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经的作者是炎帝还是李时珍?本草经的作者是谁被称为什么

海云青飞 点评:中国人有一种丑陋的习惯,就是见不得同时代的人比自己优秀,于是一个人有了自己的想法以后就不能说自己的想法,他要托名给黄帝,炎帝,神农,这样他的想法才能被人接受。《黄帝内经》的作者不可能是黄帝,同样,《神农本草经》的作者也不可能是神农


中医伪书《神农本草经》小议

《神农本草经》始出于东汉,而且是伪托神农之名造成的伪书。这个问题在宋朝就可以下结论了,只不过当时的文人没有这样的勇气

关于神农尝百草的记载,比较早的文献可见于《史记·补三皇本纪》:“神农氏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尝百草,始有医药。”又《淮南子·修务训》亦有: “神农尝百草之滋味,一日而遇七十毒。”

不管这些记载是否真实,都没有关于神农氏在“尝百草”之余还写了《神农本草经》这本书的依据。班固主修《唐书》,记载了《黄帝内、外经》却没有记载《本草》,使得这本书是否出自汉代,也有些可疑

梁朝阮孝绪撰《七录》始记有《神农本草经》这本书,计有三卷。是书有云:

“世谓神农尝药。黄帝以前,文字不传,以识相付,至桐雷乃载篇册。然所载郡县多汉时,疑张仲景、华陀竄记其语。”

这里所说的“竄记”即为“冒名顶替,暗自记述”之意。不过,梁朝陶弘景在《神农本草经集注》中说:“此书应与《素问》同类。”可惜,没有半点证据

到了宋朝,一些学者发现了当时流传的《神农本草经》中至少有两点解释不通的地方:

一处是程颢、程颐所著《河南程氏遗书》提出的疑点:“神农作《本草》,古传一日食药七十死,非也。若小毒也不当尝,若大毒一尝而死矣,安得生?

另一处可见于陈叔方所著《颖川语录》。陈氏发现,《神农本草经》当中使用的某些药名有故意做雅的痕迹。比如,把“黄精”写成“黄独”,“山芋”写成“玉延”,“莲”写成“藕实”,“荷”写成“水芝”,“芋”写成“土芝”,“螃蟹”写成“拥剑”

这种华而不实的故意做雅,是东汉学风的典型表现。更可疑的是,记载“巫彭作医”的《山海经》,记载了“蛇谷山多少辛”。陈叔方说,这“少辛”就是“细辛”,《神农本草经》居然没有记载。这个“疏漏”可以证明,《神农本草经》不可能是神农氏所作,而是东汉那些酸不溜秋、故作文雅的儒生所杜撰出来的伪书

虽然中国古代的文人早就知道《神农本草经》是一部伪书,却没有人脱离这个伪书规范来编修“药书”。故作文雅的风气依然流行。比如,“鼯鼠屎”不说 “鼯鼠屎”,而说“五灵脂”;“蝙蝠屎”也不说“蝙蝠屎”,而说“夜明砂”一些民间朴实粗陋的命名,都被赋予了一个“文雅”的命名。整个中国古代的药物学著作一直渗透了这样一种文气冲天、故作儒雅的恶习

此外,大家明知《神农本草经》是伪书,却历代对它有所增益

《唐本草》、《蜀本草》、《证类本草》、《图经本草》,都是这样在这部伪书的基础上互相抄袭,略加考证,陆续增益编修出来的。读者也许不难发现,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真正属于李时珍独立知识产权的部分实在不多

中国古代医学著作家为什么能够长年累月地这样做呢?现代人应该可以找到答案了,那就是,中国古代流行的“猫论药学”和他们没有找到区分“真治”和 “假治”的方法。一味药,仿佛可以治疗这种病,也仿佛可以治疗那种病。一种病,这种药可以治,仿佛那种药也可以治,甚至扎几针,做次艾灸,烧些冥钱化碗水喝,也能好。一个方子,大剂量与小剂量在治疗上也仿佛没有什么区别。细心读中国古药书的读者很容易发现,方子越古老,用药量越大

大约后来的人们发现,小剂量与大剂量有相同的“疗效”。于是方子的剂量就越用越小了。汉代用“两”或“铢”的,到宋代就改用“钱”了。汉代用“钱”的,宋代改用“分” 了。这些立方方法的变化,均是没有区分“真治”和“假治”造成的

我们的确没有理由去苛求古人。现代人食古不化才是最可悲的!

(XYS20061214)

伪书《神农本草经》小议

张功耀

http://www.xysforum.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7/zhongyi516.txt

海云青飞 点评:非常赞同:我们的确没有理由去苛求古人。现代人食古不化才是最可悲的!

2008-12-23


《从零开始发明修行》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

海云青飞,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唯一破解了生命进化规律的人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