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识字骗局又被揭穿了,对一位有“猜字”功能小女孩的持续观察,何宏

对一位有“猜字”功能小女孩的持续观察

何宏

1995年7月,山东省平原县科委向我们推荐了一位11岁的小女孩,称是有“猜字”的本事。说是“猜字”,其实是要把写有字的纸片折叠后捏在手里,不用眼睛看,却能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因为听起来所介绍的情况极似1979年的唐雨,我们便写信请父母带她来京

小姑娘很纯朴,过去没有听说过北京大学生物系陈守良训练出来的小孩,他们“耳朵认字”是要通过前额的“屏幕”展开纸团纸片“看”到颜色和图案。她在回答我们追问的时候说,偶尔会听到一个老头的声音告诉她是什么字,有时是说字有几划,然后几划的字便逐个闪过眼前,或者有一排排的字从眼前溜过,而当出现正确的文字出现的时候,她的眼皮会跳,会提醒出来。她也不仅能“猜”字,也能辨色和辨图案。还在谈话中我们还了解到,在发现她能“猜字”之后,学校就开始有别的孩子模仿,但她指责那些人全都是偷看的

我们的测试是从松到严,首先是联络感情,巩固信心,然后请她以最拿手的办法表演。我们看到,把纸条叠起来递给她之后,她捏在手中然后就有多种手部动作:双手捧纸条,双肘交叉伏在桌上,皱眉低头等等。若是旁边的人盯得太紧就很长时间认不出,若是盯得松,立刻就能报出答案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增加控制:一是把字条紧紧地卷起,再用浆糊粘住外端;二是把字条装进黑色纸袋再用书钉封口。她总要不断地在房内进进出出,才能做得成。有一天下午,我们开会暂时离场,在无人监控条件下她将所有纸卷全部看出并写在纸上。但当我们收起她的答案,勉励她再当面认一个,她说什么也不干,这自然更增加了我们的疑心。而对她交回的由普通钉书钉封口的纸袋试样,我们总是发现书钉正常所有的园弧度变平了,尤其在有些字样上赫然出现了四个洞,暗示她打开了纸袋,偷看之后又用新的书钉顺着黑纸袋上的孔穿了回去 自打我们加强封装(比如用环氧树脂焊死钉脚),严禁把试样带离现场,经过两个星期,仍不能得到有意义的结果,于是打发她回家。大概是为了向相当尴尬的父母解释何以在家里行,而北京不行,她好几次地推说头痛,肚子痛,但从未说过表面友好的我与我的同事陈朴“干扰”了她

但既然在八十年代曾有那么多的人、包括大学教授都对“耳朵认字”说得言之凿凿,甚至于说家中有“闹鬼”现象的“自发超常功能”可以经诱发而成为可控可展示的“特异功能”,虽然心中有些不安,但我们仍寄希望或者她可能通过练气功或者诱导的方式练出可接受核查的“特异功能”。我们给她放其他人的“特异功能”表演的带子,教她气功,最后请她父母确保她能坚持“练功”,以增强功力

自从这家人离开北京回乡以后,我仍向她家邮寄过少量信封试样(在白纸条上写汉字词组,然后裹以牛皮纸,再放入牛皮纸信封,胶水封口,骑缝签字后再用透明胶带覆盖在签字上),如果机械打开,信封就会损毁。我们还是希望在自然宽松情况下她能做出来。令人失望的是,寄回来的信封上写着答案,可信封本身都有明显破损和拙劣的弥补。我们也不知是应该怀疑她、还是怀疑她的父母精神有毛病,当然,也可能是我跟我的同事有毛病,因为我们如此执着于此事

希奇的是,在我们明确批评她,我们已经看出损坏,这样的试样算不得“猜字”之后,她一边道歉没有好好练,另一方面依旧不变地寄来严重破损试样。不得已,我们只好正面严肃地批评她,请她做诚实的孩子,千万不要撒谎,信里还专门提到“狼来了”的故事。她在信中认错,表示以后好好练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1996年7月,她家人来信来电话,催请我们下去考查,称女孩的超常功能大有发展,别人随意说个字,她能坐在炕上就“猜出”该字是在大人手中的《新华字典》里的页码和位置。父母还举了一个事例,她家的犁被人偷了,让她猜,她准确指出小偷是谁以及作案时间、藏东西地点。家中以此为据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警察先不信“猜字”,于是就把一只停走的闹钟藏起来。她居然从几百米外走过来,先围着一辆小车转(这是第一隐藏点),接着便走入派出所室内,准确指出在某个上锁的保险柜里藏着该钟

以上描述让我们兴奋起来,为发现鉴定人才,我们便专程去该县实地考察。首先找到了去年推荐的科委某科长,请予以协助。听到我们反映的北京情况,他说自己当时也没有充分把握。下午,我们就坐车去她家,下车时随手从车上拿了本新书,如果她能众目睽睽之下,不接触不偷看而准确说出随意页面的某行的字句,或者认出我们身上写字的纸条,就很满意了。因为据说,复旦大学前校长华大一就曾见识过这样的小孩,甚至这个孩子也曾在何祚庥面前发挥过表演

到她家已经下午5:30,突然见到我们,小姑娘显然很高兴。她父母也非常热情,一脸的农民的真诚,把神乎其神的事儿重复描述了一遍。没一会儿,科委同志为我们这些北京来的专家找来了乡长和书记。我们提议大人们放松地在一起说话,只叫小孩认字。她不愿猜书里几页几行是什么字,坚持做传统项目:我们说个字,她来猜在字典的什么地方。要求看似并非不合理,我们同意但要她不许出门。然而不一会儿,她就绕到院子,我们跟出门,她又躲出院外跑离视线。几分钟后她才回来,说“东”在新华字典第98页中间。哇,果然对了,可我们心里猜她大概是在某处藏了另一本字典

接下来请书记写几个字让她猜,她拿来一叠纸,一支圆珠笔。书记背着大家写了谁都不知道的几个字,然后把纸条装在口袋里。我们把剩下的空白纸头要过来,果然注意到前两页上留有痕迹,于是也把这几张抽掉。她一进门,就指定要那叠纸,想了半天乱猜一气。我们劝她回头再说。晚上9:00,我们刚跟乡领导一起吃完饭,母女两人又从家里跑来,要求接着认。大概是家长注意到我们不满意,我们不点头认可,让她的家长觉得孩子发挥失常,不可思议。于是小陈背着她,在纸条上写下“晴天”二字,折叠起来放在自己的衬衣口袋里,由她站在身边猜。第一次她猜自己的名字。不对,接着就要求用手接触纸条。我们答应可以手指隔着衣服甚至触摸纸来,但绝对不能拿走。摸来摸去依然失败。后来,孩子父亲的一位在县里当局长的老同学从室内藏起来一件东西,要她猜是什么,也没有猜出是什么

次日下午她又一次来到宾馆继续接受测试。我们先拿本自己的书,要她认某页某行的一两个字。她虽然苦思冥想,手指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多次插入书页中。因为要认的字是在页面深处,最后又没有做成。晚上她叔叔请书记吃饭,气氛轻松的时候,那位县里的局长写了个字,放在杯盖下,过了两个小时,没有猜出来。再问他昨天拿走的是什么东西,也是不知道

第三天,一家人没出面,也没有跟我们打招乎。我们担心家长因为面子揍孩子。第四天清早去她家,她母亲却情绪依旧很高,道歉说孩子是上课去了,随后介绍孩子情况:

1、1994年夏收的时候,女孩突然晕倒田里,抽筋,吐白沫。众人建议抬到邻近的庙里,是烧了香才活过来。在1995年春节,她才开始说自己能“猜”字。家人、外面人都来试,当时竟没有人能看出破绽。所以才有上县科委,以及来北京的事 2、从北京回家以后,每次接到邮寄来的试样,她总能很快认出来,然后在父母的鼓励下亲手寄回北京(朴实的父母不知道,试样破损得不成样子。肯定是当着他们的面,先随便写下什么,寄给我们之前又拆看的。) 3、近两年来,女孩功能越来越多,不起床就能说屋外下小雨或者起了雾。她还主动给人看阴阳宅,并说自己家里条件不好,怨地基太浅,出门的对面是三角河汊,犯相冲 4、我们小陈是气功专业毕业的,在北京教了她气功,现在她经常“发气”,非要给些亲戚看病。某人父亲得心脏病住院,她说自己能治,还说毛病是血太稠。乡里书记身上起了莫名奇妙的疹子,她说只有不贪做清官才能好 5、还说过去常有小孩惹她、骂她,现在她会发“气”,好几次她只要一想,对方便瘫在地上 6、她家的犁被人从田里偷了,家长让她“猜”谁干的。第二天,她就说清了全部过程:谁放哨,谁偷的,藏在谁家。家长找个借口过去查,真发现自家的犁 7、某位乡亲钱和衣服被人盗了,请她看是谁做的,那人说只是查一下,倒也不准备去追讨了。她最初说不能讲。几天后,她告诉其他小孩,说邻乡某人干的。消息传到那位老乡耳朵后,他跑过去看,果然自家孩子衣裳被那家人正穿着 8、再还有一个亲戚与某大妈一起做馒头生意,散火时亲戚指责大妈私拿了10斤馒头钱。大妈撞头捶胸,有苦难言。突然亲戚孩子高烧不退,打针吃药都没有用,她称这事她能治,就是要问孩子他爸一件事,馒头钱是不是赖人家,说了实话病才会好。小孩的烧打过吊针后不明不白地退了。事后亲戚承认赖了钱

件件都是令人觉得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却无法验证,只能听一听。她父亲是极为憨厚朴实的农民,母亲是信耶稣教的农妇,都似是不会说谎的老实人。一方面担心“这是魔鬼的事儿”,更指望女儿是真的,好歹可以给不起眼受人气的家多少挣些脸面。相比之下,乡里乡亲周围的好多人条件都要好的多。家里还有两个儿子,虽然是农家孩子,独生姑娘自然就娇惯些,虽然身体弱,打小便跟小子没有两样,人机灵,但总是一身泥,一身汗,从来没有过干净

我们的印象是,这种家庭情况基本满足传统的“鬼魂附体”现象所需条件,没见过世面的穷家父母面对聪明的孩子,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我们当面讲明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对小女孩下结论,因为我们亲眼见到的所有情况都不能证明她有什么“超能力”,但他们及亲戚们却依旧非常信任这孩子

女孩中午放学回家时,我们已经将纸条放在装胶卷的一个暗盒里,纸条上是兰绿色的地址“城市南环路”。我们在盒盖及盒体上连贯划了一道线,要是有悄悄打开偷看的动作,不注意盖回去就一定对不整齐。我让她不要打开盒盖猜认其中文字,不许将黑盒子拿走。我只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她摸来摸去。最后她放下盒子走出门。一见两条线已经对不上,就知道盒盖已被打开过,检查后里面纸条都不见了。她进门先看看盒子再看看我,我脸上不动声色,故作不知,于是她又把盒子抓起来摆弄一番。接着她又出去,这次纸条当然留在盒里了

又过会儿她又进来,这次她才开始迟迟疑疑地说,看到了绿色的字,前两个是“城市”,对不对?看我不表态,她才又接着把五字字都说出来。说实在的,见到这么一个无师自通、这么精懂心理学、有骗人战术的小女孩,这一年的时间绝没有白花,真长见识

我们这次在平原县出差一个星期,做了好些次的测验,情况都大同小异。受控情况下,要么是无法成功,要么是明显地作弊。凡是盒子里认字,盒盖都被动过,纸条的形状也动过。很明显不能再指望她会有“猜”字能力,临了,把她单独一人带到田埂上,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申称自己是真的。于是我只能一件一件地把每次她是如何如何地捣鬼都给她一件一件地讲明白,她的脸真的都白了,可只回了一句“我就是真的”

最后这天晚上,乡书记请客,顺便让她表演,无论认字,还是猜书记口袋里的钱,都不对。最后,女孩伤心地哭泣,我们只好劝她,也不能说你就是假的,但确实当我们面前做不出来,真的不能靠这个吃饭,以后也再不要对外说自己“猜字”了。绝不要再为这件事而影响生活,好好学习才是正道

又过了一年,我们想知道她的现状,因为她六年级该升初中了。97年8月底,我们翻出一些去年照片数张,就给她寄了去,凑巧没两天(那边肯定还未收到信),便收到她父亲来信,说经过一年用功,考上一所不错的中学。女孩心情好,又辩认了去年我们留下的两个信封,请检查;另外是想能不能拿到几张去年的照片。看看寄回来的牛皮信封,就发现中腹部位出现了毛边,擦上碘酒就变色,应该是用剃须刀片拉开后,又用胶水粘的,看来经过一年的磨练,有所“进步”

此例“猜字”案例的价值,这个女孩是自发出现的,所称能力跟当年四川唐雨的“耳朵认字”具有很大的可比性,甚至“白胡子老头”的说法跟鼎鼎大名的张宝胜很接近。本例“猜字”父母和乡邻的描述,也与跟过去文人的笔记或传统的“人体科学”案例几乎一致,跟中国传统的“闹鬼”“闹神”的描述相一致

对于本案例,我们表现了十足的耐心,经过了细致耐心的几近两年的诱导训练及检查核实。尽管家长、孩子都愿意有所发展,可在我们稍为严格的测试面前,猜字能力得不到确认。我们见到她反复试图躲开控制,否则不是辩认不出,便是采用种种符合年龄、知识的不高明手法无可争议地反复作弊。我们对她始终很好,她对我们也很亲,她从未学会说“不灵”是受到了我们的干扰

在考察中明显地可以见到家庭环境及成人的期望对孩子心理的影响。本份的成人与聪明的孩子形成很大的反差,尤其小孩子居然懂得心理战术,查颜观色,欲擒故纵,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理解在这位女孩身上并存的聪明及笨拙。总之,面对如此事实,我们不得不对过去人体科学界“在9-12岁儿童之中可以普遍诱发特异功能”的说法表示怀疑,我们对复旦大学特异功能研究小组十多年的诱发认字、意念移物的可信性也不得不产生更大的怀疑:老实或不老实的科研人员一同败在了一批没有文化却有心眼的小辈的手里

(感谢我的当年的年青同事陈朴,感谢他始终跟随我并一起完成的测试和观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0892-477501.html


贺天伟 2011-8-20 12:45 呵呵,何老师挺有意思,看了这个博文,想起我很多年前遇到的一个事。在老吉林大学科技楼,更夫有一个小男孩,孩子当时也就15-17岁得样子,这个孩子一看就和其他同龄孩子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不是如何神秘,而是智力不全那种,但这个孩子却可以说出别人指出的字在新华字典的具体位置,而且他父子俩也以能回答出为乐趣,他父亲倒没有宣扬孩子有什么神秘的地方,只是说孩子对新华字典感兴趣而已 何宏 回复 贺天伟 : 你说的可能是真的哟!有种白痴天才可以计算任意一年的一天是星期几,桌面上乱撒的火柴有几根。而且如果小孩真能象在华大一面前表演的、在任意一本书中任意位置的字是什么,那我不得不认为这是真的 我目前所能肯定的是,他们在我面前失败了,也许我的修行级别太高了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