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水污染比印度的严重,中国的水污染有多严重

海云青飞 点评:一个对人民负责的管理者,第一优先的目标是人民的健康,而不是GDP。是否在为人民服务,一个重要指标就是看治理水土浸染是否动真格


青石岭村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肿瘤病人 (此 小标题为 海云青飞 所加)

寻找一口净水 河北省井陉县青石岭村。1992年,一群育龄农妇按照计划生育规定去医院做绝育手术。不料,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仅在盆腔一处,就发现有46人长了肿瘤,一起去医院的总共才72人

青石岭村一时间陷入彻底的绝望。直到今天,他们才终於明白:为何村里有那麽多正值盛年的乡亲莫名其妙地撒手人寰?

近年来,青石岭村死於癌症的有200多人。全村400余户,一半家庭有癌症死者。有的夫妻双亡,有的兄弟同殁,村边新坟连片

"……初时,村里人查出癌细胞还凑钱去省城大医院手术治疗,後来,面对昂贵的医疗费用和手术後计日可数的存活时间,便乾脆放弃了治疗。终生不吃一粒药,花钱只买来一张宣判死亡的癌症诊断书。世代躬耕的青石岭人究竟触犯了何方"神灵"?"

——水,只能是饮水

青石岭山高水低。乾旱季节,村民们要往返7公里才能担回一担水,一担清水半桶泪。村人集资打井,凿到18丈,只见石头不见水。绝望之中,村民们上书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惊动了父母官石家庄市市长。政府拨款修了大水窖,集攒雨水,能供全村半年之需。1958年,县里修通了绵左渠,青石岭人终於喝上了清凉的渠水。好日子过了二十年,却不料甜渠水变成了臭渠水

"原来,绵左渠上游,兴办了许多家企业,大量工业废水注入,使渠水变质了。输水的万方水库,库壁污迹斑驳,库水黄汤绿沫,库底杂草黑绿,水中死鸡烂狗漂浮。村民们说,库水在缸里沈淀了七八天後,烧出的水仍是半锅白沫、一锅腥臭。青石岭很少有人来串亲,偶尔来个客人,乡亲们敬烟不敬茶,留宿不留饭。1994年,有人提桶水送县卫生防疫站去检验,其酸硷度、硬度、浊度和铅、砷、汞、硫酸盐等有害物质含量全部超过国家饮用水标准4.9倍至9倍,大肠杆菌超标77倍,病菌总数达"不可计数"程度。"

长久的怀疑终於得到证实:污水是癌症的病因

何处去寻找一口净水?

人们绝望的哭泣惊动了王考祥老人--当年五位上书人中唯一的健在者。他和几位老人再次上书县长兼县委书记王金廷,其结果是县打井队把钻机运到了村口。村民们自动砍树毁田修路,把钻机迎到井位。又自动捐粮捐款,激动得乡党委书记、乡长、下乡干部纷纷掏腰包

开机第一百天,井深247米,井下遇到流沙,钻杆突然折断。2万元加2 000斤白面换了个"乾窟窿"

——这口乾净的水还能喝上吗?全村老少一夜无眠

第二天,父母官王金廷冒雨爬上了青石岭,说:

"乡亲们,不要难过,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援你们,社会主义不会丢下一村一户。井,继续打,一直打到出甜水;钱,我来想办法

不久,省、市、县共拨款37万元,与水夺命的战斗重新开始……

1995年9月28日中午,336.5米的地下冒出了清泉。青石岭沸腾了!家家户户买来喜庆的爆竹,在井口边彻夜狂欢;许多人睡在井台上,不忍离去;许多人跑到坟上烧纸,告慰死於癌症的亲人…………

个案:竹皮河

"1978年夏天,皮集村向继善12岁的儿子,不慎落入河中,喝了不少河水,得了怪病。父母四处请名医,先後花了2 000多元,孩子的命还是没有保住。母亲悲哀过度,患重病随爱子而去……三年间,向继善一家先後死去3人!"竹皮河象一条黑色的怪龙!"彭墩村党支部书记愤愤然,"河里终年流淌污水,人喝了躁心燥肝,牲畜喝了也要得病。从1976年到今,彭墩村已有22人患肝硬化,6人患肝癌死亡。"

这里说的是竹皮河。中国的任何一条大河之水污染,皆是一篇大块专论,无法以简明扼要的个案形式容纳,所以我选择了这条全长仅56公里的小河

上游荆门市的大量工业废水及生活污水,把竹皮河变成了酱红色,所含的氟、铅、硫化物等十几种有害物质,皆大大超过人畜饮用标准。鱼虾鸭鹅基本绝迹,4 700亩农田和1 500亩水面因污染而撂荒。竹皮河两岸的贺集乡、康桥湖农场、石牌镇等2 6个村庄、5 643户,因饮用和使用河水灌溉,七十年代以来的不到二十年间,死亡耕牛11 722头,猪26 780头。虽然卫生部门投入了高於过去几倍的医疗力量,患病人数仍然急速增加。竹皮河两岸人口总数3.5万,肝脏病患者8 500多人(占总人口24%),慢性肠炎患者6 300多人(占总人口18%),各种皮肤病患者9 300多人(占总人口26%)。仅贺集乡便有650人患肝癌,93人患肺癌。竹皮河两岸青年参军体检,基本无人合格

竹皮河已成了一条毒河

胡冲村一位农民承包了6亩稻田,由於河水入侵,收获下来的5 000多斤稻谷竟然都变成了黑色。粮食收购人员抓一把撒给鸡,鸡不吃,给猪,猪也不吃。一气之下,人们将这5 000多斤稻谷统统倒进了竹皮河。还有一户农民,生了5个子女,前两个正常,後生的3个赶上了河水污染,於是老三秃头、老四侏儒、老五痴呆

多年来,乡民们写状纸、摁血手印,甚至背著污水上省城武汉、首都北京,进行著漫长的马拉松告状;县人大、政府也帮著告,皆泥牛入海无消息。乡民们走投无路,最後发展到聚众数千,准备"冲击"省七届人大会场之严重地步。事情当然是在萌芽阶段被迅速制止,仅允许几位代表拿上摁了血手印的材料"上访"。一位"老上访"的党支书悲愤地说:

"十八年了,我们整整忍了十八年了!十八年里,我们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给我们解决人畜饮水困难。就是死了,我也暝目。"

中国七大江河中污染最轻的是长江,长江全流域污染最轻的支流之一是汉江,汉江污染最轻的是襄樊与武汉河段,竹皮河恰好在这两个"水质较好"的河段之间汇入汉江;因此,就中国的水污染而言,竹皮河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基本国情与数字

中国污水排放总量极大。1996年废污水排放总量为450亿吨(其中工业废水约300亿吨,生活污水约150亿吨)。有专家预测:2000年,世界废污水排放总量为6 900亿吨,中国为800~900亿吨

中国废污水排放总量约占世界的10%以上,而国民生产总值约占世界的3%,即单位产值废污水排放量为世界平均数的3倍以上

中国污水排放量呈高速增长趋势;每年的污水排放总量,七十年代约为110~145亿吨,八十年代约为270亿吨(何博传:1980年污水排放量为313亿吨),1996年达45 0亿吨,增长率为7.7%,大致每十年翻一番,与经济增长速度大体同步。发达国家社会总产值每增加1个百分点,废水排放量增加0.26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每增加相同社会总产值,中国增加的水污染量是发达国家的4倍

中国国土污水负荷量约为每平方公里8 600吨/年;为世界污水负荷量平均数每平方公里520吨/年的16.5倍

中国的废水排放量到底大到什麽程度?粗略地说,可以把除汛期之外的全国水量全部中度污染一遍。当然这只是一个形象化的说法,有失严密且并非实际情形;而实际情形更加恶劣:由於水污染的分布并不均衡,这就意味著工业与人口集中地区的污染要比平均数字严重得多

中国的污水处理率极小,80%以上的废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放,致使江河湖库普遍污染,90%以上的城市水环境恶化,可饮用之水越来越少,水资源危机更趋严重

除了污水,每年至少还有亿吨以上工业及生活废弃物排入江河

2008-12-01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