于适应环境。中国人满足于自然界现有的东西, 西方人却热衷于创造自然界没有的东西

但也有人认为,"天人合一"的思想是经过了把人与自然区别开这个认识阶段后,进一步 认识到人与自然的统一,是比把人与自然分开的观点更高一级的观点。他们的根据是儒家和道家都肯定了人的价值。中国虽没有西方的"天赋人权"观念,担忧"天赋价值"的思想,孟子 所谓"良贵"就是一种"天赋价值",就是主张把人当作人来看待,这表达了人道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也就是人本主义精神

"天人合一"还有另一个说法:天人感应。

天上掉下一颗星,地上死一个人,若有什么联系,也是"天本主义",听天由命

国学界好做"现代诠解",喜欢旧瓶装新酒,外界出现什么 新思想、新创造,都能从故纸堆里找到出生证,原来古已有之。既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又可以作为拒绝它根据

既然天赋人权是天赋价值的翻版,现代文化启蒙运动不是多此一举 吗?从阿米巴线形虫到猴子变人,人类只有一个传统,就是进步的叠加,发展的无限性。凡不合这个传统的,都被扬弃了。当然,站起来和在地上爬,好象都是我们的传统。不过,未必有人愿意做两栖类。 恩格斯认为,在一切意识形态领域内传统都是一种巨大的保守力量--无论是有产阶级的 传统。还是工人的传统。人是在反抗和摧毁消极的惰性力中前进的

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什么人本主义,说得确切点,只有民本主义。民当然也是人,当然也有价值,但这价值是载舟覆舟之时才显出来。"天赋人权"、"生而自由"、关键在于独立性、 平等性,而民在封建等级制度中,只能从属于一种依附关系,没有独立人格可言

马克思说: "我们越往前追溯历史,个人,也就是进行生产的个人,就显得越不独立,越从属于一个更 大的整体。最初还是十分自然地在家庭和扩大成为氏族的家庭中,后来在由氏族间的冲突和 融合而产生的各种形式的公社中。只有到18世纪,在市民社会中,社会结合的各种形式, 对个人来说,才是达到他私人目的的手段,才是外在的必然性

直到中世纪,西方还存在着不能自觉到个人的现象,布克哈特这样描述:中世纪"人把自己只看作一个种族、民族、党派、家庭或社团的一分子,而且,他只是从种族、民族这些一般群体出发来观察自己"。中国人的内在的意识和外在意识,好象都还停留在前现代,所要求于人者,也是共性多于个性,特异独行者便被看做异类

我们把个人的依附性称作集体主义。所谓集体,就是人人等于零。

以反对他人个人主义的罪恶掩饰自己的个人主义罪恶,不仅不受制裁反而得到鼓励,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犯罪,而是觉得是在维护集体利益。费正清说的很直率,中国人是从团体和当局的表彰中获得满足而不是从个人抱负的实现或个人任何形式的自我发展中得到满足,所以一见到能主宰他人升沉荣辱的大人物就直不起腰杆了。西方以思想自由和个人独立为出发点,因而看重人权,给人以自我发展的自由。每当美国人以人权保护者的姿态开刀中国人,中国人就举起正义的旗子来教化美国人。这类似下棋,美国人下跳棋,中国人下象棋,各有各的路数。跳棋每个棋子都是活跃的,全部棋子到达位置"自我实现"之后,就是成功。而象棋每个棋子都以将帅为中心定进退,作牺牲,如果将帅困死,即使不失一兵一卒也输了。这倒想黑格尔说的,眼睛只有附于身体时才有价值,如果脱离身体就没有价值了

马克思将集体作为实现个人自由的手段,"各个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集体获得自由";集体保障个人自主活动的实现。不能促进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集体,就是冒牌 货,"它不仅是完全虚幻的集体,而且是心得桎梏"(《马恩选集》第1卷、第82页)。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集体主义都不是剥夺个人权利的理由。个人权利是普遍权利,不是特殊权利;它同国家权利、阶级权利有一致性,也有不一致性。一切专制制度都有以集体名义吞噬 个人权利、把自己的特殊权利冒充普遍权利的特征。马克思指出,"组成社会的各个个人迄 今都表现为某种整体","他们应当使自己作为个性的个人确立下来"。集体主义异化为整体主义,正是马克思要我们予以消灭的生存条件

个人价值的被确立是一个伟大的历史事件,也是现代社会的发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就 是要求个人地位在更大的程度上得到确认。恩格斯作过这样的评价,

"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 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 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中世纪的幽灵消逝了,教会的精神 独裁被摧毁了,真正的地球被发现了,文学艺术突起的高峰至今还没有被超越,现代大工业 已经进入了起跑线,希望哲学的自由思想被广泛传播。"

差不多没有一个著名人物不曾作过 长途的旅行,不会说四五中语言,不在几个专业上放射出光芒","他们几乎全部处在时代运 动中,一些人用舌和笔,一些人用剑,一些人则两者并用。因此就有了使他们成为完人的那 种性格上的完整和坚强"

几个世纪以后发生的被胡适称为"中国文艺复兴"的五四新文化运 动,欢呼个性解放,引导人们寻求新的生活方式,虽然同时发生的爱国运动很快转入政治斗争,"救亡压倒了启蒙",但如果我们不过分拘泥于教科书上的历史阶段划分,而着眼于中国 进入世界历史的过程,着眼与思想启蒙的主题--人的解放,救亡正是它的题中应有之义。中国的人文运动在东西方两大文明巨流汇合的过程中,经过许多回合的发福冲撞,波澜壮阔, 高潮迭起

40年代,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列入了被改造对象,知识分子群体的人文精神遭摧残,以至丧失自我。我们总是看到,政治危机触发思想解放,歌舞生平就忙着修庙造神,善男信女 顶礼膜拜,直到政治再交厄运。"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这只说明:启蒙虽被压倒,但未被取消,而是呈现出波浪推进的方式

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经历了两三个世纪,时起时伏,甚至天下大乱。中国的人文运动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现在就做结论未免太匆忙了。 每次新生产力的出现,总要引起价值的重新评价。自从蒸汽、电气和自动纺机像妖魔一 样闯入人类社会,便引起无穷无尽的纷忧,伴随着工业革命也产生了反工业思潮,不少人痛 哭流涕,以维护道德原则的名义,主张抛开现代技术,以挽救没落的全部文明

今天,发达 国家工业化造成的危害更严重,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城市膨胀、战争恐怖、道德沦丧、罪 恶丛生,人们惊呼人类创造的文明背叛了自身,当中国人为赶超意识的驱使,全力以赴地实 现现代化的时候,西方学者又忙于寻找"后工业社会"的出路了,似乎人类要免于灭亡,只有反朴归真,由工业社会回到农业社会。好象我们搭的车老误点,如果不是搭错车的话

历史学家汤因比从东方农业社会看的了希望。他认为科学技术的盲目发展,不但无助于人类精神境界的提高,而且将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汤因比认为需要一种新的政治哲学把世界统一成为一个整体,能担当这个重任的,不是欧美,也不是欧化国家。他认为中国儒释道三家学说包含着力求与自然和谐的神秘的合理主义精神,这种文化心理素质使一个民族在2000多年中保持政治和文化的统一,并且能够融合周围许多落后的部族到本族里面来。现 代西方文明所缺乏的正是这种凝聚力

这个神秘的合理主义和费解,合理性属于科学,可以理解为不狂妄地支配自然;而超乎确切知识之上的神秘性属于神学。他是主张科学和神学结合吗?用我们的说法就叫"天人合一"

汤因比追求物质和精神的和谐,或者为精神而牺牲物质。 他给我们指点出路,最能说明这一点:

"中国过去虽然工业落后,但对将来反而是值得庆幸 的事。因为落后,中国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国运衰微,受尽屈辱,但也因此避免了极端的 城市化和工业化。所以或许可以说,这是一个廉价的代价。"

这好象是一个童话,人们到处寻找幸福,最后发现幸福就在自己家中。汤因比崇尚的文明模式,不只存在于中古时代依俗 生活、依性劳作、依情交往的桃花源,而且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某报采录过这样的场景:贵州紫云县一个村寨15户63口人,长年住在暗无天日的山洞,政府盖了新房动员他们迁 居,还用大轿车送他们到贵阳参观,可回来后63人又全体回到山洞,并不羡慕那种物质文明。 连退伍回乡的青年,也不敢使用钢笔,而靠结绳刻木记事。真可谓"绝圣弃智"了。可见老祖宗给我们的这份"天人合一"精神遗产,至今仍"使人屈服于环境,而不是把人提升为环境的 主宰"。正如马克思所说,这些田园风味的农村公社不管初看起来怎样无害于人,却始终是 东方专制制度的牢固基础。它使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驯服工具,成为 传统规则的奴隶。如果"天人合一"就是满足于这种原始状态,我们岂不要被当作研究史前文 明的活化石?

汤因比认为是"廉价"的方案,恰恰是以人的屈辱做代价的。现代中国人肯定不会向往这 种消极的生活方式。因噎废食不是增进健康的办法,正如火的发明不是为烤焦自己,大可不必因森林火灾而茹毛饮血。"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不是抛弃车马,而是不要噪声。都 逃出人境,做有巢氏,又将"结巢在树林,哪堪风雨扰"了。 但是汤因比的话还是值得玩味的。商品经济的确是邪恶的,问题在于我们的市场经济, 既有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贪婪,也有资本主义垄断时期的腐朽,却缺少资本主义赖以发展起 来的理性精神和法制精神,甚至也缺少创业激情。我们不能不考虑究竟建立一种什么样的文明模式,既保证物质丰富,又保证精神自由。否则,我们即使不做权利的奴隶,也要做金钱 的奴隶。 做金钱的奴隶会获得一些东西,做权利的奴隶就失去一切,所以金钱就有了诱惑力。他 们是弄潮儿,领导"时代新潮流"。从权利崇拜到金钱的崇拜,从禁欲主义到消费主义、享乐 主义、纵欲主义,就是没有自己

我们的得救,只能求助于人性的复归。因此,"人的解放"决不是只有抽象的意义,它首 先要求对人采取一种世俗态度,追求一种合理的生活方式,放弃对物欲的贪婪,放弃对自然 的勒索,放弃对一切图腾偶像的崇拜。如果我们不苛求每个人都成为圣贤,都成为英雄,只 要求他通过文化、知识来完善自己的理性,他也许更接近理想的完人

从柏拉图的《理想国》 到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都认为有了纯洁无私、诚实正直的理想的人,才能建立理想 的国家

其实柏拉图以前的斯巴达城邦业已证明此路不通。斯巴达人人都是钢铁勇士,形同 机器,战必胜,攻必克。然而最后还是难逃灭亡之祸。因为它除了粮食,除了铁剑,别无所 需

斯巴达王就曾大言不惭地说:"斯巴达人无意向任何国家学习任何东西。"

没有文学、艺 术,没有哲学、逻辑,没有思想也没有人性。整个城邦是一座大兵营,以征服杀伐为能事, 人民生活乏味、社会停滞、国运日衰。军事机器一朝失灵,寡头统治随即垮台,它甚至连一 件象样的文物古迹也没有留给后代

再看我们,战争年代,从马背上的摇篮,子弟学校,到苏联留学,也培养出一批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和平时期,毛泽东更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 上进行人性改造工程,按照完全彻底的模式塑造理想的人民,当他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时,仿佛他已赋予一种新的民族精神,一切自私自利、萎靡不振、懦弱胆怯、调和折衰、卑躬屈膝、奴颜媚骨、暴戾姿肆等等劣根性得到了净化。他崇尚冒险精神、拼命精神、 禁欲精神、敢想敢干精神,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斯巴达精神,甚至提倡自发的原始的暴力, 骄枉必须过正,因为不如此,就不能摆脱沉重的历史负担。他的确把人民鼓舞起来了。古往 今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执着地去改造一个民族,一个数亿人口的大国的国民。他培养 出视死如归的战士,却没有培养出独立思考的人。当动乱的烟尘落定之后,他的国民却发现 他们是在天堂里过着远不如人间的生活。 历史上一切改造人性、国民性的理想都失败了。因为理想的人不是历史发展的起点,而是历史发展的结果

中国思想家梦想的"天人合一",从来没有进入现实生活。人的历史是一部和自然交战、和人交战的历史。人和人不能和谐相处,人和自然也不能和谐相处。青年马 克思曾经一典型的思辩语言说过:

"共产主义是人全面地自觉地回到人的地位。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善化的(完全发展的)自然主义,就等于人道主义,作为完善化的人道主义,也 就等于自然主义。共产主义就是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冲突的真正解决。"

我看这就 是对"天人合一"思想最完善的表述

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这个东西。只有从传统观念的束缚 下解放出来,从各种人身依附关系中解放出来,每个人作为独立的人,充分展示他的个性和 才能,才有可能实现这个"天人合一"。 我们有5000年的历史,但是说来惭愧,我们几乎不知道我们先人为什么有走到一起来,为什么要创立这样一个国家。我们想一群蜂,嘤嘤嗡嗡地辛苦;我们像一群蚁,忙忙碌碌地 操劳

我们总是播下龙种,收获跳蚤。治乱兴衰,循环往复

5000年,我们就处于这种不自觉的状态,载沉载浮,原地踏步。我们的社会结构和思维方式远不足以应付我们造出的罪孽,更不用说为人的发展提供一个坚实可靠的基础。现在是该反思我们立国精神的时候了。我们 没有"天赋人权",即使最英明的人物,一旦尝到权力的乐趣,很难分清领导和统治的区别

领导是以思想取得民众拥护,统治是以暴力迫使民众就范。从而演绎出另一命题:国家应该 保护个人的自由,个人当然拥有争取自由的权利。这就是进入现代文明的出发点。何时消除 集体抹煞个人的现象,或个体都具有集体的神性,社会注意就有希望了

2008-12-07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

海云青飞,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唯一破解了生命进化规律的人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