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透视眼特异功能吗?看不到漏洞的“隔墙透视”,何宏

海云青飞 点评:透视眼特异功能是真的,但是,真正的名称不叫透视眼,是“画面”功能的一个显示,详见《画面学》


看不到漏洞的“隔墙透视”

(本文同样是2000年3月所写的“人体特异现象研究评析”主要部分之一。在专业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的六年时间里,在综合审核多项实验之后,我一直把我曾经所在研究所88年所做的鞍山姐弟两人的隔墙透视作为最可信的少数几个相信者与批评者都必须面对的“铁证”性实验。其水平不差于国外的超心理学经典实验。)

因为确实太多的“特异功能”“实验”属于经不起推敲的粗制滥造,科学界大多数人往往就走到另一个极端,认定这一切全是不符合事实的假象、全是子乌虚有的传闻,少数持开放态度、或者认为确实观察到异常现象的科学工作者经常受到其他同事的挖苦和嘲弄。这种从原则出发、从主观信念出发的态度并不科学,也不符合实事求是的精神。即使认为对方错了,为什么不能屈尊就驾听一听少数人的意见,看一看他们的实验,指出若寄期望得到科学界的承认,他们必须努力达到什么样的标准呢?除了前面提到的“遗留信息”实验,我知道一个相当科学和规范的、基本上找不出漏洞的“隔墙透视”实验

这篇实验报告29的受试者是鞍山市的 赵颖赵力 姐弟两人。报告中首先介绍了受试者的基本情况:

赵颖之父用密封的铁制罐头盒发现了赵颖能把其中的扑克牌和硬币等都能‘看’出来。这就发现了其特异透视功能。而且,功能人及其父、母否认赵颖、赵力有耳朵认字、腋窝认字、以及皮肤、毛、发、听觉、味觉和嗅觉有特异感知功能的现象

请注意,家长以及孩子都在此处否认用耳朵认字、腋下认字的能力,真好象是用眼睛“看”穿了障碍物

文章接下来介绍了2次实验的具体情况。第一次实验是1988年1月10日在鞍山进行的。测试的目标物是长宽18厘米的三角形、半圆形、圆形、正方形以及空白,材质是五合板,并根据功能人的要求漆成了红色

图12 实验所用的五种目标物及编号

图13 五种随机目标物的随机序列 图14 第一次实验现场布置图

这五种目标物,在实验前,可以让功能人看到,以建立起一定的信息。但是在实验中,这些标准目标物,对功能人,及能接触到功能人的主试者,都是绝对保密的。而且,在实验中,这些目标物是随机出现的。其随机序列是由电子计算机给出的(图2──即本文为图13)。这种随机序列除主试人B(图3──即本文图14)以外,对功能人及其余人员均是保密的

图3是实验现场的布置图。由图3可见实验是在两个相邻的房间内进行的。两个房间 之间没有任何通道相通,除了各自的一个房门而外,其间的隔墙是砖砌的,是无缝的,很厚的,只要把门关严,相互间是听不到说话声音的。房间是在三层楼房上,其玻璃均为双层,因时值严冬,都用木屑堵死。而且,按照功能人的要求,其中一个房间布置成暗室

被测试的功能人,在暗室中对相邻的光亮房间中的目标物进行“隔墙透视”

进行实验时,两个房间的门都要关严。并且A和B两个房间内的所有人员都不准讲话。要求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得出入房间,在房间内写字,走动等。当功能人甲在A房间内实验时,功能人乙在B房间内(因为实验条件所限,功能人乙无别处可呆;并且没有别的研究人员可以照顾他。)

当主试人B显示标准目标物时,功能人甲根据其隔墙透视功能透视目标物后,在记录纸上做好记录,以后不得更改。功能人甲在透视目标物的开始和结束时,都由位在A、B房间门口的两个主试人,以敲门为号,进行联系

功能人每隔墙透视20个标准目标物算作一组。做完一组以后休息一定时间。休息后可再继续进行实验。休息中,所有记录纸及显示目标物顺序依据的随机序列,都分别由主试人收藏好,不能让任何人接触、看到,直到再继续进行实验,并且参加实验的每一个人都按规定的位置各就各位时,方能取出

在本实验中,做为试样的标准目标物共有5种情况,对这5种目标物,其一般常人隔墙“猜对”的自然概率应用20%。在如上的实验条件下,功能人赵颖、赵力二人的实验结果如表1。由表1(注:本文的表3)可见,以隔墙透视的正确率而言,赵力的结果显著高于一般常人猜对目标物的自然概率,描述正确率达到51.0%;而赵颖的结果则非常显著地高于一般常人猜对目标物的自然概率,其隔墙透视的正确率达到76.3%

表3 赵颖、赵力第一次实验正确率

……但是,现在仍然无法完全肯定赵颖、赵力的特异感知功能就是隔墙透视功能。因为,在本次实验中,虽然主试人B与功能人甲之间的信息传递的可能性可以认为为零,但是其间仍有功能人甲与功能人乙之间进行思维传感的可能性

……第二次实验于1990年7月23日,在北京某研究所进行。……第二次实验中所使用的标准目标物与第一次实验中的相同

实验现场布置如图4(注:本文图15),实验在位于八层楼上带套间的两个房间内进行。功能人赵颖在较黑暗的房间甲内。主试人A在甲房间中,主要起监视功能人及与主试人C的联系作用。主试人B在光亮的乙房间内,按照由电子计算机给定的随机序列,给功能人显示目标物。主试人C在丙房间内,以敲门方式把主试人A的信息,传递给主试人B。就是传递由主试人A发出的关于功能人隔墙透视目标物的开始和结束的信息,以使主试人B更换目标物,使实验继续进行。同时还要保证在实验中,甲丙和丙乙两个房间之间的两个门关严,并且还要严格监视功能人、主试人A和主试人B,防止三者之间任何有涉及目标物信息的联系的可能

图15 第二次实验的现场布置图

实验进行时,除上述两个门都关严外,乙房间朝外的门也关严。实验中任何人都不准讲话,不准出入房间。功能人每次透视完毕,在记录纸上登记结果后,才开始下一次试验。功能人一旦登记结果后,不得更改记录

实验仍以功能人隔墙透视20个目标物为一组。其两组间要有休息。休息中,功能人要把记录交给主试人A,而主试人B要把显示的目标物的记录和随机序卡锁好,以对功能人、主试人A及主试人C做到保密。直到休息后,继续开始实验,每个人都各就各位以后,才分别拿出记录和随机序列卡

实验全部进行完毕后,才能把实验结果告诉给功能人,以防影响其情绪。实验全部结束以后,立即统计实验结果。统计时,主试人B、A、C以及功能人都要同时在场。统计结果由题目负责人收藏,以备总结归档及查阅。我们对实验现场进行了照相和录相,以备用

此次实验只有一个功能人赵颖参加。另外一个功能人赵力不在现场

在如上的实验条件下,功能人赵颖的第二次实验结果如表2(注:本文之表4)。从表2可见,赵颖隔墙透视目标物共80次,透视正确的为66次。其透视目标物的正确率为82.5%。这为一般常人隔墙猜对目标物的概率20%的4.1倍,为此次实验对照者隔墙猜对目标物的概率的3.5倍。功能人赵颖隔墙透视目标物的正确率与常人猜对的自然概率,以及与对照者猜对正确率相比较,在统计学上均有非常显著的差别(p<0.001)

表4 赵颖第二次实验的正确率(%)

必须承认,单就这两次实验很难提出疑点。作为有一定经验的研究者(这几位作者都是持比较怀疑态度的人),实验方案设计得比较周密,五种标准目标物(包括空白)的测试方法类似于西方在本世纪30年代开始的超常感知测试牌实验;计算机给定随机序列的方法比较先进和可靠。如果说仍有什么缺憾,主要还是实验的次数太少了一点,只有那么两次;再有检验的方法及手段有失单一,况且这姐弟俩的本领原本不以隔墙透视为主,为什么就没有试一试可能更简单的密封字样呢?

尤其在第一次的测试中,姐弟二人分处在两个相邻的房间,从怀疑的角度来说,难以完全排除二人以某种未知方式串通的可能性,为何不让姐弟二人同处一个房间呢?我们首先需要确认的是“超常感知”是否存在,并不是姐弟二人之中谁能隔墙透视。在第二次测试中,虽然只有姐姐赵颖一人受试,然而,在主试者B与功能人之间的这堵墙壁上,在功能人左手方向1.6米处1.2米的高度上有一个大小25 x 45厘米的长方型观察窗。文章作者看来有意略去没有提及,因为在观察窗上面蒙有黑纸,而且当时紧靠功能人的左手的位置贴墙立有一间金属网的屏蔽笼,加上笼内又摆放着仪器设备,能够挡住一定的视线。但是在笼与墙壁之间总有一点间隔,玻璃窗上所贴黑纸究竟是否可靠呢?由于外屋明亮里屋黑暗,假如在黑纸上面存在孔洞,就透过小孔成像而在里屋形成影像。文章不谈该问题就使我们难于作出精确判断。这样说,确实有鸡蛋里面挑骨头的嫌疑,但是实验的疑点正在于上午共做3组合计60次测试次次正确,然而下午只进行了1组测试(估计是赵颖提出借口不再做了),完全是自然概率水平,而且就此便停止了。实验者可以解释这是因为功能状况受精神状态和情绪的强烈影响,然而既然在更苛刻的上午测试全部获得成功,有了上午成功的基础,下午的气氛更为祥和(据归档材料她称午睡没睡好),不应当表现太差,会不会因为在下午,太阳位置的移动或天气变化使得小孔成像看不到了呢?

虽说只是猜测,后面将提在她的身上确实还有别的疑点。这样分析的目的不在于否定赵颖能够“隔墙透视”,而是试图讲清楚要想做出严格的特异功能实验,要动很多脑筋;说服自己已属不易,要想说服不在现场的怀疑者难度就更大。单看某次实验操作,可能很严格,也很科学,但如果不能控制条件、改变条件、完善控制多做几次测试,很难得出具有科学说服力的结论

正因为我确信这例隔墙透视是迄今所见国内最严格、最高水平的特异功能实验,我不理解对赵颖的研究怎么到此为止,因为人才难得,“特异功能”人才更加难得。其实此后赵颖经常来北京,她却再也没有同这批研究者联系。在96年初,司马南的一位朋友把赵颖引荐给他,说:

“司马,咱不反对你挑战伪气功、伪特异功能,可要说全是假的,我不能同意,这位赵颖姑娘就是经过验证的真的特异功能人”

事后,司马南打电话向我了解当年实验的情况,我告诉他赵颖的“隔墙透视”确属最可信的特异功能实验之一,这个女孩极可能具有非凡本领,如果连她也被否定,想找出更过硬的特异功能人恐怕就很艰难了。我反问他对赵颖的印象,他说自己接触过不少的“特异功能人”,一看就知道是江湖人物或者“神叨叨”地精神上有毛病,唯独赵颖却带着女孩的纯真与质朴(当时24-5岁),给他留下好感。他说赵颖称他“司马大哥”,还帮他一起揭穿了某人的“空中抓药”。然而他又嘿嘿地一笑,强调

“她毕竟在我面前没有表现出特异功能。她说在我面前紧张得毫毛都竖起来了,功发不出来。”

他说不论赵颖是否真有特异功能,自己都为她感到可惜,

“若是真的,应该给保护起来,可现在完全是被周围的人利用,成了交际手段和摇钱树”

为了寻觅能够配合科学实验的特异功能人,96年10月,我与一位同事专门走了一趟东北,重点人选之一就是赵颖。我们抵达鞍山住进旅馆以后,向她家里打电话,一位自称亲戚的年青男子接的电话,他说赵颖刚跟朋友出门,这会儿不在家。晚上再拨电话,接电话的人是赵颖的母亲,她说女儿已经去南方一个星期了,短期不会回来;我们又问能否跟赵颖的父亲聊聊天,了解一些情况,她马上就说他也出差外地不在家。在挂断电话之前,她警觉地反问:

“你从哪里知道我们家的电话?赵颖只把这个号码告诉过司马南。”

我们解释自己是当年检测赵颖的那个单位的人,现在只想接触她,了解她近年的情况,并看看能否争取她配合我们的工作。她母亲一句话顶回来,

“对于这些事,社会上一会儿说真,一会儿说假,烦人得很,我们不愿意参与”

第二天清晨,我们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打114查赵颖父亲所在单位的电话。电话打过去,我们问:“赵XX在吗?”那边忙不迭地说:“在,在。”然后就听到叫喊,“赵工,你的电话。”我们这边就把电话搁下了,明摆着人家不愿意见我们,编造了一堆谎言

看来只好放弃了,但总有点不甘心,既然来一趟,有没有办法侧面了解一些赵家的情况呢?鞍山有没有别的特异功能人呢?传说鞍山有矿有煤,“风水好”,“神人”多。我们打电话找到“鞍山市气功与特异功能领导小组”的原负责人王高钰,并来到他家。这是一位年愈80高龄的老红军,人很慈祥,头脑也很清楚。我们没能问出别的什么人,但他告诉我们当年就是他举荐的赵颖、赵力,所以了解一些过去的情况。据说在发现赵颖、赵力透视能力的时候,这一家四口人住着单间筒子楼,家庭条件非常困难。赵颖每次表演透视之后,就因为耗费能量饿得受不了,却只能啃啃黄瓜和西红柿(据说她的饭量也特别大)。正是王老向市领导反映了情况,才特殊照顾她家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老人反映这家的大人不好,因为让孩子替人透视胎儿性别以打胎,每次收人家一百块(这个数目80年代真不少)。老人很反感,因为他认为这是缺德的事。由于孩子给财政局领导看病看得准,她母亲得以从学校调到机关作了会计。老人告诉我们,自从房子到手,家里条件得到改善以后,她们家便跟市里的气功组织脱离了联系。但他知道这个女孩后来进公安局当了警察

既然走到这一步,我们便决定去公安局进一步了解情况。在人事部门,我们被告知因为被北京鉴定有特异功能(这份鉴定材料还在档案里),赵颖被免试推荐到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读书,不知什么原因只读了一年,就又回到鞍山。大概是希望能用她的特异功能辅助破案侦察,于是把她招入公安队伍里。据说,她是有一点特别,在警校培训的时候她不怎么读书,但考试成绩却很好(是不是有人泄露了试题,或者悄悄在家里用功呢?)。我们遇到的一般年青干警对于赵颖的印象很模糊,问到知不知道她有特异功能,对方撇撇嘴,不相信、也没见过的样子。在我们表示希望见一见掌握情况的领导以后,警车把我们带到赵颖所属的鞍山交警支队。交警支队有干警一千多人,是省级先进模范。支队掌握接近一万亩的土地并雇了一百多位农民种田,每年创造利税数千万,福利待遇在鞍山可以说令人艳羡。说到特异功能,这里的年青干警基本持怀疑态度:我们邵头儿对此感兴趣,很相信,总能拉来一些人表演,可我们怎么看都觉得象是魔术。他们说的“邵头儿”是公安局副局长兼支队长,在下属中极有威信。办公室杨主任心服口服地介绍邵队长有多么“神”,许多事情好象能够未卜先知,在场年轻人也承认自己的队长挺神奇

邵队长瘦小个,精力旺盛,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人物之一。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对特异功能非常有兴趣,接触过江湖上的很多人。距离市区十公里就是号称佛教第五盛地的千山风景区,寺院庙宇二十多座,他经常去同和尚、道士、姑子、婆子打交道。他相信宗教说的“神通”真的存在,他不光认定赵颖是真的,也相信自己炼有很强的功能。他告诉我们,他相信赵颖是因为曾让手下在走廊另一头写字,揉成纸团,然后塞进赵颖的嘴巴里,而她在众目之下仍然把字条认对了。邵队长又举例子说赵颖曾给某领导同志透视身体,指出他的胃与别人不同,相比常人这位领导的胃确实是左右颠倒的

我们提出希望亲自接触赵颖了解情况,可是她的家人却避讳我们。邵队长很义气地许诺由他来安排,只要赵颖人在鞍山,他可以安排测试。“她穿我的(警服)、拿我的(工资和手机)、住我的(分有房子),敢不听话,她做什么我都知道,她见着我就象老鼠见着猫!”这样我们才知道赵颖的编制在此,却是不坐班的闲散人员。过了两天,邵队长告诉我们他打过电话,赵颖的母亲说赵颖在北京的首长家里,暂时回不来,所以很遗憾这次就不能促成我们碰面了,许诺回头让赵颖与我们在北京联系

邵队长相信特异功能,但并不迷信,因为他自信自己的能力超出了对手。酒席上,他总喜欢借着一点酒兴,描述自己对来宾的直觉,大家公认屡有所中。他还对我说:“你不是专门研究这些事吗?我也给你算一下。说你右腿不说左腿,你膝盖以下腿上有两块疤”。他的话曾令我激动不已,因为当时是初冬,穿着长裤,他不可能以正常方式知道。冷静下来后,我才想到谁的腿上就没疤呢,如果不说右腿说左腿,我好象也能找出两处来。说起有许多人表演时弄虚作假,邵队长不以为然,他说谁敢在我这里玩假?况且当时是怎么怎么做的,不可能是假的。但是转过来,他又非常关心几位著名人物的表演到底是真是假,又是怎么玩得假。他还专门请来一位“于大师”为我们表演了“凭空取药”

鞍山之行虽然没有遇着赵颖本人,但是很有收获。从信的方面说,除去北京方面的两次实验以外,之前、之后她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人物,这很难说全是假。尤其象透视打胎这种事,只要把男女性别弄错一个,名声也就毁了;她所在的公安局有人怀疑,但没有人指控她就是假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感觉也很不好:她妈妈为何撒谎,到底是怕什么?她所在公安系统的人怎么没有盛传她给谁透视得非常准确?尤其值得注意是过去一直都说赵颖“隔墙透视”和“透视人体”是用眼睛,象嘴巴嚼纸认字这档子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或者邵队长出于某种原因而意存袒护?可惜三年过去了,我们至今都未曾遇着赵颖

相信有关方面若能下决心,真正的答案并不难找到。当然测试必须公平、公正,尽可能邀请不同观点的人共同商定测试方案,尽可能减轻测试时的心理压力,唯有这样才有希望得出具有说服力的最终结果

29侯书礼、龚文尧、蒋秀英等,“赵颖隔墙透视的重复实验结果”,《中国人体科学》1卷3期,10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0892-512540.html


何宏 回复 : 你如果看佛道二家的宣传,这样的事情很普通。但是在严格的科研检验面前,包括在心理学家面前和魔术师面前,绝大多数这样的现象都自然消失了 这就是世事的不可思议,虽然一些科学主义者直接把这些都归于迷信和骗局而不去烦心 2012-1-5 00:181 楼(回复楼主)


海云青飞,生命进化规律破解者
宗教已经过时了,死了以后再活,这是要多低的智商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气功大师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成仙成佛只在传说中,静态永生 实是死亡的代名词
唯一有现实性的成道捷径只有 主动进化动态永生

微信搜索 海云青飞 关注公众号

你有关宇宙奥秘,生命进化,人生成功,感情困惑,心理问题,家庭教育等,都可以得到超越时代的指引

海云青飞 主要作品:《直立人归来》 - 《修行是最大的骗局》 - 《悟道进化生物学》 - 《悟道相对论》